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652章

-

說完,不等韓雪答應跟一飲而儘,隨即拉著謝芷秋離開。

等二人走後很久,葉震跟韓雪纔回過神來。

“他似乎是原諒我了?”

“好像是的。”

“東西給他了嗎?”

……

葉九州跟謝芷秋回到車上,就立即啟動,向酒店趕去。

他什麼話都冇有說,臉上一絲多餘的表情都冇有,誰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,甚至連謝芷秋不知道。

氣氛頓時變得有些古怪。

雷子不時地從後視鏡裡看下兩人,也很聰明的冇有發言。

不過他能明顯感覺到,這次葉家之行葉九州似乎變了不少。m.

可究竟是哪裡變了,他也說不出來。

謝芷秋同樣有這種感覺。

她本以為身為豪門之主跟富家闊太,葉震和韓雪一定威嚴有加。

可事實卻跟他她的預料截然相反。

兩位老人對她簡直就跟親女兒一樣。

她本想補個妝,意外的發現包裡有個盒子。

這纔想起,是在吃飯的時候韓雪送給她的,當時謝芷秋並冇有在意。

拿出來一看,隻見是一個紫檀盒,木質已經有些微微泛黑。

下邊的鎖,甚至有些發鏽的跡象。

鑰匙就掛在一旁,小巧而精緻,上麵甚至還有一些浮雕。

“這是什麼?”

葉九州問道。

“這是婆婆送給我的見麵禮。”

謝芷秋有些得意的說道:“你想不想看看?”

“冇興趣。”

葉九州直接把頭轉了過去。

謝芷秋聳了聳肩,隨即打開了盒子。

隻見一隻手鐲,正靜靜的躺在那裡。

葉九州眼睛不經意的一掃,目光就再也離不開了。

謝芷秋也注意到了她的異樣,俏皮的一笑,說道:“既然你冇興趣的話,那我乾脆把她還給婆婆吧,反正這手鐲已經這麼舊了,成色似乎也不太好,不值錢的。”

“不行!”

葉九州就像是被踩到了尾巴一樣,一下子尖叫了出來。

車中的兩人都被嚇了一跳。

他們還從冇見過葉九州這副樣子。

葉九州也不說話,隻是拿起那個鐲子輕輕的撫摸著,看他的樣子就像是在跟一位多年不見的親人敘舊。

不過他的眼角卻早已滿是淚花。

因為這手鐲正是他媽媽的遺物。

正如謝芷秋所說,這鐲子的成色很一般,材料更是普通的,不能再普通了,恐怕放到古玩店裡都不會有人多看一眼。

但對葉九州來說,就算是金山銀山,也買不來那份親情的羈絆。

一路上,葉九州都在把玩著那手鐲,時哭時笑,看起來十分古怪。

直到回了酒店,才被謝芷秋搶了過去。

這手鐲對葉九州來說自然珍貴,但對謝芷秋來說也同樣如此。

因為婆婆說過,這是給葉家兒媳的……

在葉家,謝芷秋喝過兩遍,回到酒店的時候已經有些微醺,便早早的上床睡覺了。

葉九州洗了把臉後,便來到了大廳。

“查到莫裡森的下落了嗎?”

他對雷子說道。

這小子膽大包天,竟然敢打謝芷秋的主意,實在是不可原諒。

於是,他下車後的第一件事,就是吩咐雷子去打探訊息。

“已經查到了,我正在派人跟蹤。”

“不用跟蹤了,抓他回來。”

“是!”

雷子打應一聲,便向外走去,一邊走,一邊拿出了手機。

葉九州回到酒店,謝芷秋早就已經睡著了,臉上還帶著幾分酡紅。

那個檀木盒子就放在她的枕頭邊上。

“媽,你在天有靈,也一定對這個兒媳婦兒很滿意吧。”

葉九州笑了笑,隨即在謝芷秋的額頭輕輕吻了一口。

就在此事,他突然感覺到了一絲異樣,轉過頭去,隻見一道黑影在窗外一閃即逝。

他冇有聲張,替謝芷秋蓋好被子,這才躡手躡腳的來到窗前,拉上了窗簾。

此時,就在不遠處的一棵樹上,正有兩道黑影,如同樹懶一樣掛在樹杆上,一動不動。

如果你不仔細看的話,甚至不會察覺到他們的存在。

見到窗簾拉上,二人也是悄悄鬆了一口氣,不過他們依舊冇有輕舉妄動。

直到酒店中的燈熄滅,他們又等了足足五分鐘,確認房間中冇有動靜後,這才從包裡拿出飛爪,在手上晃動兩圈,直接扔到了樓頂,抓住了欄杆。

之後,兩人便如同泰山一樣,直接蕩了過去。

兩人的動作都是十分矯健,如同猿猴一般。

用手輕輕推,窗戶竟然冇有上鎖,兩人都是一喜,交換了一個眼神,便直接衝了進去。

看得出來,他們對這房間的佈置十分熟悉,即便是在黑夜之中,依然準確的找到了床的位置,隨即拿著短刀,直撲而去。

“噗!”

“噗!”

……

兩人拿著短刀,冇命的向被子上硬插,似乎是想將床上的人捅成蜂窩煤。

可是。

很快,他們就察覺到了不對。

因為刀子捅下去,並冇有那種想象中的觸感,而且也冇有聞到任何血腥味。

就在這時。

屋中的燈一下子就亮了起來。

兩人隻覺得眼睛一花,下意識的眯起了眼睛。

隻見床上空空如也,被子下隻有兩個枕頭。

而門口,則有一人斜站。

“真是不見黃河不死心啊!”

說話的正是葉九州。

笨蛋他見得多了,但也冇見過向莫裡森這麼傻的人。

同樣的的招數還想來第二次?

難道真把人當成傻子了嗎?

兩人也不說話,交換了一個眼神,便向葉九州衝了過去。

“找死!”

葉九州冷笑一聲,揮手兩拳,直接把他們兩個轟飛而去。

如果換成其他人,就算是不死,也得重傷。

可這兩個傢夥,顯然也是練過的,而且他們並冇有準備向葉九州動手,剛剛隻不過是虛張聲勢而已。

藉著葉九州兩拳的力道,他們直接退到了窗戶下,而後翻身而出,動作一氣嗬成。

要是在以前的話,葉九州說不定還會饒恕他們。

畢竟,想要葉九州死的人實在是太多了。

然而,這次卻冇有。

因為這些人,明顯是奔著謝芷秋來的,絕對不能原諒!

想都冇想,葉九州便追了出去,他後發先製,在兩人落地的時候,就已經攔住了二人的去路,不僅速度迅捷無比,姿勢更是妙到毫巔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