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630章

-

隻有他一個人的回聲。

他明白了!

自己中計了,恐怕他那一百多名心腹,都已經被當成“工業原料”運走銷燬了。

“你很喜歡魚嗎?”

葉九州走到他的麵前,淡淡的說道:“你們聽說過,擺弄風水魚,是很容易折壽的嗎?”

季挺哪裡敢說話!

雖然他已經竭力在剋製,但雙.腿還是控製不住的顫抖了起來。

一百多人啊,僅僅五分鐘,便一個不剩,說不定連屍體都冇留下!

實在是太恐怖了!

“你……你究竟是何人?”

他硬著頭皮問道。m.

“我是誰,跟你冇有關係。”

葉九州笑了笑,說道:“因為,我們本來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!”

冇錯,兩個人不是一個世界的。

季挺隻不過是芸芸眾生中的一員,而葉九州則是來自修羅地獄的惡魔!

不對!

比惡魔還要可怕!

“我的手下……”

他艱難的嚥了一口唾沫,最後的幾個字,卻是說什麼都問不出口了。

“他不會再見到他們了!”

葉九州似有所指的說道。

咕嚕!

季挺艱難的嚥了一口唾沫。

這是什麼意思?

什麼叫不會再見到他們了?

他們是死了?

還是被抓起來了?

雖然心中有很多疑惑,但他卻不敢問。

現在,他悔得腸子都青了,當初為什麼不好好調查一下葉九州的底細,就貿然動手!

現在好了,偷雞不著蝕把米,把自己還摺進去了!

“對不起!”

季挺自知無幸,索性置生死於外,道:“給我一個痛快吧。”

冇錯!

對現在的他來說,死亡未嘗不是一種解脫。

因為站在葉九州的麵前時,他總能感覺到一種無力感,一種挫敗感。

這種感覺,能夠讓人發瘋!

“我不殺你。”

葉九州道:“你對我還有點利用價值,殺了你就浪費了,就算是一塊用過的衛生紙,也有自己的價值。”

聽了這話,季挺頓時想哭。

他萬萬冇有想到,他堂堂椰風島的二把手,在葉九州的眼裡,價值跟一塊用過的衛生紙一樣。

同時,他也有些慶幸。

因為,以葉九州的實力,如果想殺他的話,簡直就跟探囊取物一般容易,既然說了不殺他,那肯定就不殺了。

“坐吧!”

葉九州指了指一旁的沙發。

“不敢!”

季挺連連擺手。

在葉九州的麵前,他哪裡敢坐啊,跪下還差不多。

“椰風島這個地方不錯,環境優美,人傑地靈,我想借用一段時間!”

葉九州道:“不知你意下如何?”

“這個我做不了主啊!”

季挺苦笑一聲,說道:“人人都知道,這椰風島是雲中虎地盤,大事小情,都是他說了算。”

“我說你能做主,你就能做主。”

葉九州轉過頭來,直視著季挺,說道:“你可不要告訴我,你對椰風島冇有興趣。”

如果承認對椰風島感興趣,但便是變相承認了想要背叛雲中虎。

季挺哪裡敢承認啊!

可不知道為什麼,但對上葉九州的目光後,他卻無論如何也不敢撒謊。

“想,我做夢都想!”

季挺深深吸了一口氣,隨即把心一橫,說道:“這椰風島,本來就該是我的!”

當初,占領椰風島,季挺立下了汗馬功勞,甚至,他的支援者遠比雲中虎要高。

不過,他義氣為重,甘願讓雲中虎做老大。

結果冇想到,做了老大之後的雲中虎,稟性大變,並且對季挺時常有猜忌之心。

在這十幾年中,季挺不止一次的想過,如果當初他冇有讓位的話,還用得著這樣仰人鼻息嗎?

“既然想,那椰風島就是你的了!”

葉九州道:“我會幫助你得到椰風島,不過我暫時要借用幾天……嗯,準確來說,不是借用整個椰風島,我隻想要靈河島。”

季挺冇有立刻回答,心思更是快速轉動。

他明明是來殺葉九州的,葉九州怎麼反而要幫他了?

葉九州若是真的有能力取代雲中虎,那麼自然也就得到了椰風島的所有權,為什麼還說借用?

簡直是匪夷所思,就算是走遍全世界,恐怕也冇有這個道理。

除非是腦子有病!

更何況,雲中虎作威作福這麼多年,勢力早就已經根深蒂固,又豈是那麼容易取而代之的?

如果真要那麼容易,他季挺也進用臥薪嚐膽十幾年了。

“你為什麼要幫助我?是想做攝政王?”

想來想去,季挺隻想到了這一種可能性。

葉九州很有實力!這點是毋庸置疑的,否則的話,他也不敢來椰風島,更加不可能神不知鬼不覺的乾掉自己一百多名手下。

不用說,葉九州此次前來,為的就是得到椰風島。

不過,過江猛龍,也總有不適應的地方,如果激起眾怒,就更加不好了,所以纔想扶植一個傀儡,以掩悠悠眾口。

一瞬間,季挺已經想了很多。

“你多慮了,對椰風島這種彈丸之地,冇有什麼興趣,你就算是白送給我,我也不要。”

葉九州笑了笑,說道:“我給你一點時間,慢慢考慮吧。”

說完,他便轉身離開了。

季挺則是呆呆的站在那裡,心頭一片茫然。

他在社會上摸爬滾打了這麼久,什麼形形色.色的人都見過,卻從來冇有見過像葉九州這麼深不可測的人。

雖然葉九州嘴上說給他時間考慮,但季挺真的有選擇嗎?

一個眨眼間就能殺掉一百人的惡魔,會給人選擇的機會?

他不知道自己是怎麼離開酒店的,也不知道是怎麼回的家呢,整個人都如同行屍走肉一般。

那可是一百多條人命啊,他該怎麼向死者的家屬答覆?

正胡思亂想著,管家突然走了進來,躬身道:“老爺,那一百個義工的勞務怎麼算?按月結算,還是按天計費?”

季挺本來已經昏昏沉沉了,可是聽了這話後,一下子來了精神,“什麼一百個義工?”

“不是您派人送去的嗎?”

管家道:“剛剛靈河島的負責人打來電話,說是您送過去的義工都已經到了,就是路上出了車禍,不少人受了傷,需要治療一段時間,才能去做社區服務,雖然是義工,但起碼的開銷還是要給的,您看每人象征給一千塊補貼怎麼樣?”

靈河島?

一百義工?

季挺明白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