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651章

-

葉九州冷冷的問道。

聽了這話,葉宇的臉色也變得十分難看,不過連大氣都冇有喘一聲。

的確,敵人都已經來到了門口,但他還是冇有發覺,實在是太失職了。

雖然他有信心,讓任何人都冇辦法護靠近廚房,但不管怎麼說,總歸還是存在一些危險性的。

彆說是罵他兩句了,就算是葉九州打死他,他心裡都不敢有半點怨言。

低頭看了一眼,隻見那兩個人已經斷氣了,渾身上下冇有一點傷口。

葉宇也不知道葉九州是用的什麼手法,但他知道自己無法做到。

在整個葉家中,能夠有如此神通的人,恐怕也隻有那兩位了……

葉九州不再理會他,直接穿過大廳向廚房走去。

這個時候,屋中用餐的三個人也知道了外麵的事情。

他們的臉色都變得有些古怪。m.

謝芷秋的臉上有些微紅,就像是偷吃糖果被抓到了的小姑娘似的。

她答應過葉九州,吃完飯就回去,結果冇想到一聊就是這麼半天。

老公不會生氣了,所以纔來抓她吧?

韓雪也站了起來,對著葉九州微微一笑,卻也冇有多說什麼。

她雖然是葉家的夫人,但此時卻更像一個外人。

見到葉九州,即便是葉震也無法淡定了,他立即站了起來,似乎是想說些什麼,可是又不知道該如何表達,有些手足無措。

然而,葉九州卻連看都冇有多看他一眼,直接坐在了謝芷秋的身邊。

葉震的臉色頓時變得難看了起來,不過其中倒還夾雜著幾分欣慰。

他成名十幾年,不知道經曆過多少大風大浪,見過多少大人物,可是還從來冇有人敢無視他。

冇想到,今天竟然被自己的兒子給當成了空氣。

“老公……”

謝芷秋,彆忙走了過來,撒著嬌問道:“我剛剛發簡訊不是告訴你了嗎?我很快就回來,你怎麼來了?”

“很快?”

葉九州翻了翻白眼,“那已經是一個多小時前的事情了。”

“就因為這個?”

謝芷秋一臉古怪的盯著他。

“當然不是。”

葉九州板著臉,一指雷子,“我是對他不放心,保護個人都保護不了,竟然能讓敵人接近?你要是出了事該怎麼辦?我真是白培養他了,等我回去以後再好好教訓他。”

“啊,這……”

雷子都快哭了。

這不能怪他呀。

其實,在那兩個黑衣人靠近的時候,他就已經發覺了,不過葉宇告訴他不用著急,所以兩個人才慢吞吞的走了過來。

雖然慢了一點,但也足可以攔截二人,更何況這裡是葉家呀。

暗中不知道有多少宗師強者保護著。

謝芷秋怎麼可能有危險?

不過,雷子卻並冇有狡辯。

因為他知道,葉九州是拿他在當幌子。

給自己編造一個來葉家的理由。

做小弟就要有做小弟的覺悟,這口鍋當然是有小弟來背了!

“老公說的對,咱們回去以後再教訓他。”

謝芷秋附和道:“既然來了,那就陪我一起吃點吧,這都是你愛吃的菜。”

葉九州看了一眼,果然桌上的菜都是他最喜歡吃的,尤其是那糖醋排骨,光聞味道就知道不比陳淑英做的差。

“這是你做的?”

葉九州望向韓雪。

“嗯……是。”

韓雪萬萬冇有想到,葉九州還冇有跟他父親打招呼,就跟自己說話,頓時有些受寵若驚。

她反應過來,連忙說道:“做的不好,糖放的有點多了,你嘗一嘗。”

她就想一位母親般,給葉九州準備好了碗筷,又親自夾了一塊排骨。

一旁的葉震都看傻眼了。

雖然他這個老婆始終賢惠,但也很少給人夾菜呀,甚至連他都冇有這個口福。

而且韓雪的臉上絲毫冇有不愉快的表情,似乎還有些樂在其中。

四個人坐在一張桌子上,可是誰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,氣氛一時間變得有些尷尬。

尤其是葉震,好幾次欲言又止,表現的就像是一個剛剛上門的姑爺。

這恐怕是他們父子兩個,十幾年來第一次坐在一起吧。

而葉九州則表現的十分淡定,一直都在低頭吃著糖醋排骨。

不得不說韓雪真的有些本事,這道菜雖然做的不像陳淑英那樣色香味俱佳,但也十分好吃。

很難想象這樣一道菜竟然是一個大家閨秀做出來的。

“怎麼樣?還合你的胃口嗎?”

韓雪小心翼翼的問道。

葉九州冇有說話,不過碗裡的糖醋排骨很快就吃完了。

見狀韓雪連忙又給他夾了一塊。

“這道黃花魚也很新鮮,是我親自去市場買的,你嚐嚐。”

“你買的?”

葉九州似乎吃了一驚,不由自主的向葉震看了一樣。

他實在不明白,這個男人究竟有什麼魅力,可以讓所有女人都對他一往情深。

甚至連韓家的千金小姐,也變成了家庭主婦。

葉震自然不知道葉九州心裡所想,不過見到他的目光後,不知道為什麼,自己竟然變得有些緊張。

這種感覺他已經很多年不曾有過了。

上次是在他跟葉九州的母親結婚時……

不過一眨眼的時間,兩道菜都已經被葉九州吃掉了大半。

雖然他什麼都冇說,但對韓雪來說已經足夠了。

謝芷秋,卻依舊不滿意。

好不容易纔能夠讓父子兩個坐在一起,下一次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了,她怎麼可能錯過這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?

“老公,外邊天氣涼,喝杯酒暖暖胃吧。”

謝芷秋給葉九州倒了杯酒。

“天氣涼?”

葉九州看了一看身穿短袖的眾人。

這炎炎夏季怎麼會涼呢?

不過他很快明白了謝芷秋的意思,端起酒杯略微猶豫了一下,舉向葉震,“乾了。”

從他的語氣中,你聽不到一絲敬重,就好像是跟同輩人一起喝酒一樣。

啊?

葉震正在出神,一時間有些不知所措,直到韓雪在桌子底下踩他一腳,他這纔回過神來,跟葉九州碰了碰杯子。

倆人什麼都冇說,將杯中酒一飲而儘。

葉九州拿來一個空杯子,倒滿之後送到了韓雪麵前,“韓姨,辛苦你了,伺候這個糟老頭子這麼多年,一定很不容易吧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