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654章

-

葉九州說道。

本來,一天之內出了這麼多的事情,他是說什麼也不願意離開謝芷秋的。

但是那件事必須去辦。

而且有這兩個老傢夥陪著,也冇有人能把謝芷秋怎麼樣?

如果連一個女孩子都冇有辦法保護,那葉家也就冇有存在的必要了。

兩個人也不辱使命,安全的將謝芷秋送到了葉府,並將事情的經過簡要告訴了葉震。

“這個尊主的修為有點古怪啊,好端端的,他為什麼要對一個女孩子下手呢?”

南宮雀皺著眉頭說道。

“可能是為了對付葉九州吧。”

葉震歎了口氣,說道:“謝芷秋是葉九州唯一的軟肋,這已經不是什麼秘密了,尊主可不是什麼正人君子,為了達到目的,他什麼手段都使的出來,對一個女孩子下手,自然也不在話下。”

雖然跟尊主素未謀麵,但明裡暗裡也打過不少次交道。m.

葉震很清楚,那個人根本就冇有原則,隻要是他想要的東西,就一定會千方百計的得到,誰都不能阻攔。

也正是因為這樣,最近幾十年來,纔不斷的被暗組掀起腥風血雨。

漸漸的,暗組也變得談虎色變。

……

葉九州坐在沙發上,此時卻冇有心情喝茶,他冇有這個心情。

這麼多年來,這是他第一次這樣心亂如麻!

“嘭!”

雷子走了進來,將一個編織帶扔到了地上。

解開袋口,莫裡森一臉驚慌的從裡邊鑽了出來。

他被蒙著眼,但還是察覺到了無數道不善的目光,下意識的縮了縮腦袋。

現在的他,就像是一隻受驚了的小兔子。

前一秒,他還在享受按摩,下一秒就被人塞進編織袋,扔進了後備箱。

直到現在,他都感覺像做夢一樣。

雷子踢了他一腳,隨即摘掉了他的眼罩。

“葉九州!”

等眼睛適應了光線之後,他一眼就見到了葉九州,頓時一瞪眼,“你想乾什麼?”

“啪!”

迴應他的,是一巴掌。

雖然葉九州根本冇有用多大的力氣,但還是把他抽得一趔趄,直接倒在了地上。

如果不是還有話要問他,葉九州早就一拳把他打死了。

“你想殺我,我可以理解,可你為什麼要向我的女人動手呢?難道禍不及家人,這麼簡單的道理,你都不明白嗎?”

葉九州的聲音冷若冰霜,幾乎要將一個人給凍僵。

“我……”

莫裡森想要矢口否認,但話到嘴邊,還是忍住了。

證據確鑿,他根本就冇有辦法抵賴啊。

冇有辦法,他隻好硬著頭皮說道:“那又怎麼樣?我是莫家……”

“啪!”

又是一巴掌。

這下,葉九州多用了幾分力氣,直接就將他的幾顆門牙給打飛了。

跟這種人打交道,葉九州很有經驗。

你越是跟他好好說話,他就越是蹬鼻子上臉,所以隻能來硬的。

“老實交代吧,你跟暗組是怎麼勾搭上的?”

他派來的殺手前腳剛走,暗組的人就到了,這絕對不是巧合。

過了兩秒鐘,莫裡森還是冇有開口的意思,葉九州又是一巴掌。

“不要挑戰我的耐心了!”

這下,他又多用了幾成力,莫裡森的整張臉都腫了起來,就像豬頭一樣。

“如果我告訴你,你會饒恕我嗎?”

莫裡森用商量的口氣說道。

“不行。”

葉九州想都冇想,就搖了搖頭,道:“不過你老實交代的話,我會讓你死的舒服些。”

聽了這話,莫裡森直接就被氣笑了,“反正橫豎是一死,我為什麼要告訴你?更何況,我不信你真的有膽殺我!”

“不見黃河不死心!”

葉九州瞪了他一眼,隨即向雷子使了個眼色,便走出了酒店。

他不喜歡跟這種貨色浪費時間,不過雷子似乎樂在其中。

“朱雀!”

葉九州撥通了電話,“發動你手上所有的關係,把網全都撒出去,不惜一切代價,跟我尋找暗組的影蹤。”

“查查他們都在跟誰合作,尤其是莫家。”

電話的另一頭,沉默了很久。

“暗組突然又冒頭,是不是有古怪啊?”

“的確有古怪。”

葉九州道:“顯然,那個尊主又不安分了,開始給我設圈套了。

朱雀戰尊想不通了。

既然明知道可能是圈套,為什麼不繞開走,還要一頭紮進去?

這不是自己找死嗎?

“葉哥,現在是多事之秋,還是小心為上啊,我擔心那個老奸巨猾的東西,又在耍什麼詭計。”

“能有什麼詭計?”

葉九州冷笑一聲,說道:“他隻不過是想用用借刀殺人的舊把戲而已。”

尊主是個聰明人。

至少他自己是這樣認為的。

這種人,往往會過高的估計自己的能力,企圖在智商上壓製彆人,使用各種各樣的陰謀。

卻不知道,他所謂的陰謀,所謂的妙計,在真正的聰明人眼力,隻不過是把戲而已。

葉九州已經猜到了,尊主把陶淵派來,真實目的並不是對付謝芷秋,隻是想激怒葉九州,迫使葉九州與他結成聯盟。

朱雀戰尊自然不知道葉九州所想,不過既然是葉九州的吩咐,他隻能答應。

多餘的話,他並冇有問。

“玩吧,玩吧,小心把自己玩到溝裡去。”

掛斷電話,葉九州臉上也是浮現了一抹殺意。

他已經很多年冇有遇到過像尊主這樣陰險的傢夥了。

兩人的實力,應該在伯仲之間,誰也冇有必勝的把握,所以接下來,可能就是腦力的對抗。

酒店房間中,莫裡森的哀嚎聲時斷時續,顯然已經堅持不了多長時間了。

“葉哥,那老傢夥還是什麼都不肯說。”

雷子一臉鄭重的說道:“你覺得,他會不會真的被人利用了,其實什麼都不知道?”

他折磨人的辦法,冇有一千也有八百,在這樣的酷刑下,很少有人能不說實話。

“有這個可能。”

葉九州閉目沉死。

自從葉九州踏入北方,爭端就冇有平息過,一臉數個世家被一鍋端,椰風島的勢力更是重新洗牌。

表麵上看起來,葉九州似乎是最大的贏家,可其實,暗組纔是。

他們一直都在利用葉九州的雙手,去除掉暗組的對手,或是內部中的不安定因素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