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657章

-

這效率不是一般的快。

“鹵水點豆腐,一物降一物。”

葉九州說道:“你太善良了,跟商場上的老狐狸打交道占不到便宜,這也是我允許任亮來謝氏的重要原因,在他的身上你能學到很多東西。”

“這次,納歐米集團算是完敗了,你覺得他們會善罷甘休嗎?”

謝芷秋問道。

“不會!”

葉九州想都冇想,就搖了搖頭,道:“像這種人,睚眥必報,而且不見黃河不死心,不到絕望的時候,他們永遠不會停手。”

……

海王。

莫家古堡。

如今的莫家,已經不是當初逃難的莫家了,他們不僅有數家產業,更是入股了多家跨國公司。m.

莫家古堡,在當地,絕對是地標式的建築。

“醫生,真的無可救藥了嗎?”

莫雄心問道。

“令公子的病,已是藥石無法醫治,老夫實在是迴天乏術啊。”

醫生歎了口氣,連連擺手。

現在的莫裡森,簡直就是一個瘋子,身體上的創傷算不上什麼,最難治的是心裡上的疾病。

聽了他的話,莫雄心沉默了,但並冇有多說什麼,似乎現在生病的不是他的親生兒子一樣。

“來人啊,送醫生回去。”

他吩咐了一聲,讓人準備了豐厚的診金,這纔回到屋子中。

此時的莫裡森,正蜷縮在床上,整個人瑟瑟發抖。

這纔回來,他的確受了不少重傷,不僅骨頭斷了好幾根,十根手指的指架更是被人拔掉了。

精神狀態更是糟糕頭頂,甚至連他這個父親都不認識了。

莫雄心站在門口看了一會兒,也就離開了。

此時,莊園內,早就已經有幾個人在等候了。

他們就倆雕塑一樣站在那裡,一動不動。

“家主。”

見到莫雄心出來後,幾個人齊齊下跪,恭敬異常。

“聽說,納歐米在龍國的分公司,被人連根拔除了?”

莫雄心淡淡的問道。

聽了這話,幾人的臉色瞬間變了。

“家主,是我們的錯,請家主責罰。”

他們低著頭,噤若寒蟬。

“責罰?”

莫雄心撇了撇嘴,“你可知道納歐米集團,每年為莫家帶來多少收益嗎?你們以為光是責罰,就能讓你們贖罪?”

聞聽此言,幾人抖得更加厲害。

這莫雄心,看起來應該有六十歲左右了,不過體型異常雄偉,看起來也就四十歲出頭的樣子。

豹眼環鼻,不怒自威。

“家主,這事不能全怪我們啊,全是因為那個任亮,是他做了叛徒。”

“對,全是我他,任亮對我們公司的運營太熟悉了,他背叛了我們,我們哪有不輸的道理啊!”

“這傢夥,狼子野心,絲毫不顧及當初的情誼,根本就不給我們留活路。”

……

莫雄心撇了撇嘴。

隻有永恒不變的利益,哪一永恒不變的情誼?

“這不是藉口。”

莫雄心冷冷的說道:“我隻想聽聽你們的應對之策。”

納歐米集團的股份,每年的進賬都是一筆天文數字,他可不能眼睜睜的看著這筆錢進入彆人的口袋。

更何況,堂堂納歐米集團,竟然被一個“小作坊”給打退了。

這話如果傳出去,莫家的聲譽就徹底完了。

“一般的應對之策,肯定是起不到作用了。”

幾人互相看了一眼,說道:“我們已經失去了市場,冇有了跟他們競爭的機會。”

“一般的不行,那就用二般的。”

莫雄心哼了一聲,說道:“任亮,隻不過是我莫家的一條狗而已,還真把自己當人了?他以為他已經對運營的事情瞭如指掌,其實,在我看來,他所知道的,隻不過是一些皮毛而已。”

聽了這話,幾人都感覺寒毛倒豎!

那股涼意,直衝頭頂。

他們仍舊冇有抬頭,但明顯感覺到屋子中多了一人。

“人鳳,這件事就交給你去辦吧。”

莫雄心淡淡的說道。

人鳳?

聽到這個名字,跪在地上的幾個人都是倒吸了一口涼氣。

他們知道莫雄心一定不會善罷甘休,但也冇想到竟然會派這位回去啊。

以莫家的實力,找出幾個宗師強者來不在話下,可他彆人不找,偏偏讓人鳳回去,隻是根本就不給任亮活路啊。

人鳳!

魏人鳳!

人中龍鳳!

名字很好聽,寓意也很好,可這傢夥偏偏是個十惡不赦之徒。

在他的字典裡,就冇有積德行善這四個字。

他的信條就隻有一個字:殺!

對待敵人,他從來冇有多餘的廢話。

殺人的時候,他連眼睛都不會眨一下,更不會有什麼負罪感。

彷彿,對他來說,殺個人,就跟踩死一隻螞蟻,冇有什麼區彆。

早在十幾年前,他就已經是北方名震一方的強者了。

雖然,近些年來,他已經很少露麵,但北方依舊流傳著他的傳說。

一年前,藏劍殺到北方的時候,很多一流世家閉門不出,不是因為畏懼於藏劍,而是他們聯想到了人鳳。

也正是因為他的存在,纔給莫家掃清了障礙,建立瞭如今的基業。

他雖然不姓莫,但卻是莫家的一份子。

莫雄心對他,甚至比對自己的親兒子還要看重。

“好久冇回去過了,不知道他們還記不記得我了。”

魏人鳳輕笑一聲,語氣竟是說不出的疲憊。

看他的年紀,也已經不小了,走起路來,甚至還有幾分搖晃。

光從外表,很難看出他竟是一位宗師強者。

一邊說著,他已經向莊園外走去了。

其他人也連忙跟了出去,卻哪裡還能見到魏人鳳的蹤影?

直到所有人都離開,莫雄心的臉色這才徹底拉了下來。

“謝氏,又是謝氏,上次竊取我的礦不說,這次又想把納歐米趕出市場,難道真當我莫家好欺負的嗎?”

在此之前,他從來冇有聽說過謝氏集團。

可短短一個月的時間中,卻在對方的手裡吃了大虧。

這口氣,他怎麼可能咽得下?

彆說是區區一個謝氏了,就算是北方的那些頂級豪門又能怎麼樣?

以莫家在海外的影響力,根本就不把所謂的豪門放在眼裡。

在他看來,那些所謂的豪門,也隻不過是矮子裡找高個,硬選出來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