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647章

-

這點毋庸置疑。

他可不想步他們兩個的後塵啊!

所以,他很聰明的選擇了投誠。

“我有說過讓你死嗎?”

葉九州問道。

“不,是莫裡森不想讓我活。”

任亮說道:“莫裡森那個喜怒無常的傢夥,根本就不是人,照他這麼經營下去,納歐米遲早都得完蛋,覆巢之下,焉有完卵?我不想跟他們陪葬。”

“身為謝氏集團的對手,從謝氏集團進入中海,我就一直在蒐集情報,結果隨著調查的深入,我越來越發現謝氏集團的不一般,這裡不像是一個家公司,但更像是一個家庭。”

“我想成為這個家庭的一份子!”

這些話已經在他的心裡憋了好久,此時一口氣全都說了出來。

“你覺得納歐米冇有前途了,所以纔來投奔我,我怎麼知道等未來謝氏集團出了事,你會不會轉投他方?”

葉九州問道。

“我不會的,因為我不敢。”

任亮道:“相信,任何對葉先生有所瞭解的人,都不會做這種蠢事。”

聽了這話,一旁的錢達也是連連點頭。

這點,他深有同感。

葉九州笑了笑,開始打量麵前的任亮。

不可否認,這是個識實務的傢夥。

這種人,很難把他歸為好人一類,還是壞人一類。

“除了納歐米集團的情報之外,我還有其他禮物。”

任亮說道:“我在納歐米集團工作之前,曾到過很多企業上班,全都是海外的大企業,因此也積累下了寶貴的經驗,在我的幫助下,謝氏集團絕對可以如虎添翼,就算是稱霸海外,也未必不可!”

“哦?這麼說來,你是來幫我忙的嘍?”

葉九州笑了笑,說道:“像你這樣的人才,我應該給你什麼待遇才合適呢?”

聞言,任亮心中一喜,連忙說道:“我不要任何待遇,隻要能夠成為這個大家庭中的一份子,就足夠了。”

這話,他冇有撒謊。

身為納歐米集團的高管,他一年的工資都是一筆天文數字,這些年來的積蓄,給他這輩子花了。

他現在想做的事情,就是找棵大什麼乘涼。

莫裡森那棵大樹不行,已經快腐朽倒下了。

而葉九州不一樣,正是最茂盛的時候!

當然,他也不是貿然做出的選擇,他用了很長的時間去調查葉九州身邊的人,比如雷子、吳小帥、錢達。

在跟隨葉九州之前,雷子隻不過是個街頭流.氓而已,而現在,已經成為了一個風雲人物。

誰都知道他是葉九州的左右手。

吳小帥呢?

在認識葉九州之前,吳家隻不過是個二流世家而已,可現在,即便是在一流世家中,吳家都能穩坐第一把交椅。

這當然也是葉九州的功勞。

錢達就更加不用說了。

一個二十多歲的毛頭小子,剛剛大學畢業不到一年,就成為了北方分部的負責人,可以大展拳腳,冇有一點約束。

不知道讓多少人嫉妒!

當然,最重要的還是人情味兒!

不管是員工還是司機,甚至就連公司裡的清潔工,都被葉九州當成了家人。

這種感覺,在莫裡森的身邊,是一輩子都休想體會到的。

任亮也想體會一下。

“話都已經說到這個地步了,如果我再拒絕的話,就顯得太不近人情了!”

葉九州道: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給你一個機會,剛纔你不是說你對海外的情況還瞭解嗎?那我就我你兩個月的時間,先給我開辟出一條渠道,可以讓我們跟海外貿易。”

“一個月!”

任亮騰的一下站了起來,一字一頓的說道:“我隻需要一個月,如果到時候完不成,不需要葉先生轟我走,我自己滾蛋!”

聽了這話,謝芷秋也很意外。

開辟一條渠道,說起來容易,做起來可就難了。

你就算是挖一條河溝,恐怕都得幾個月,更何況是開辟海外的渠道了。

謝氏集團有那麼多的人,恐怕就冇有一個人敢拍著胸.脯保證能做到,任亮哪裡來的魄力?

這其中會不會有什麼陰謀?

要知道,任亮可是從納歐米出來的人啊,不得不妨。

她看了葉九州一眼,卻發現葉九州根本就不在意。

葉九州看人很準。

這個任亮的確有點貪生怕死,這是他的缺點,但同樣可以加以利用。

怕死人,和主動去規避風險,他既然知道葉九州的厲害,自然不敢輕易叛變!

任亮賭咒發誓,而後便離開了。

因為他清楚,此時說再多都是空話,說得多了,反而會讓人笑話。

千言萬語都比不過實實在在的成績。

“你就這麼放心他?”

半天冇有說話的謝芷秋,終於張嘴了。

她形形色.色見過的人也不少,但一直都還冇有看透任亮的心思。

這需要經驗的積累。

她還冇有!

“我為什麼不放心?”

葉九州笑了笑,說道:“就算是他冇有幫我們開辟出渠道,對我們來說有什麼影響?”

聽了這話,謝芷秋也是一愣。

是啊!

任亮如果能成功,固然是好。

可是如果失敗了,那謝氏集團也冇有任何損失啊。

這次不行,那就換個人再試一次!

“可是,如果他突然倒戈怎麼辦?就像他背叛納歐米那樣?”

謝芷秋繼續問道。

“他不會的!”

葉九州道:“因為他怕死,往往怕死的人,是不會主動去找死的。”

謝芷秋一臉茫然,不能完全理解葉九州的意思。

同樣,任亮的那番話也十分可信。

他有錢,有權,什麼都有了,為什麼要來謝氏集團?

無非就是想找個家,找到一份歸屬感。

最後,還能乾出一番事業,流傳下去。

“對了,老公……”

謝芷秋似乎突然想到了什麼,猶豫了一下才說道:“有人給我送來了一張請柬。”

“男的還是女的?長得帥不帥?”

葉九州一下子警惕了起來。

“你說什麼呢!”

謝芷秋在他臉上掐了一把,說道:“是葉家!”

謝芷秋是個聰明人,雖然葉九州從來冇有對他說過他跟葉家之間的關聯。

但是聯絡到納蘭新竹的態度,她很快就發現了一些端倪。

她剛剛來到北方,就已經收到了請柬,不過一直都不敢向葉九州提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