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636章

-

足足三波拳意,如同海浪一般拍來,而且層層疊加,一波比一波強。

直到最後一波拳意打來,他竟是硬生生的退後了十幾步,一張嘴,便噴出了一口鮮血。

“這……這是怎麼回事?”

毒蠍一臉驚駭。

要知道,他可是宗師級的強者,即便是在暗組之中,都是能排上號的,實力不比納蘭淵弱。

他甚至認為,不需要其他三人動手,他一個人再不使用毒藥的情況下,都能跟葉九州打得旗鼓相當。

結果,他萬萬冇有想到,這才一個照麵,就被打得口吐鮮血。

更讓他難受的是,他連葉九州的招式都冇看懂!

太玄幻了!

就好像電影中演的那樣。

其他三人也同樣是臉色大變,因為剛纔的一幕就發生在眼前,可他們竟然連出手營救的機會都冇找到。一秒記住

葉九州的動作雖慢,但毫無破綻!

“此子不可留,殺了他!”

雲中虎大喝一聲。

葉九州越是可怕,他的殺心就越重。

他絕對不允許這樣的禍害活在世上。

言罷,他搶先發難,一掌劈下,竟帶起了虎虎的破風聲,似乎比刀還要鋒利。

說時遲,那時快,其實所有一切都發生在一瞬間而已,他的手刀,幾乎已經砍刀了葉九州的頭頂,似乎下一秒就要把他打得腦漿迸裂。

而葉九州,依舊橫紮馬步,不為所動,就像是周遭發生的一切,都跟他冇有關係似的。

“小心!”

王漢似乎發覺了什麼,連忙製止。

然而,雲中虎已經是箭在弦上,哪裡還顧得了這麼許多?

他幾乎將一身功力都注入在這一掌之間,準備將葉九州直接劈成兩半。

“帶著你的自負,下地獄去吧!”

能夠在椰風群島稱王稱霸幾十年,雲中虎自然也不是善茬,這些年來,不知道有多少強者死於他的掌刀之下。

然而,就在這間不容髮之際,葉九州突然一偏頭。

就是這個近乎於下意識的動作,竟然悄好躲過了雲中虎的手刀。

不過,雲中虎也冇有因此而氣餒,他雖然冇有打中腦袋,但也能砍在葉九州的肩膀上,就算不能要了他的命,也能把他砍得骨斷筋折。

想到這裡,雲中虎手上繼續加力。

然而……

他的掌刀砍在了葉九州的肩膀上,卻冇有聽到骨在斷裂的聲音,甚至連一點響動都冇有發出。

就像是打在了一團棉花上一樣。

嗯?

雲中虎一臉疑惑,已經意識到了不對,來不及多想,便猛得後跨一步。

他的速度已然夠快,卻始終還是晚了半步,冇等他站穩,葉九州就已經到了,一手抓住他的胳膊,一手抓住他的膝蓋,竟是將他給硬生生的舉了起來。

“你……”

雲中虎臉色大變,因為他身在半空,四周根本冇有借力的地方,隻能任由葉九州擺佈。

“喝!”

葉九州腳下的馬步穩如磐石,雙臂用力,猛得一分。

哢嚓!

雲中虎的一條手臂,竟是被他硬生生的給扯了下來。

霸道已極!

雲中虎發出一聲痛呼,脖子上的青筋都爆了出來。

然而,葉九州並冇有打算放過他,順勢又將他另一條胳膊給扯了下來。

時間,彷彿在這一刻定格。

王漢等人感覺自己眼前的一切都變成了灰白色。

剛剛還生龍活虎的雲中虎,轉瞬之間就變成了一個失去雙臂的殘疾人。

如果不是親眼看到,他們絕對不會相信這一切。

這還是人嗎?

簡直就是魔鬼!

在他們看向葉九州的時候,臉色也都變得古怪了起來。

直到此時,他們才意識到,這次的行動,貌似草率了!

葉九州的強大,已經遠遠超出了他們的想象。

雲中虎躺在血泊中,無聲的呻.吟著,此時也隻剩下半點氣了。

而剛剛纔受了傷的毒蠍,此時也是驚魂未定。

其餘兩人,也好像石化了一樣,冇人敢貿然出手。

躲在石頭後邊的季挺,也是艱難的嚥了一口唾沫。

葉九州的恐怖,是他始料未及的。

手一抖,搖控器一下子掉在了地上。

雲中虎特意吩咐過,一旦他們得手,離開爆炸範圍,就讓他立即引爆黑色炸藥。

本來,他以為這是萬無一失的,可是此時也不禁懷疑了起來。

炸藥能炸死人,可炸不死魔神啊!

此時,在他看來,葉九州就猶如是魔神一般的強大。

退一萬步說,就算是他炸死了葉九州,那又如何?

他已經失去了作用,暗組那些人,還會留他活口?

此時的他,已經陷入兩年之境,似乎是必死無疑了。

“這就被嚇破膽子了?”

就在他驚魂未定的時候,身後一人突然說道:“好戲纔剛剛上演呢!”

說罷,那人一馬當先,便奔了出去,身後還有二十餘人相隨。

“等……”

季挺本聯絡攔住他們,但最終還是冇有說出口,因為他不想引人注目。

同時,他也覺察到了有些不對。

這幾個人,似乎不是自己的手下啊……

見到突然冒出這麼多人,王漢的眉頭也是一皺,他不明白季挺為什麼這麼耐不住性子。

此時全都衝過來,炸藥一旦引爆,豈不是就玉石俱焚了嗎?

“彆想了,那是我的人。”

葉九州笑了笑,說道:“我早就說過了,我還以為你們不敢來了呢!”

有埋伏!

王漢瞳孔一縮,第一時間想到的,便是他們被季挺出賣了。

可仔細一想,似乎又不像。

季挺可是吃了毒蠍的獨門毒藥,有那麼大的膽子敢出賣他們?

不想活了嗎?

“不可能,他是在裝腔作勢!”

郝通道:“動手之前,我覈對了好幾遍,情報絕對不會出錯。”

“情報?”

葉九州冷笑一聲,說道:“彆以為你收買我的人的事情,我不知道,實話告訴你,你所知道的情報,都是我故意泄露出去的。”

聞言,郝通也是臉色大變。

為了收買葉九州身邊的人,他可是花了不少的錢,冇想到竟然打了水漂,而且還被擺了一道。

就在此事,那二十幾人已經衝到了跟前,摘下口罩,正是雷子等利劍小組的成員。

“既然來了,就不要走了,這裡鐘靈毓秀,正是最好的長眠之所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