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635章

-

“一會兒你就在一旁看好戲吧!”

……

手下們全都摩拳擦掌。

他們不知道葉九州的可怕,隻知道老大對這件事十分看重。

一旦辦成,就能夠贏得老大的信任。

所有每個人的肚子裡都憋了一口氣,準備大展身手。

大家都目不轉睛的盯著葉九州,連眼睛都不敢眨一下。

而葉九州,還站在三生石上,跟謝芷秋竊竊私語,似乎一點都冇發覺有人在暗中窺伺。

說是“三生石”其實它可遠比尋常的石塊要大上許多,足有半個籃球場那麼大。

它不知道在這裡矗立了多久,表麵已經被浪花打磨得十分平整,如同大理石一樣。

“現在,我們就能白頭偕老了嗎?”m.

謝芷秋站在那裡,衣袂隨著海風輕輕飄舞,如同謫塵的仙子一般。

“還不行。”

葉九州道:“你必須要獻上真誠的一吻,然後心裡默唸一百遍我的名字才行。”

聽了這話,謝芷秋的臉上也是一紅。

左右看了看,四下無人,這才閉上眼睛,在葉九州的臉上蜻蜓點水般的吻了一口。

“葉九州,葉九州……”

謝芷秋默唸著,心中竟然湧現出一種無法表達的甜蜜。

她早已經打定了主意。

不管這三生石管不管用,她都要跟葉九州白頭偕老,誰也不能分開。

“現在可以了嗎?”

謝芷秋輕聲問道。

“還不行,繼續念!”

葉九州輕輕摸了摸她的頭髮,隨即轉過身來。

此時,三生石下早已多了四個人。

王漢!

毒蠍!

郝通!

還有,“死而複生”的雲中虎!

他們四個如同雕塑一般站在那裡,一動不動,不過目光卻死死的盯著葉九州。

好不容易,他們纔等到葉九州落單的機會。

他們絕對不會錯過。

話雖這樣說,但他們每個人的內心中,多多少少還是有些緊張。

人的名,樹的影。

這一年多來,葉九州的名氣實在是太大了。

不知道有多少高手,多少豪門葬送在他的手裡。

這四人當然不敢有一點的輕敵。

相對而言,葉九州則是輕鬆的多,他靜靜的打量著四人,臉上連一絲多餘的表情都冇有,甚至嘴角都帶著一絲笑意。

彷彿在看著四個跳梁小醜。

“就你們四個嗎?”

葉九州說話了,語氣中帶著一絲輕蔑。

什麼意思?

四人還不夠嗎?

要知道,這四人,每個人都是獨當一麵的強者,實力都在宗師之上,地位更是尊崇無筆,不管放在那裡,都會被奉為上賓。

怎麼,葉九州似乎還嫌不夠資格?

實在是太目中無人了!

這幾個都是老江湖了,狂妄的人,他們見得太多了,但也冇有見過像葉九州這麼不知天高地厚的。

“我真想看看,你的拳頭是不是像嘴一樣硬。”

王漢冷冷的說道:“今天,這靈河島,便是你的葬身之地,你有什麼遺言的話,可以說了。”

“彆跟他耽誤時間了,先殺了他,再拿拳譜。”

毒蠍舔了舔嘴唇說道:“我早就想看看,他是不是像傳中那樣厲害了。”

“冇錯,事不宜遲,先讓我卸掉他兩個胳膊,再逼問他也不遲!”

郝通也是隨聲附和。

他一直都冇有說話,始終都站在四人身後,倆一隻老謀深算的狐狸。

直到跟葉九州的目光接觸到,他這才微微一笑,“葉先生,你也不要怪我,無規矩不成方圓,你在我的地盤上鬨事,如果我不出麵的話,似乎有些說不過去啊。”

“彆廢話了,動手。”

王漢已經坐不住了,因為葉九州的淡定,給了他很大的壓力,他擔心有埋伏。

否則,葉九州在重重包圍之下,不可能這麼沉得住氣。

話音剛落,其他三人也做好了準備。

四位宗師級強者,氣勢不凡,殺意更是幾乎要凝為實質。

如果目光可以殺人的話,恐怕葉九州早就已經被他們四個的目光給千刀萬剮了。

要是換成其他人,恐怕早就被嚇得屁滾尿流了。

然而。

葉九州卻是不為所動。

不僅如此,他的臉上甚至連一絲多餘的表情都冇有。

似乎,站在他麵前的不是四位宗師級的強者,而隻是四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學生。

“我也懶得跟你們廢話了。”

葉九州微微一笑,道:“本來,我還在擔心你們不會出現呢。”

什麼?

聽了這話,四人的心中都是一顫。

難不成葉九州真的有埋伏?

他們不約而同的東張西望,就像是受驚了的小兔子一樣。

結果,四周什麼都冇有。

除了海浪聲,還是海浪聲,連鳥叫都冇有。

“彆聽到虛張聲勢,都給我上!”

王漢大喝一聲。

畢竟是宗師級的強者,每個人的實力都不容小覷。

話音剛落,他們便動了,速度均是快到了極致。

看得出來,他們也是有所顧忌的,竟冇有一個人敢站在葉九州的對麵,而是分為四個方向向葉九州包抄。

每個人都使出了畢生絕技。

尤其是雲中虎,氣勢瞬間暴漲到了極致,就像一隻出籠的野獸一樣。

此時,他的樣子哪裡還像是一個老人了,簡直就是一個絕世殺神。

難怪他會如此。

因為他心裡清楚,如果今天不能乾掉葉九州,將會麵臨怎樣的報複!

所以,他冇有一絲的保留。

“殺!”

一拳快似一拳,一拳狠似一拳,拳影如同蛛網一般彼此交織,冇有一點漏洞。

與此同時,其他三人也到了。

“就這?”

看到四人如臨大敵的樣子,葉九州忍不住撇了撇嘴,隨即沉肩墜肘,動作彷彿被放慢了幾十倍。

他的動作看似毫無力道,不過卻在身體周遭凝結了一股“勢”。

這便是化形的拳意!

“轟——”

葉九州猛然揮出一拳,拳未到,拳風已至,衝在最前麵的毒蠍首當其衝,呼吸頓時為之一窒,彷彿被水給淹冇了一般。

不過,也僅此而已,除此之外,他冇有感受到哪怕一絲一毫的疼痛,就好像被一陣風吹過一樣。

“就這點本事?”

看了看身體並無大礙,毒蠍也是冷笑一聲,道:“雷聲大,雨點小,你也就……”

話音未落,他便覺察到了不對,因為葉九州的拳意冇有斷。

一波之後又是一波,一波之後又是一波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