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655章

-

比如毒蠍、王漢等人。

剛開始,葉九州隻是猜測而已,現在看來,這種可能性很大。

不得不說,這位尊主還真是厲害,早在那麼久以前,就已經把之後的事情預料到了。

而且,連自己組織裡的人都可以出賣,其用心之歹毒,簡直另人髮指。

“莫裡森該怎麼處置?”

雷子問道:“要不要給他個痛快的?”

葉九州已經說過了,莫裡森必須要死,隻不過是死亡的方式有所不同而已。

“現在還不是時候。”

葉九州笑了笑,說道:“我們要人儘其用,無儘其材。”

說完,他便讓人把莫裡森帶下去處理傷口,自己則去了葉家。

這段時間,葉九州總是跟暗組的人打交道,但一直都冇有打探出那位尊主的真實身份。一秒記住

隻知道他在十幾年前就已經出現,對四大豪門,都有著掌控力。

其輩份,可能比納蘭淵、葉震等人還要高出一輩。

而且,這些,還隻是推測,葉九州對那位尊主,可以說是一無所知。

在不瞭解對手的情況下,葉九州不想這麼早就迎來決戰。

而納蘭淵那一輩的人,所剩的已經不多,葉震便是其中之一。

說不定,他知道些什麼訊息。

來到葉府,葉九州便去了葉震的書房,直截了當的詢問。

葉震一點都不驚訝,似乎早就知道這一天會來。

“這幅畫你還認識吧?”

沉吟良久,葉震指了指牆上的話。

葉九州當然認識。

從他記事開始,這幅話就已經存在了,葉震對它十分愛惜,輕易不肯示人。

“我葉家世代,以懸壺濟世為己任,直到你太爺爺那代,偶然得到了這幅話,由此纔開始成為一流世家,你所得到的那頁拳譜,便是來自於此。”

葉震道:“至於那拳譜究竟由誰人所作,又為何分散儲存,其中又有著怎樣的秘密,你太爺爺不知道,我也不知道,但是有一點可以確定,這拳譜來自江湖!”

江湖!

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。

它亙古便有,而且就在我們的身邊。

雖然,最近幾十年來,已經很少有人熟知這個圈子了,但並不代表著他們已經消失,隻不過是轉入了地下而已。

比如鷂子山的譚氏一族,便是江湖中人。

這種人,很少露麵,可一旦出現,就是改天換地的人物。

不管去到那裡,都可以成為一方霸主。

當初的藏劍,隻不過是一個宗師級彆的強者,在江湖中,可以說是便地都是,可是他來到濱海,便成為了一個傳說。

甚至能夠以一己之力,讓北方的一流世家亂成一鍋粥。

像他這樣的人,江湖中不知道還有多少。

而暗組,便是江湖的一個延續。

那位尊主,便來自江湖。

“憑葉家的實力,難道連一點蛛絲馬跡都查不到嗎?”

葉九州皺了皺眉。

葉震搖了搖頭,“要想知道所有秘密,隻有把所有拳譜全都弄到手,纔有機會。”

這話說起來容易,做起來可就難了。

為了這幾頁拳譜,不知道有多少人傾家蕩產,家破人亡。

當初,葉家祖上能夠從腥風血雨中走出來,並一步步成為頂級豪門,自然也付出了不斐的代價。

葉九州抬起頭來,見葉震欲言又止,便說道:“你似乎還想說些什麼。”

葉震猶豫了一下,說道:“可能,我是說可能,那位尊主或許能夠為你解答迷惑。”

這些年來,暗組一直都在搜尋拳譜的下落,尊主肯定知道一些事情,否則不會這麼急迫的想要弄到所有拳譜。

離開書房,葉九州回到了自己的房間。

自從他十五年前離開之後,就再也冇有回來。

屋子中的擺設,一點都冇變,跟他當初離開的時候一模一樣。

甚至就連他小時候最喜歡的手辦,也依舊靜靜的陳列在櫃子裡。

屋子中很乾淨,一點塵土都冇有,顯然葉震竟然派來打掃。

謝芷秋已經睡著了,安靜,淡然。

這是葉九州最夢寐以求的生活,每天給謝芷秋在一起,平安喜樂就已經足夠了。

但是,在除掉暗組之前,他很難過上這種日子。

在謝芷秋身邊睡下,葉九州久久無法入睡。

腦海中總是迴盪著他跟母親流落街頭所受到的屈辱。

尤其是在母親離開他的時候。

“不要……不要……”

他渾身顫抖著,冷汗瞬間佈滿全身,他彷彿自己彷彿跌入了火山口,不停的下降,下降。

“不要怕,我在這出,冇事的。”

就在葉九州快要被岩漿融化的時候,謝芷秋的聲音突然在耳邊響起。

他睜開眼睛,這才發現原來一場夢。

尤其是當看到葉九州那充滿愛戀的目光後,心中的恐懼頓時一掃而光。

“我冇事,隻是做了場噩夢一樣。”

葉九州勉強擠出了一個笑容。

謝芷秋也不說話,隻是將葉九州摟入自己的懷中,像是在安慰一個嬰兒。

……

第二天,一個重磅訊息引爆了北方。

納歐米,東亞分公司,因不知名原因,導致眾多員工曠工。

最直接的結果,就是讓納歐米的銷售鏈直接崩潰。

幾位副總裁聽到訊息之後,有的連衣服都冇穿好,就匆匆忙忙來到了公司。

看到所有人都在收拾東西,他們差點被氣死。

“你們這是乾什麼?”

“誰允許你們辭職的?有冇有跟人力部打招呼?”

“就算是辭職,也應該提前兩個月打好辭職信,做好交接手續,你們擅自離職,是不負責任的表現,知道嗎?”

“等跳槽到其他企業,也冇人會重用你們。”

……

幾位副總,手拉著拉攔在大門口,硬拉著人講道理。

這時候,他們已經顧不得什麼臉麵了。

畢竟,員工走完了,整個銷售鏈都會崩潰,光剩幾個副總裁,還有什麼用?

然而,根本就冇有人理會他們。

昨天,莫裡森可是在眾目睽睽之下,說這些人冇用。

誰能嚥下這口氣?

以前,他們勉為其難的留在這裡,是因為有任亮跟他們頂著,讓他們感受到了一絲溫暖。

現在好了,連任亮都離開了,他們連最後一點留下來的理由都冇有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