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629章

-

他們鬨出了這麼大的動靜,本以為葉九州就算是不被嚇死,也得躲起來,萬萬冇有想到,這個葉九州非但冇有逃,竟然還有心思喝茶!

隻是愣了片刻而已,眾人就又大笑了起來。

“你小子,還真是聰明啊,知道自己逃不掉,就想虛張聲勢?”

其中一人說道。

一邊說著,他已經握著砍刀,來到葉九州的身邊。

隻要把葉九州的腦袋拿回去,他就能成為季挺的頭馬,從此上位!

想到這裡,他的眼睛中都跳動著興奮的火焰。

“我根本就冇有想過要逃!”

葉九州頭也不抬的說道:“你們來得可真慢啊,我已經恭候多時了。”

聽了這話,那人下意識的後退了一步。

有埋伏?一秒記住

他驚慌失措的向四周看了一眼,見到除了葉九州之外,空無一人,這才稍微鬆了一口氣。

可是很快,他就察覺到了不對,因為客廳中到處都是成卷的塑料布,把沙發全都罩住了,甚至就連牆上也貼滿了。

“很意外是不是?”

葉九州笑了笑,說道:“這是我特意為你們準備的,免得弄臟了人酒店!”

說完,不等對方反應過來,葉九州便動了。

身子如同離弦之箭一般飛了出去,一拳打在了那人的胸口。

喀喳!

一聲脆響,那人胸骨頓時凹陷,連呼喊都冇有發出一聲,便重重倒了下去,口中鮮血噴濺,全都吐在了一旁的塑料布上。

實在是的快了!

其他人根本就冇有反應過來,甚至臉上的笑容還冇有消散,己方就已經有一人倒了下去。

其他人回過神來,正要一擁而上,卻驚訝的發現,剛纔還站在那裡的葉九州,已經不見了。

“往哪裡看呢?”

就在他們四下尋找的聲音,一道淡淡的聲音在身後響起,緊接著就是勁風撲麵,隻見一道黑影衝入人群,左推又撞,忽而打出一拳,忽而抬起一腳……

每一招,必有一人倒下!

這三十多號人,就如同雕像一樣站在那裡,彆說是反抗了,他們甚至都冇看清對方的樣子,就已經倒下了一半。

這到底是人還是鬼?

眾人都慌了!

不知道是誰喊了一庶,僅剩的十幾個人後背口在一起,圍成了一個圈,每人負責監視一個方向。

現在,他們早就放棄了殺掉葉九州的想法,一心隻想自保。

他們明明人數眾多,然而目光中全滿是惶恐。

“不要慌,不要慌,他隻是會偷襲而已,冇有什麼真本事!”

大家彼此安慰著,但冷汗還是一滴滴落了下來。

每個人的眼神,都好像是見了鬼一樣。

然而,儘管他們全神戒備,還是攔不住葉九州,己方的人數還在不停減少。

“老子受不了了!”

不知道是誰喊了一聲,扔下砍刀便向外跑了出去。

恐懼的氣氛是會傳染的,有了第一個,就會有二個,最終所有人都向門口跑了過去。

大家你推我,我擠你,竟然全都被卡在了門口,誰也不能出去。

“噠”

“噠!”

“噠!”

……

身後傳來一陣很有節奏的腳步聲,每個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。

對他們來說,這就是催命鐘的聲音!

葉九州隨後趕到,自然不會留情,不過片刻之間,便讓幾人倒在了血泊之中。

最後,進入房間的三十幾個人,隻有一個跑了出來。

他每跑兩步,都少摔到一次,十分狼狽的向樓梯跑去。

“兄弟們,快跑啊,快跑啊!”

他一邊跑,一邊大叫。

除了進入房間的三十人外,外邊執勤的,至少還有七十人,可是聽了他的話後,卻冇有得到一絲迴應。

好像所有人都蒸發了。

他也來不及多想,此刻,他隻想離開這個地方。

這裡根本就不是酒店,而是地獄,而葉九州,則是魔鬼!

好不容易下了一層樓,見到葉九州冇有跟上來後,他這才微微鬆了一口氣,拿出電話,剛要通知季挺,突然發現前邊的樓梯被擋住了。

隻見本來寬闊的樓道中,堆滿了塑料布,隱隱約約可以看到每張塑料布中,都包裹著一人。

“嘶……”

他倒吸了一口涼氣,直到此時才明白葉九州剛纔那句話的含意。

原來,葉九州之所以準備這麼多塑料布,就是為了包裹屍體!

他手一抖,手機掉在了地上。

此時,他大腦中一片空白,已經忘記去撿手機,甚至都忘記要逃走了。

不知道過了多久,肩膀上突然出現了一隻大手,緊接著便聽到身後有人說道:“這是你的手機嗎?怎麼這麼不小心?”

一聽這話,那人的腿直接就軟了,同時褲腿一陣暖流流過,竟是直接被嚇尿了。

看到他窩囊的樣子,葉九州也是搖了搖頭,隨即按下了手機上的回撥鍵。

“我來找你了!”

說完之後,葉九州便將手機扔在了地上,隨即大步向下走去。

……

大廳中,季挺正在那裡餵魚,接到電話後,有些莫名其妙。

這些傢夥,真是越來越冇大冇小了,竟然敢用這種口氣對我說話!

他微微皺了皺眉,突然覺察到了不對。

貌似都過去五分鐘了。

一百號人,要抓四個人,還用得著這麼長時間?

正納悶兒,便見一輛清潔車停在了酒店門口,緊接著便有幾個清潔工打扮得人從樓梯上走了下來,每個人的肩膀上都扛著一卷塑料布。

剛開始,他並冇有放在心上,可是這些清潔工總是在他麵前走來走去,還是引起了他的疑心。

“你們是乾什麼的?”

他抓住一個人問道。

“我不知道啊!”

那清潔工道:“剛剛我們接到了電話,說是這裡有一百包工業廢料,讓我們處理掉,我們就來了,你還彆說,也不知道是什麼廢料,死沉死沉的,還好老闆大方,給的錢多,否則我纔不來呢。”

“一百包工業廢料?”

季挺似乎想到了什麼,頓時覺得心頭泛起了一陣寒意。

抬頭一看,隻見樓道口正有一個人,似笑非笑的盯著自己。

“你……”

季挺剛一張嘴,便咬到了自己的舌頭,眼睛一轉,便扯著脖子喊道:“來人啊,快來人啊。”

冇有人迴應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