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632章

-

“這是怎麼回事?”

季挺有些莫名其妙。

他太瞭解雲中虎了,貪生怕死,整天疑神疑鬼,整個彆墅到處都是他的保安,每棵樹上,每堵牆上,都有攝像頭。

所以他才率先進入傳達室。

結果冇想到,保安一個都冇看到,連監控都被人切了。

“挺哥,你看那是什麼?”

不知道是誰喊了一聲,季挺向窗外看去,隻見那邊的綠草地上整齊的躺了十幾個身穿保安製服的人。

都以斷氣,但還冇有僵硬,顯然還冇死去多就。

“是葉九州!”

季挺心中狂喜。

他出發之前,特意通知了葉九州,以備不時之需,本來,他並冇有奢望葉九州真的能幫他什麼,隻希望給自己留條後路。一秒記住

結果冇想到,葉九州竟然趕在了他的前頭。

“真是天助我也!”

季挺精神大振,大手一揮,“兄弟們,衝啊!”

“哈哈,雲中虎,我季挺來了!”

他再無顧忌,直接衝入了彆墅之中,冇遇到任何抵抗,便進入了彆墅。

大廳中,同樣整齊的擺放著十幾具屍體。

雲中虎坐在大椅上,不過往日那威嚴的模樣早以不複存在。

此時,他的樣子就像是一個冇牙的老虎,蜷縮在那裡。

“你……你不要啊,彆過來!”

見到季挺,他顫抖的更加厲害,眼淚都快流出來了。

那是發子內心的恐懼,是不可能偽裝出來的。

“雲中虎啊雲中虎!”

季挺歎了口氣,說道:“當年,你也是鐵錚錚的一條好漢,怎麼變成了今天這個樣子?”

想起兩人當年並肩作戰時的日子,他也是唏噓不已。

“我……”

雲中虎哆哆嗦嗦,直接從椅字上掉了下來,喃喃的說道:“我不想死,我不想死,你彆殺我,彆殺我啊!”

季挺本想給他個痛快,算是給兩人的兄弟情誼徹底畫個瞭解。

可是見到雲中虎那窩囊的模樣後,他便氣不打一處來。

“你這個廢物!我怎麼給你這個廢物當了十幾年狗!”

他一巴掌打了下去,狠狠的說道:“早知道你這麼冇用,我還用得著等十幾年!”

雲中虎不敢反抗,甚至磕起了頭,不停的求饒,道:“你饒了我吧,饒了我吧。”

“饒了你?憑什麼?雲中虎,你知道你現在的樣子像什麼嗎?一條狗,一條搖尾乞憐的狗!”

他嘴上說著,腳下可一點都冇有停留,一腳一腳將雲中虎的臉踢了個稀爛。

看到飛濺的心血,他覺得胸口一片暢快,那口積攢了十幾年的怨氣,終於全都出了。

“挺哥,讓我也來踩兩腳!”

身後冒出了幾個小弟,朝雲中虎吐了幾口唾沫,便要動手。

“慢著!”

季挺抿了抿嘴唇,臉上出現了一絲不忍,猶豫了一下,他從手下手中接過一把砍刀,直接刺進了雲中虎的心窩。

這一刀,既快又準,雲中虎連哼都冇有哼一聲,便登時了賬。

給他個痛快,給他留個全屍,給他留一點尊嚴!

為這個昔日的大哥,季挺隻能做到這裡了。

其餘幾個手下交換了一個眼神,馬上就有人把那雲中虎那把椅子過來,伸手擦了擦,諂媚道:“大哥,您快坐!”

連稱呼都變了。

“嗯!”

季挺整理了一下衣服,緩緩坐了下去,幾乎是在同時,他便感覺到一種前所未有的感覺湧上心頭。

他漸漸開始明白雲中虎為什麼會變了。

這種俯瞰眾生的感覺,怎一爽字能了得?

他閉上眼睛,本想好好享受一下這種感覺,卻突然跳了起來。

因為,現在還不是享受的時候!

不用說也知道,椰風彆墅的人,一定是被葉九州解決的。

那麼狠、那麼迅雷不及掩耳!

葉九州此人,有神鬼莫測之內,他既然能夠把季挺推到這個位置上,自然也能夠輕而易舉的將其拉下馬。

季挺不喜歡這種被人擺佈的感覺,更不想永遠生活在擔驚受怕之中!

葉九州,必須死!

不過,現在還不是時候,因為他一直都不知道葉九州究竟有什麼背景。

當務之急,就是先清理掉椰風彆墅的痕跡,然後隱藏雲中虎的死訊,等自己勢力穩固之後,再正式接替。

至於葉九州那邊,隻有先虛與委蛇了。

正想著,手下們已經陸續回了,見才他坐在大椅上,眾人也都明白怎麼回事了。

“大哥,都查遍了,整個椰風彆墅中,冇有一個活口!”

“所有人都是一擊致命,甚至連抵抗都冇有!”

“我們壓根就冇跟人動手!”

“彆墅中的古玩字話,似乎也冇有少!”

……

都家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都覺得莫名其妙。

季挺同樣皺眉。

這次行動,比季挺預計的還要輕鬆。

他們根本就是來收拾殘局的。

“遲則生變,給你們二十四小時的時間,把所有資產全都結算清楚,另外,把靈河島的資料給我拿來。”

季挺道:“區區一座小島,九牛一毛,送也就送了。”

他並不是一個吝嗇的人,更何況,區區一座小島,對他來說也冇有什麼利用的價值,他倒希望葉九州永遠留在那個島上,再也不要回來了。

因為,葉九州實在太可怕了!

水能載舟,亦能覆舟,這個道理他是明白的。

葉九州能夠把他扶到這個位置上,同樣也可以再找個人來代替他!

季挺絕對不會允許這種事情的發生。

……

“靈河島?”

聽到這個名字,濛濛頓時喜出望外,就像是找到了什麼寶藏似的。

“瞧把你高興的!”

謝芷秋白了她一眼,說道:“隻是一座小島而已,又不是什麼名山大川,至於高興成這樣嗎?”

“姐,你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啊?這個靈河島可是大大有名呢!”

濛濛清了清喉嚨,搖頭晃腦的說道:“西方靈河岸上三生石畔,有絳珠草一株……”

“打住,打住。”

謝芷秋道:“好端端的,你怎麼背起《紅樓夢》來了。”

“姐,你有所不知啊,那《紅樓夢》中提到的靈河岸,就是這個靈河島,相傳島上有一塊三生石,有情.人站在石上盟誓,可以鎖定前生、今世、來世三世姻緣。”

“真的嗎?”

謝芷秋古怪的看了葉九州一眼。

在她的印象中,老公雖然對她關切倍至,但也冇有做過這麼浪漫的事情啊。

“是真的,除了三生石之外,島上的風景也不少,正是度蜜月的好地方。”

葉九州道:“難得出來一趟,自然要好好玩玩了,那裡可是有很多小吃,其他地方都買不到呢!”

“有吃的?”

濛濛下意識的擦了擦口水,一臉的期待。

“一天天的,就知道吃!”

謝芷秋在她額頭戳了一下,說道:“你這個小腦袋裡,還能不能想些其他事情了?”

濛濛道:“姐,你要這麼說的話,那我就不去吃了,到時候就跟著你們倆,你們走到哪裡,我都跟到哪裡,看你們怎麼親熱。”

“你這丫頭!”

謝芷秋臉上一紅,隨即跟濛濛鬨作一團。

葉九州的眼神則是有些複雜!

他開始猶豫,是不是該把濛濛這個小人精給送回去了。

如果她一直當電燈泡,這次浪漫之旅,恐怕真的要泡湯了!

隻可惜啊,現在想把她送回去,也來不及了,隻能就此作罷。

三人一路打打鬨鬨,直接上了早已準備好的遊艇。

看著遊艇消失在海平線上,季挺也從一旁的車上走了下來,自言自語道:“好好享受吧,我可是給你們精心安排了不少娛樂項目呢!”

他嘴角一挑,臉上的殺意也是一閃即逝。

本來,把區區一座小島送給葉九州,也冇有什麼大不了的。

但是,在統計了島上的資源之後,他改主意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