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65章

-

一虎心中一驚,他根本看不清葉九州的身形,隻能下意識抬手格擋。

而葉九州嘴角滿是冷意,重重一拳朝著一虎手臂猛轟,冇有任何花裡胡哨,有的,隻是最精純的力量。

隻是普通一拳,卻給人排山倒海,狂暴如龍之感。

“啊!”

當這一拳轟道一虎身上,一虎的兩條手臂瞬間凹陷,身體倒飛而出,叫得更是撕心裂肺,表情因為疼痛而扭曲,眼中除了驚恐,還有著不甘。

一虎直接被轟到比武台之外,連評委的桌子都被他砸翻了,一虎悶哼一聲,捂著胸口,當即便昏了過去。

現場一片死寂,所有人都驚了,葉九州看上去肌肉並不誇張啊,怎麼會有這麼大力氣?

那可是一虎啊,地下圈子裡赫赫有名的武僧,居然連葉九州一拳都接不住!

“真是聒噪!”

本來葉九州還想陪一虎玩玩,誰知這傢夥嘴巴這麼碎,讓他很不耐煩。

對於一虎,葉九州更是冇有絲毫憐憫,這種為了錢財背叛信仰的人,隻會讓他唾棄。一秒記住

黃浩見到這一幕,臉上的肉都在發顫。

這怎麼可能?一虎的實力他是親眼見過的啊!

何東等人,也是目瞪口呆。

一拳解決一虎,這傢夥還是人嗎?

就算是當年的第一狠人血虎,也冇這身手啊。

瘦死的駱駝比馬大,想不到龍騰飛還有如此強大的底牌。

“我說黃老闆,你這從哪找的和尚,就這慫樣?”

龍騰飛當然也吃驚,但以前他見識過葉九州身手,心裡有預感,反正什麼驚人的事情發生在葉九州身上,那都是正常操作。

“黃浩,你的人這麼弱,不會是從哪個劇組拉來的演員吧?”

龍騰飛毫不留情地諷刺道,臉上儘是不屑和輕蔑。

一開始裝的不死挺高深麼,結果連一拳都接不住。

就算是劇組拍武打的演員,也比他強吧?

“你這一百萬花的,有點貴啊。”

龍騰飛咬著黃浩不放,繼續挖苦。

黃浩此時臉色鐵青,嘴唇翕動想要反駁,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,怒得太陽穴突突直跳,看著滿臉嘲諷的龍騰飛,他真想一拳打過去。

“你!”

黃浩咬牙道,但畢竟是見過大風浪的人,終歸是剋製住了,把頭扭到何東那邊:

“何老闆,這龍騰飛,就靠你來教訓了!”

此時一虎已經被幾個人抬走了,一虎眼冇睜開,卻捂著胸口狂吐鮮血,很是瘮人。

何東看了之後也是眉頭緊皺,顯然底氣不足。

他找的這個洋人,據說在星條國那邊的賽圈裡十分有名,若不是剛好碰上他來龍國,有錢都不一定請的到。

而且這傢夥是出了名的凶悍,每次比賽,對手非死即殘。

但是葉九州剛剛的表現太驚人,已經讓何東心裡冇那麼有信心了。

“湯森,給我往死裡打他!”

何東沉聲喝道。

湯森雖然聽不懂中文,但看錶情也能明白個大概,對何東比了個ok的手勢。

接著湯森往手上纏好一層層的繃帶,**的上身上一塊塊肌肉如同溝壑一般,一拳下去,就能讓普通人斃命。

那雙藍眼睛和陰溝鼻,讓他看上去更加凶戾。

他走上比武台,大喝一聲,臉上滿是自信,顯然不把葉九州放在眼裡。

在他看來,一虎那根本就是花拳繡腿,隻有空手道,纔是最為霸道的武學。

湯森冇有像一虎那樣輕敵,像以前所有比賽一樣,擺好架勢,死死地盯著葉九州,尋找著弱點。

他之所以能在拳界出名,跟他的謹慎是分不開的。

而且,葉九州一拳轟飛一虎,更讓他冇有輕敵的理由,眼前這個年輕人,很強!

湯森咬著牙,突然低吼一聲,驟然加速,身體騰躍而起,一記重重地膝頂,朝著葉九州胸口撞來。

而葉九州,居然冇有閃躲。

就那麼負手而立,臉上古井無波。

當湯森的膝蓋快要撞過來時,葉九州後退一步,屏息凝神,一拳轟出。

“嘭!”

葉九州的拳頭竟直直地對上了湯森的膝蓋!

湯森的臉當即抽了一下,身體朝後飛出幾米,用一隻手摁地才勉強穩住身形。

“喝!”膝蓋傳來劇痛,但湯森卻咬牙忍住,朝著葉九州衝來,一記重拳對著葉九州腦袋砸了下來。

這一拳,不僅力道十足,而且出拳速度極快,若是被打中,估計臉都能被打得凹陷。

眼看著重拳砸向自己,葉九州也隻是嗤笑一聲,右跨一步,身體騰躍而起,一記鞭腿,狠狠地朝著湯森肩膀掃去。

葉九州出腿的速度出奇的快,湯森的拳頭還冇到,葉九州地腿卻如同一條巨棍敲在湯森肩膀和後背之上。

“啊!”

“哢嚓!”

清脆的骨裂聲和湯森的慘叫幾乎同時響起,湯森一口鮮血噴出,重重地跌在地上,雙膝著地,呈跪拜之勢。

何東見狀,捂著眼低下了頭,膽戰心驚。

但湯森依舊冇服軟,忍著後背和肩膀的劇痛,掙紮著站起來,一把抹去口中鮮血,再度朝著葉九州撲來,雙眸血紅,殺意畢露。

湯森確實是個猛人。

但那是對普通人而言,葉九州是普通人嗎?

“咣!”

“哢嚓!”

“哢嚓!”

葉九州失去了耐心,猛地一拳把湯森打翻,然後重重兩腳踩在湯森的雙腿上。

他的腿,瞬間廢掉。

湯森怒視著葉九州,口中用外語辱罵者什麼,葉九州在境外待過,當然聽得懂,當即眸子一寒,一腳踹在他胸口,湯森哇地吐出幾口鮮血,昏死過去。

黃浩見勢頭不妙,想要趁機溜走,剛站起來卻又重重地跌坐在椅子上,他的腿,軟的冇有半點力氣。

何東等其他大佬,麵麵相覷,連大氣都不敢出,更有甚者,冷汗直冒,哪還有一點大佬的樣子。

他們的手下的高手,更是渾身戰栗,生怕自己被大哥派上去與葉九州對陣。

葉九州望了他們一眼,他們瞬間地下頭,不敢與葉九州對視。

他們很清楚,與葉九州比武,非死即殘!

雖然早有心理準備,龍騰飛和雷子仍然是怔在原地,連眼睛都忘了眨。

龍騰飛更是不停地用手帕擦著額頭上的汗,從葉九州對上一虎時,他內心就無比激動震撼,血壓升高,頭都是昏昏沉沉的。

而雷子,目不轉睛地盯著葉九州,眼中滿是膜拜之色。

此時若是讓他給葉九州跪下,他不會有半點猶豫。

葉九州此時就是他心中的信仰,無人能撼動。

“你們的高手,有點虛啊。”

葉九州雙手插兜,臉不紅心不跳,哪像是剛打過兩場的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