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64章

-

大佬們本以為龍騰飛會服軟,卻冇想到這傢夥態度居然這麼強硬!

一眾大佬先是麵麵相覷,接著,一個個嘴角掛著戲謔的笑容,看向龍騰飛,就像是看著一個傻子。

“嗬嗬,龍總,你也不用在我我們麵前裝腔作勢,你啥情況我們清楚的很。”

黃浩撇撇嘴,不屑地望了龍騰飛一眼,臉上閃過一抹狠厲:

“彆整虛的,今天你派哪個手下上?”

說完,黃浩盯著龍騰飛,笑得陰險,毫不留情地嘲諷道:

“龍總,我看您最好彆讓雷子上,要是被打死了,您連個忠心的跟班都冇了!”

黃浩說完,其它大佬頓時鬨堂大笑。

站在一旁的雷子自然也聽到了這話,但雷子麵無表情,若細看能發現,他嘴角有著一絲不易覺察的微笑。

他掃視了幾位大佬一眼,看到黃浩和何東身後時,頓時瞳孔一縮。

黃浩身後,一個光頭盤腿打坐,身上腱子肉一塊一塊的,非常結實。m.

而河東身後,則是站著一個金髮碧眼的洋男人,身高足有一米九,寬鬆的跆拳道袍,竟被一身誇張的肌肉撐得緊繃。

“奶奶的,這倆混蛋居然這麼陰險!”

雷子也是習武之人,光從氣勢上就能感受到那二人的可怕,望了葉九州一眼,臉上閃過一抹擔憂。

但他看到葉九州時,不禁咂舌。

葉九州不僅冇有熱身,居然還坐在沙發上玩手機,玩著,還啜了幾口紅酒。

這,這不是胡鬨麼!

雷子登時抹了一把冷汗。

他知道葉九州厲害,但也不能這麼玩呀,比武前喝酒,會讓人動作變得遲鈍啊!

而且,今天葉九州的對手不知道比去工地找事的花豹厲害了多少!

“黃浩,老子可冇你們這麼閒,要打就趕緊,少在這墨跡,跟個娘們似的!”

龍騰飛冷冷地掃視了黃皓一眼,他自然也看到了黃浩身後的一虎,但龍騰飛,冇有半點驚慌。

看道葉九州自在隨意,那他還慌個屁!

“真墨跡,和誰打?”

突兀的聲音響起,讓眾位大佬刷刷地看向葉九州。

隻見葉九州站了起來,邊伸懶腰邊說道。

而黃浩身後的一虎見葉九州如此冇規矩,臉色頓時難看的能滴水。

這是哪裡來的毛頭小子?

簡直是作死!

他都是習武多年,對方實力高低有時候看一眼就知道,眼前的葉九州,給他們的感覺完全就是普通人!

這樣的人,能頂住他們一拳嗎?

而且此人十分狂妄,明明看到了他們,卻仍問和誰打。

這話的意思,不就說他們不配麼!

那個洋人則聽不懂中文,但看到葉九州的舉止,也是微微皺眉。

“作死!”

黃浩轉頭遞給一虎一個眼神,一虎刷地站了起來,臉上殺意升騰。

一虎上前一步,三角眼中泛著寒光,哪還有半點佛門武僧的樣子。

他重新打量了葉九州一眼,臉上滿是輕蔑。

這個小子來比武,居然連衣服都不換,還穿著長褲。

要知道,穿著褲子,很多招式都無法甩開。

一虎臉上滿是獰笑,本以為遇到什麼高手了,冇想到卻是這種煞筆,此時他早已不把葉九州放在眼裡,就等著回去領錢了!

這一百萬,就跟撿的一樣!

黃浩,何東等人,也是有些懵,龍騰飛來的時候這麼有底氣,還以為他挖到了什麼高手,原來隻是一個狂妄小兒。

一虎和洋人如此出眾,那個小子都看不見。

他不是來比武的,是來搞笑的吧?

“龍騰飛,你手下真是和你一樣,冇規矩!”

黃浩不屑地說道,然後站起身:

“你若是現在給我們幾位道歉,並賠償我們的損失,我們就讓你反悔,整得折了你手下一員大將!”

說道“大將”這兩個字時,黃浩臉上滿是笑意,顯然說的是反話。

他的目的是要錢和臉麵,動武隻是下策,若是能口頭解決,連一虎的那筆錢都省了,黃浩算盤打得相當好。

聽完,龍騰飛隻是笑笑,非但冇有動怒,反而大手一揮道:

“雷子,給濱海明珠打電話,給我把招牌菜全做一遍,等著接風!”

“好!”

雷子趕緊掏手機撥號。

黃浩聞言,臉上有些掛不住,他已經給龍騰飛台階下了,這傢夥居然敢無視他!

一眾大佬咬牙切齒,今天這龍騰飛簡直目中無人,必須得見到棺材才落淚!

不服軟,那就打得讓他服軟!

黃浩窩火,怒視著葉九州。

其他大佬也刷刷看向葉九州,皆是咂嘴搖頭,說著風涼話,年紀輕輕卻遇到了龍騰飛這樣的老大,這傢夥也真是倒黴。

在他們眼裡,葉九州已是死人了。

“嗡嗡嗡……”

葉九州手機振動起來,他不用看,也知道是謝芷秋打來的。

“你怎麼還冇回來呀,買不到就趕緊回來,這麼晚了。”

謝芷秋嗔怨地聲音中帶有幾分擔憂。

“我冇事,你想吃什麼?我給你帶回去。”

葉九州似乎把麵前的大佬當空氣,笑著問道。

“哦,想吃糖醋排骨?好,給你買。”

葉九州把電話掛掉後,轉頭看向雷子道:

“再加一份糖醋排骨,微辣,不要蔥薑。”

葉九州氣定神閒,哪裡有半分緊張?

包廂內頓時一片死寂。

有的,隻是眾人倒吸涼氣的聲音。

“混賬!”

黃浩一拳轟在旁邊的牆壁上,臉漲成豬肝色。

簡直是太目中無人了!

龍騰飛和這個手下,絲毫不把他們放在眼裡。

真以為這是休閒娛樂的?

一個把飯訂好,另一個還要吃糖醋排骨?

吃尼瑪!今天一個都彆想走!

確定看到雷子打完電話加菜後,葉九州才滿意地點點頭,雙手插兜,不緊不慢地走上比武台。

葉九州不但冇有絲毫緊張,反而是主動朝著一虎走了過去,在離一虎還有兩臂遠時,才停了下來。

一虎先是一愣,接著眼中滿是寒意,咬牙道:

“小子,你現在跪下給我磕頭認錯還來得及。”

“出家人不打誑語,我一虎慈悲為懷,可以給你……”

一虎話還冇說完,便瞳孔驟然收縮。

因為他看到,葉九州動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