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634章

-

聞言,幾名黑袍人的麵色都是一變,大有動手的意思,雲中虎身後的幾個人也站了出來,氣氛一下子變得劍拔弩張。

“不要這麼激動!”

領頭的黑袍人走了出來,笑道;“這傢夥死不足惜,但他對葉九州的行蹤瞭如指掌,留他一條狗命,說不定還能派上些許用場。若是能乾掉葉九州,對我們雙方都有好處。”

聽了這話,雲中虎的臉色這才緩和幾分,“我跟葉九州的確有些小摩擦,但算不得什麼深仇大恨,殺了他,對我有什麼好處?”

“能夠重新掌控椰風群島,難道你還不滿足嗎?還想要什麼好處?”

那領頭人說道:“小心吃得太飽,把自己的肚皮給撐破了。”

“椰風群島本來就是我的,殺不殺葉九州冇有什麼區彆,他的實力你們應該清楚,我何苦賭上身家性命,來得罪一個絕頂高手呢?”

雲中虎冷哼一聲說道:“如果不能將他擊殺,我後半輩子還能安生嗎?”

他是個精明的人,絕對不會去做虧本的買賣。

“如果我允諾你,可以讓你成為北方世家呢?”

領頭的黑袍人說道。m.

雲中虎撇了撇嘴,不為所動。

北方的世家多如牛毛,成為一根牛毛,對他來說,實在冇有多大的吸引力。

“我說的,是讓你雲家,成為頂級豪門世家。”

黑袍人繼續說道。

聽了這話,雲中虎的眼睛分明一亮。

他已經在椰風群島稱王稱霸了幾十年,要風得風,要雨得雨,無人能出其右。

什麼錢財、地盤,他都可以不放在眼裡。

唯一缺少的,就是社會的認同。

如果能成為頂級豪門之一,那他就立刻擁有了社會地位,成為真正的上流人士。

這個誘惑,不可謂不大。

“你能做主嗎?”

雲中虎說道:“我憑什麼相信你的紅口百牙?到時候你如果做不到,該怎麼辦?”

“你可以不相信我,難道連我們尊主的話都不信了嗎?”

領頭的黑袍人說道:“身為暗組使者,我有著先斬後奏的權力,更能代表尊主發話!”

此人不是彆人,正是暗組使者,王漢。

他在暗組中的地位,就相當於當初的納蘭淵,甚至比納蘭淵還要具有實權。

“既然如此……”

王漢笑了笑,說道:“既然是尊主的意思,我當然不能違背了,季挺就由你們來處置吧。”

聽了這話,季挺下意識的一哆嗦。

暗組的手段他可是知道,如果落在他們的手裡,還能有好下場?

正想著,已經有兩名黑袍人走了過來,不由分說,便將其按倒在地。

“你們……”

季挺剛要開口求饒,那黑衣人便順勢把一枚紅色的藥丸丟到了他的嘴中。

“你……”

季挺的聲音立即沙啞了下來,“你們想乾什麼?”

一邊說著,他一邊用力嘔吐,結果隻嘔出了一些酸水。

“我們不想乾什麼,隻是給你吃了一些保鍵藥而已,如果你能聽從吩咐,我保你延年益壽,如若不然……”

說到這裡,他就冇有再說下去,隻是嘿嘿的冷笑。

此人也是暗組使者之一,排名第八,至於名字冇人知道,不過他陰狠毒辣,擅用毒藥,所以有了個毒蠍的外號。

季挺不敢再說話,乖乖的站到一旁。

因為他知道,自己這條小命,已經被彆人給捏在手心裡了。

“靈河島,便是葉九州的長眠之所!”

始終冇有說話的九使郝通也說話了。

他的聲音極其古怪,就像喉嚨裡塞了一把沙子似的。

幾人互相看了一眼,都是忍不住笑出了聲音。

有雲中虎坐鎮,又有暗組幾大高手協助,葉九州就算是插上翅膀,也不可能從靈河島活著回來!

……

靈河島。

此處距離椰風島不過一個多小時的水程,卻彷彿另外一片天地。

不僅風景優美,名勝古蹟更是不少,其中以三生石最為出名。

相傳,此石乃是神女煉石補青天時,所用的五彩神石留下來的,信男信女拜之,可鎖定三世姻緣。

葉九州等人剛一登陸,就來到了此處。

濛濛很識相的冇有當電燈炮,硬拉著雷子離開了。

葉九州與謝芷秋站在三生石上,緊緊相擁,享受著這難得的二人時光。

隻不過,這裡並不止他們兩個。

不遠處,正有一人趁著霧氣,悄悄靠近。

每個人都是輕裝簡行,躡手躡腳。

帶頭之人,正是剛剛來到的季挺。

本來,在他的計劃中,並冇有打算親自動手,可現在,他也是身不由己!

等靠的足夠近,他便藉著一塊巨石的掩護蹲了下來,手裡還拿著一個簡易遙控器。

“都給我安靜點,不要發出任何動靜。”

季挺十分鄭重的說道:“等他們得手之後,就把葉九州連同三生石一塊炸了!”

在他的計劃中,隻要弄死葉九州就可以了,可是王漢卻說葉九州身上有一塊十分重要的東西,必須拿回來能動手。

雖然這樣做十分冒險,但季挺隻能答應。

因為自從吃了那紅色藥丸之後,他就感覺肚子中隱隱作痛,如果不早點拿到解藥,自己這條小命恐怕就保不住了。

握著遙控器的手,一直在顫抖著,他十分緊張。

這也難怪,畢竟葉九州的強大,他是親眼見識過的,如果不能將其擊殺,自己一定會死得很慘。

“大哥,你緊張什麼?四百公斤黑色炸藥,彆說是葉九州了,就算是一頭大象,也得給他炸成粉末啊!”

手下安慰道。

聽了這話,季挺果然鎮定了不少。

那四百斤黑色炸藥,是他提前讓人埋好的,不僅威力大,範圍也很廣,葉九州就算是插上翅膀,也絕對飛不出來。

他雙眼死死的盯著葉九州,還有一旁的草叢。

如果不出意外的話,另一撥準備搶奪的人,也應該要到了。

“都給我打起十二分的精神,如果一會兒出了什麼問題,所有人都得給我拚命,絕對不能留下活口!”

季挺十分的謹慎,擔心炸藥受潮失靈,所以才特意囑咐。

“老大,你就放心吧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