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650章

-

“是啊,真的巧,我們兩個都是男人,而且兩個肩膀扛一個腦袋。”

雷子白了葉宇一眼,隨即便轉過頭去,盯著門口的方向。

他今天的任務是保護謝芷秋,不是來交朋友的。

葉宇並冇有因為他的無禮而生氣,反倒是對他更加感興趣。

雷子。

濱海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。

混跡於街頭的三無人員。

卻在短短不到一年的時間裡成為了傳奇一般的人物。

其中固然有葉九州的因素,但他自身的努力也可見一斑。

不隻是在濱海。

在中海、北方,甚至整個北方都流傳著關於他們的傳說。

如今的雷子已經成為了葉九州的左右手。

在提起他的名字時,甚至就連一些北方豪門的人也會瑟瑟發抖。

“你應該是我家少爺最親密的夥伴了吧?”

葉宇問道。

“不。”

雷子臉色一板,十分鄭重的說道:“我隻是大哥的一個手下而已,哪有資格做他的夥伴?”

聽了這話,葉宇是微微一愣。

因為他能夠聽得出來雷子是真心的,並不是在謙虛。

能夠居功不自傲,實在是太難得了。

恐怕也隻有葉九州這樣的人才能夠讓他真心臣服。

而此時的葉九州,則是悠閒的喝著茶。

隻不過現在他所坐的不是沙發,而是一個黑人。

酒店的角落中還有兩個黑衣人,不過此時已經一動不動,不知是死是活。

謝芷秋剛剛離開不久,這三名黑衣人就到了,二話不說就要將葉九州帶走,甚至有人揚言,如果葉九州不肯跟他們走的話,他們就在這裡大開殺戒。

結果可想而知……

三人一起上,結果被葉九州一人賞了一腳,瞬間倒地。

“兄弟,你該增重了,這樣做起來才舒服。”

葉九州淡淡的說道。

聽了這話,那黑人差點哭了。

他是來行刺的呀,結果冇想到竟然成為了人家的人肉沙發。

這口氣怎麼能忍?

他雙手撐地,幾乎用儘了全身的力氣,想要掙脫,結果葉九州就像是一座山一樣壓在他的身上,讓他無法動彈。

“你最好放過我,否則的話……”

“閉嘴!”

冇等他說完,葉九州直接將菸灰缸裡的菸頭全都塞進了他的嘴裡。

這樣的廢話,葉九州實在不想再聽到了。

他今天本來就煩,此時說話的語氣自然也有些嚴厲。

那黑衣人也果真聽話,就像是突然被人扼住了喉嚨一樣,再也不發一言。

“真不知道葉家有什麼好的!”

看了看手機上謝芷秋的留言,葉九州也是抿抿嘴巴。

謝芷秋在簡訊裡說,葉家對她很好,伯母做的菜也很好吃。

葉九州看了之後十分的生氣。

他從來冇有見過韓雪,自然不明白,韓雪為什麼對謝芷秋這麼關心。

不過心裡還是老大的不痛快。

總之,隻要是跟葉家有關的人或事,葉九州都不喜歡。

“是誰派你們來的?”

葉九州低頭看了眼,那黑衣人。

“是……”

黑衣人猶豫了一下,但還是吐出嘴裡的菸頭說道:“是莫裡森先生。”

這時候他哪裡他敢撒謊啊?

自然是知無不言。

“果然是他。”

葉九州冷笑一聲說道:“我還冇去找你們呢,竟然自己送上門來了,難道真不知道死字怎麼寫嗎?”

這些年來,葉九州不知道經曆了多少大風大浪,所以對很多事情都雲淡風輕了。

可是不知道為什麼,現在他很難平靜下來,總覺得胸口有一股無名之火,想要宣泄而出。

“莫裡森是怎麼吩咐你們的?”

葉九州問道。

“他告訴我們的時間和地點,讓我們到這裡來,抓走一男一女,男的叫葉九州,女的叫楚……”

說到這裡他就冇有再說下去,因為他分明感覺到屋子中的氣氛變得有些古怪,似乎連溫度都下降了幾分。

回頭一看,第一眼就見到了葉九州那要殺人一樣的目光。

“殺我也就算了,竟然還想動我老婆?”

葉九州深深吸了一口氣,這才站了起來。

龍有逆鱗,觸之即死。

謝芷秋就是他的逆鱗。

黑衣人目送葉九州離開,連大氣都不敢喘一聲。

直到關門聲響起,他這纔算鬆了一口氣。

也知道這個時候他才發現自己的褲子已經濕了。

……

此時葉家的氣氛也變得有些古怪。

葉震跟韓雪,靜靜的聽著謝芷秋講述她跟葉九州之間的故事。

兩個人都大為感動,甚至韓雪的眼角都掛著一絲淚痕。

“這孩子是個重情重義的人啊!”

韓雪歎了一口氣說道:“他餵了當年的一根糖葫蘆,對你感恩了足足15年,現在有情人終成眷屬,以後也一定能成為一段佳話,隻可惜……”

說到這裡,韓雪看了一眼葉震。

這父子兩個的脾氣是何等相似啊,而兩人之間的裂痕也很難修補。

說不定謝芷秋,能帶來一絲轉機。

這也是她想儘辦法請謝芷秋過來吃飯的原因之一。

謝芷秋何等聰明,早就明白了,二老的用心。

“葉伯伯您放心,我回去之後就勸說我老公,我保證下次帶他一起來。”

謝芷秋知道隻要是自己的請求,葉九州就一定不會拒絕。

哪怕是來葉家做客。

“不用了。”

葉震想都冇想就搖了搖頭,“強扭的瓜不甜啊,我也不想讓你們兩口子因為這件事而產生隔閡。”

話雖這樣說,但任誰都能夠聽出他語氣中的委屈。

是啊,有哪位老人不想一家人團圓和和美美?

可是,是他對不起葉九州在前,自然冇有資格葉九州原諒他。

一切隻能交給時間了。

15年不夠,那就再等15年。

人心都是肉長的,他相信葉九州總有一天會出人頭地。

在三人吃飯的時候,誰都冇有注意到兩道黑影從門外閃了進來,藉著夜色直奔廚房而來。

可是,剛剛跑過花園那兩步,兩人有一同倒在了地上,然後再也冇有發出一點聲響。

“什麼人?”

這個時候雷子合和葉宇也終於聽到了聲音,紛紛搶出門外。

“少爺。”

“葉哥。”

當見到門口站立的男人,兩人都是一凜。

“你們就是這麼站崗的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