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653章

-

“天堂有路你不走,地獄無門你們闖進來!”

“既然來就來了,那就乾脆留下來。”

葉九州對著二人斜目怒視。

今天他冇有打算放二人離開。

一般來說在這種情況下,兩名黑衣人要麼亡命逃跑,要麼予以反擊,可是他們卻紋絲不動的站在哪裡,就好像兩個木樁似的。

“不要以為這樣我就會放你們!”

葉九州懶得跟他們糾纏,直接衝了過去,好似一頭髮狂的野獸。

“砰。”

“砰。”

那兩個黑衣人根本就冇有抵抗,直接轟然倒地。

葉九州連忙走了過去,扒下二人麵罩,隻見他們麵色發紫,早已中毒身亡。一秒記住

扒開嘴一看,兩人都冇有臼齒。

這是死士特有的標誌,他們執行任務之前,會在牙齒裡邊藏好毒藥,一旦被人抓獲,立刻自儘,絕對不留下一個活口。

莫裡森怎麼會有這樣的死士?

葉九州心念一動,翻開二人衣領,隻見每個人的脖子後麵都有一個楓葉的紋身。

“糟糕,調虎離山!”

他來不及多想連忙向酒店房間趕去,因為謝芷秋就睡在酒店客廳的沙發上。

……

哢嚓!

隔壁房間的門打開了,一個身穿黑袍的男子走了出來,在謝芷秋酒店門口猶豫片刻,便將雙手貼了上來。

根本冇見到他如何用力,那門鎖竟然直接被震開了。

黑色麵罩下,他那鷹隼一樣的目光,四下掃視著,像是在搜尋著獵物。

突然他瞳孔一縮。

因為他見到兩個不可能出現在這裡的人,正坐在一旁的沙發上,如同兩座雕像一樣,一動不動。

而謝芷秋,就睡在二人的身後。

“怎麼?老朋友多年不見,你不打算以真麵目示人嗎?陶淵!”

其中一尊“雕像”開口說話了,聲音十分不怪,就像在喉嚨裡含了一把沙子似的。

“南宮雀!北堂雁!冇想到你們這兩隻老鳥還活著!”

黑炮人略微沉吟了一下,便揭開了麵紗,露出了一張凹凸不平的臉,就像是拿鹽酸給泡過一樣。

看得出來,這三人彼此之間是認識的,而且還有著不小的過節。

“你冇有嚥氣,我們兩個怎麼能閉眼了?”

南宮雀說道。

“隻能說你們兩個狗命好,雖然被尊主打成了重傷,但僥倖活了下來。”

陶淵冷冷的說道:“一個人的運氣不可能永遠這麼好,你們兩個應該珍惜老天給你們的機會。”

“是福不是禍,是禍躲不過。”

南宮雀站了起來,淡淡的說道:“更何況你怎麼知道老天給我們機會,不是讓我們來報仇的呢?”

北堂雁一直一言不發,但也跟著站了起來。

他們雖然冇有明說,但意思很明顯了:要想動謝芷秋,必須要過他們兩個這一關。

“葉震竟然把你們兩個老傢夥都派來了,看來這個女娃娃還真是不簡單啊!”

陶淵舔著嘴唇,目光不停的在二人身上掃來掃去。

似乎是在權衡著勝算。

他有信心,可以戰勝其中任何一個,甚至能夠跟他們兩個打的旗鼓相當。

可是他冇有這個時間。

葉九州隨時都有可能出現,在三人夾擊的情況下,他是冇有絲毫勝算的。

而且多留一秒就,多一分危險。

“我還有事,今天不能跟你們敘舊了,咱們山不轉水轉,日後再見麵時,一定要好好的聊聊啊。”

陶淵特意在“聊聊”兩個字上加重了語氣,其意思已經不言而喻。

說罷他便一步步的向後推進,始終都冇有轉生,因為他擔心被人暗算。

結果,他想多了。

南宮雀和北堂雁,一點動手的意思都冇有,任由他離開。

“這次真的便宜他!”

望著陶淵離開的背影,北堂雁終於忍不住了。

他恨不得馬上結果了陶淵。

但他不能。

因為今天兩人的任務是保護謝芷秋,不是解決私人恩怨。

更何況,最近一段時間,暗組好不容易纔消停下來,他們不想因為一點小事再生事端。

暗組雖然是消停了下來,但不代表著他們已經失去了野心,隻不過是將行動轉為地下而已。

尊主對那拳譜的覬覦,早就不是一天兩天了。

這個世界上冇有什麼事情,能夠阻擋他去實現野心。

雖然誰也不知道尊主的真實身份究竟是什麼人,但提起這兩個字的時候,難免都有些膽戰心驚。

“人哪!人呢?”

就在兩人胡思亂想的時候,葉九州已經衝了進來,一眼就看到了南宮雀和北堂雁,自然也明白髮生了什麼。

“已經走了!”

南宮雀說道:“他自知不是你的對手!”

“既然知道不是我的對手,還得來招惹我?真的活得不耐煩了嗎?”

葉九州冷哼一聲問道:“是那位尊主現身了嗎?”

“不是,但也差不多。”

南宮雀說道:“來者是暗組的第一侍者,陶淵,地位僅次於那位尊主。”

葉九州撇了撇嘴,根本冇有把什麼狗屁使者放在心上。

甚至就算是那尊主親自來了,他也不在乎。

敢打謝芷秋的主意,就算是天王老子也不行。

似乎是被三人說話的聲音吵醒了,謝芷秋伸了個懶腰,坐了起來。

“老公這兩位是誰呀?”

她一臉疑惑,不明白為什麼打了個瞌睡,屋子中就憑空多了兩個人。

“是葉家的人。”

葉九州說道:“他們怕你住不慣酒店,所以纔想你去葉家小住幾日。”

“真的?”

謝芷秋睡意全無,一下子就跳了起來,“那你呢?要不要跟我一起去?”

“當然啦!”

葉九州笑了笑,替她整理了一下劉海,“這輩子我都不會離開你身邊的。”

聽了這話,南宮雀和北堂雁也明顯吃了一驚。

他們冇想到,葉震耗費無數苦心,都冇有把這個兒子請回去,可是謝芷秋一句話,就讓他改變了想法。

看來這個女孩子還真是不一般呢。

“那我們什麼時候出發?”

謝芷秋左右打量了一下,一把將那個紫檀盒子,拿了起來,似乎這是他唯一在意的東西。

“你先跟他們兩個去吧,我還有點事要辦,很快就去找你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