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644章

-

“你……”

鄭凱騰的一下跳了起來。

“葉九州,你不要給臉不要臉!”

“給臉不要臉的是你們,你們三番四次的挑釁,難道真把謝氏集團當成軟柿子了嗎?”

葉九州懶得給他廢話,直接把頭扭了過去。

“好,好,好!”

鄭凱氣喘如牛。

他本以為,這次談判,一定能夠水到渠成,萬萬冇有想到竟然碰了釘子。

一連三個好字,更是說明瞭其心中的憤怒。

可他冇有辦法,隻能怒氣沖沖的回到了納歐米集團的分佈。

見到任亮還待在自己的辦公室中,他更是氣不打一處來,“給我滾!”m.

任亮正在完成著他交代的任務,抄寫資料,此時被無緣無故的罵了一番,臉色一下子就耷拉了下來。

“鄭秘書,請注意你說話的口氣。”

“我口氣怎麼了?”

鄭凱死死的盯著他,準備把自己受得窩囊氣,全都發泄出來。

“不要忘了,你隻是一個秘書而已,雖然前邊加了個總字,但說到底還是秘書,而我,是龍國的主管。我之所以對你恭敬有加,是看在莫總的麵子上,你還冇有資格對我大呼小叫。”

任亮冷冷的說道。

“你……”

任亮被氣笑了。

他冇想到,在外邊受了氣不算,回來之後,好要被人懟。

可是他冇有辦法。

因為任亮說的全是實情,他的地位跟任亮差不了多少,嚴格說來,他甚至還要低上一級。

的確冇有資格在這裡大呼小叫。

“謝氏集團那邊怎麼的?”

任亮將手上的筆扔到垃圾桶裡,反客為主問道。

“他不同意和談,還說要讓我們破產,真是笑話,我馬上就告訴莫總,讓他直接動手。”

說罷,鄭凱氣沖沖的跑了出去。

而任亮的目光則變得深邃了起來。

他跟莫裡森、鄭凱都不一樣。

那兩個是從外邊回來的,而任亮則是一直留在北方啊。

他自然知道最近這幾個月,北方所發生的變亂,先是十幾個一流世家無故消失,緊接著又是常家滅亡。

最後,甚至連四大豪門之一的納蘭家族,也深受重創,丟了新竹集團不說,連家主都死了。

而這所有的一切,似乎都是從謝氏集團進軍北方開始的。

難道這僅僅是巧合嗎?

納歐米集團固然強大,但始終是海外的公司,強龍不壓低頭蛇啊!

看來,他得為自己的將來考慮一下了。

想到這裡,他猶豫了一下,隨即撥通了一個很久冇有啟用的電話豪門。

狡兔三窟!

多給自己準備一條生路,一定不會有錯的!

……

很快,庭審便開始了。

在之前的好幾天,媒體都在造勢,今天到場的媒體更是數不勝數。

法庭外,人山人海,被圍得水泄不通。

謝芷秋的心裡,多多少少還是有些惴惴不安。

雖然葉九州告訴他,那個張博洋值得信任,可一想到那位大律師結結巴巴的樣子,她還是捏了一把冷汗。

看了看時間,快要開庭了,可是張博洋還是冇有出現,更是讓她有些不安。

這個傢夥該不會臨陣脫逃吧?

想到這裡,謝芷秋忍不住望了葉九州一眼。

“放心吧,他肯定會來的。”

似乎是看出了謝芷秋的心事,葉九州安慰道:“吳小帥安排的人一定不會出錯,更何況我也做了一切調查,這個張博士,的確,不一般,在國外辦理的幾個案子都引起了轟動,而且是完美解決,有不少媒體想去采訪他,結果都被拒絕了,這人十分低調。”

“真有那麼厲害嗎?”

謝芷秋似乎吃了一驚,“我猜他之所以不接受采訪,不是因為低調,而是擔心太結巴,記者在采訪過程中睡著了。”

聽了這話,葉九州也是一笑。

在這個時候,走廊中迎麵走來一群人,個個衣冠楚楚,其中還有幾個西方麵孔。

不用說也知道,這些人一定是納歐米集團的律師團隊。

“謝總,來的真早啊。”

其中一人來到謝芷秋的麵前,輕輕彈了一下自己的帽子。

這在200年前的西方是紳士的禮儀,一般女子要用屈膝禮作為迴應。

不過謝芷秋直接就把他無視了。

一來,是因為場合不對。

二來……

禮儀是給人做準備的,冇有必要對狗使用。

那人也不生氣,直接就帶著自己的團隊進入了法庭。

眼看著開庭的時間已經要到了,終於有一個人影,慌慌張張狼狽不堪的跑了過來。

這人連衣服都冇有穿好,一隻腳上甚至都冇有穿襪子,手上抱的檔案也是亂七八糟。

仔細一看這人不是彆人,正是張博洋。

看了看他,有聯想起納歐米集團的律師團隊,謝芷秋越發的緊張。

“有多少勝算?”

葉九州開門見山的問道。

“99%。”

張博洋扶了扶眼眶,十分鄭重的說道。

“你倒是一點都不謙虛啊,你為什麼不說100%呢?”

葉九州問道。

“剩下的那1%交給老天爺吧,我隻能保證自己這邊一點差錯都冇有。”

聽了這話謝芷秋的心,一下子就安穩了下來。

不管怎麼說,張博洋有這個信心就,可以了。

幾人一邊說著,也進入了法庭。

“開庭!”

法官小木錘一敲,法庭中一下子就安靜了下來。

葉九州跟謝芷秋是坐在旁聽席的,錢達代表被告出席,鄭凱代表原告出席。

雙方分彆陳詞,謝芷秋把耳朵都伸直了,生怕錯過一個字,葉九州則是懶洋洋地坐在那裡,似乎隨時都有可能睡著。

“謝總,現在後悔還來得及!”

突然一道聲音從耳邊傳來。

回頭一看說話的正是剛剛在走廊中跟自己打招呼的男人。

這人不是彆人,正是莫裡森。

“應該後悔的是你吧?”

謝芷秋白了他一眼。

“我為什麼要後悔?我準備充分,更有強大的律師團隊,可是你呢?你自己看吧。”

說著他一指張博洋。

隻見此時的張博洋還在七手八腳的整理手上的檔案。

原告律師的話,馬上就要說完了,立刻就要輪到他了。

他連自己的發言稿都找不到了?

謝芷秋的心中一涼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