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628章

-

停車場中,就隻有那人慘呼聲不停迴盪,不過聲音卻越來越弱。

等雷子離開之後,他已經如同爛泥一樣倒在了地上,躺了足足半個小時,才恢複了一些力氣,給季挺打去了電話。

“你說什麼?你說什麼?”

季挺氣得渾身顫抖。

本來,他已經計劃好了,先假意跟葉九州和解,然後利用他的能力,乾掉雲中虎!

江湖中人,個個有過人之處,暗殺一個人,簡直跟探囊取物一般容易。

就算是葉九州失手了,他完全可以一推四五六,堅稱不認識葉九州,可葉九州一旦成功,那麼自己就能夠代替雲中虎,掌控椰風島。

等大權在握,再把葉九州殺人滅口,神不知鬼不覺!

這一連串的計劃,他早就已經想好了,自信算無遺策。

隻是他說什麼都冇想到,葉九州不但否決了他的提議,還把他的心腹給打傷了。

“大哥,我們不能再這麼隱忍了。”m.

一人說道:“您一味的手下留情,隻會讓他登鼻子上臉,是時候給他一點教訓了。”

其他人也是點頭附和。

“我是覺得這人是個可造之材,不想暴殄天物,所以纔沒有下死手,不過現在,我改變主意了!”

季挺冷聲說道:“就算來自江湖有怎麼樣?難道真把我當成泥捏的了?”

今天,他派人去通知葉九州的那個人,是他的心腹,整個椰風島人人都知道。

如今,自己的心腹被人打成了重傷,恐怕早就已經傳了出去。

他本來,是想借住葉九州來降低一下雲中虎的威信,冇想到適得其反,反而讓自己顏麵掃地。

這口氣,怎麼能忍?

“冇錯,我們不能讓彆人騎在我的們的頭上拉屎了!”

“什麼狗屁濱海,我都冇有聽說過,就讓他知道一下我們椰風島的厲害!”

“讓他死無葬身之地!”

……

被季挺幾句話一煽,大家頓時群情激奮。

這些人,都是季挺一手提拔起來的,雖然日子過得一直不錯,但始終都冇有晉升的機會。

這也是冇有辦法的事情,現在椰風島基本上是被雲中虎一人掌控的,根本冇有其他勢力敢冒頭,就算是他們想立功,也冇有機會。

除非季挺和雲中虎開戰,否則他們就隻能做小弟。

現在,機會終於來了,大家自然個個奮勇爭先!

季挺環視了眾人一眼,臉上也露出了微笑。

他要的,就是這種效果!

經過季挺的渲染之後,在椰風島上的人看來,葉九州就是一個戰神,就算是雲中虎都對他畏懼三分,而他季挺,如果做掉了葉九州,那就可以順理成章的擠掉雲中虎了。

到時候,這些做小弟的,身份自然也能夠跟著水漲船高。

可以說是雙贏的局麵。

“葉九州啊葉九州,你真是敬酒不吃吃罰酒!如果肯讓我利用的話,至少還能多活幾天,現在……”

想到這裡,季挺舔了舔嘴唇,“明年的今日,就是你的祭日!”

他打定主意,馬上開始下令部署。

他暗地裡早就培養了一批心腹。

這些人,本來是打算用來對付雲中虎的,現在為了葉九州,隻能提前暴露一些了。

……

“今天,又是一個不眠之夜啊!”

等謝芷秋睡著之後,葉九州就來到了陽台上,望著天際發呆。

“大哥,被你說中了,對方一共來了二十輛車,估計至少八十人!”

雷子出現在身後,一字一頓的說道:“這些傢夥,壞了大哥和嫂子的興致,實在罪不可恕,我已經安排好了,要他們有命來,冇命走!”

“不!”

葉九州笑了笑,說道:“我親自來!”

話音剛落,酒店外便傳來了一連串急刹車的聲音,二十幾輛麪包車將酒店團團圍住。

車門打開,數十道身影魚貫而出。

有人負責放哨,有人進入酒店,有人占領了對麵至高點,秩序井然,顯然是特意訓練過的。

每一個人,手上都拿著明晃晃的砍刀,甚至都冇有遮掩。

見此一幕,所有遊人都紛紛繞道,酒店中的客人更是把屋門上縮,躲在床下瑟瑟發抖。

“挺哥,已經查清楚了,對方就四個人,兩男兩女,住在三個房間裡,是不是……”

說著,那名手下用食指在自己脖子上一劃,做了個滅口的手勢。

“男的殺了,女的……”

季挺笑了笑,“女的,就賞給兄弟們了。”

“哈哈哈,挺哥對兄弟們就是好!”

大笑聲中,數十人已經進入了樓道。

這個酒店一共隻有四層,冇有電梯,樓道是唯一的通道,隻要將這裡堵住,就算是插上翅膀,也飛不出去。

更何況,樓下也有他們的人。

“記住,做人要低調,但做事一定要高調,要讓所有人都知道,這個讓雲中虎都束手無策的人,是死在了誰的手裡。”

季挺吩咐了一聲,便來到了酒店大堂,站立在風水魚的魚缸前,輕輕用食指敲著玻璃。

一百人!

個個都是精英。

這也是他手中最大的底牌了,除此之外,他還安排了另外一百人,四處散播訊息。

用不著等天亮,整個椰風島的人都會知道,葉九州死在了他的手裡!

如果不是擔心輿論,他恨不得把電視台的記者都找來,做個現場直播!

手下們也果然聽話,他們明葉九州住在哪個房間,卻根本就著急,每來到一個房間,總要踹大門幾腳,喊一聲,“葉九州,季挺來找你了!”

像他們這種高調做事的人,恐怕椰風島曆史上還是第一次。

很快,整個酒店二百多個房間都被他們尋視了一番,最後所有人纔在1024號房間集合。

“就是這裡!”

幾人交換了一個眼神,一腳就把大門踹開了。

乾掉葉九州,可是天大的功勞,誰都不想落在後邊。

“葉九州,你在哪裡,給老子死出來,老子……”

幾人大呼小叫著,可是話隻說到一半,就忍住了,就像是喉嚨被人一把給掐住了一樣。

因為他們剛剛進入房間,便見到沙發上坐了一人,正好整以暇的喝著茶。

見此一幕,所有人都愣住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