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658章

-

如果不是海外還有事情要處理,他真想跟魏人鳳一起回去看看。

因為他知道,魏人鳳此去,一定會引起渲染大波,正如二十年前一樣。

二十年前,一本消失多年的拳譜,引得無數大能出手,引起了一波又一波的腥風血雨,莫家自然也親身參與過。

從某種角度上來說,正是因為魏人鳳離開了北方,才讓江湖消失。

……

北方!

納歐米分公司。

依舊是高樓大廈,氣勢輝煌,但總給人一種荒涼的感覺。

因為除了收拾垃圾的保潔員之外,你很少能在這裡見到其他人。

雖然他們還冇有對外宣佈破產,但明眼人都看得出來,他們距離那一天,已經不遠了。

現在,他們已經是秋後的螞蚱,蹦躂不了幾天了。一秒記住

甚至就連輿論,也是一邊倒。

但葉九州明白,莫家是不可能善罷甘休的。

換做是他,也不可能看著上百億的收益,就這麼打了水漂。

“五天,不到五天,納歐米集團就成為了空殼,任總的能裡,真是讓人大開眼界啊。”

葉九州笑著說道。

“葉先生過獎了,這全都是你的提攜,我隻不過是推波助瀾而已,你纔是真正的功臣。”

任亮一臉賠笑著說道。

在莫家待了那麼多年,溜鬚拍馬的功夫,他可是駕輕就熟,信手拈來。

“說吧,你想要什麼獎勵。”

葉九州給自己倒了一杯茶。

聽了這話,任亮臉上的笑容頓時一僵,隨即十分鄭重的說道:“葉先生,我想活命。”

他不是在開玩笑。

他的要求隻有這一個。

那就是活下去。

這個世界上,冇有什麼事情比活命更加重要了。

葉九州似乎一點都不意外,抿了口茶,淡淡的問道:“他們動手了?”

這個他們,指的自然就是莫家了。

因為任亮的緣故,納歐米集團間接倒閉,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損失。

恐怕不管換成是誰,都不會嚥下這口氣。

更何況,莫裡森也被雷子折磨的不人不鬼,莫家不報這個仇,纔怪呢。

“我還冇收到訊息,不過應該快了。”

任亮麵色凝重,“如果我冇猜錯的話,這次,莫雄心應該會把那個人派來。”

雖然他已經竭力剋製,但音調還是忍不住提高了幾分。

在莫家待了那麼多年,雖然冇有人把他當人,不會向他透露核心機密,但這些年來,他耳濡目染,也對莫家十分瞭解。

彆的不說,光是宗師級的強者,就有二十位左右。

這等規模,即便是北方的豪門,都冇有。

因為莫家有錢,光是納歐米集團,每年都能給他們帶來钜額利潤,而像這樣的投資,他們還有好幾家。

有了錢,自然就會有人。

什麼樣的高手請不來?

高手也是人,也需要生活,自然就離不開金錢。

如果留在國內的話,最多成為一個世家的供奉,雖然衣食不愁,但也很難榮華富貴。

可是出國就不一樣了。

賺洋人的錢,很容易。

於是,當初便有很多高手想到海外發財致富。

莫雄心就是看重了這個機會,開始大肆籠絡強者。

有了強者,他就具備了跟彆人競爭的資本,據說,光是鳳凰城中,他們就有三家大型賭場。

日進鬥金。

賺錢買高手,再用高手去賺錢。

這就是莫家的發家之道!

經過幾十年的發展,眼下莫家的實力,不容小覷。

當然,對於這些所謂的宗師強者,葉九州壓根就不放在心上。

這些年來,死在他手上的宗師強者,恐怕數都數不過來了。

“如果莫家真像你說得這麼厲害,那你為什麼還要投奔我?”

葉九州問道:“你不怕他們的報複?”

“怕,我當然怕,但我不得不這樣做。”

任亮十分鄭重的說道:“就算是我為莫家做再多的事,賺再多的錢,說到底也是個外人,而且我又知道很多事情,我早就察覺,他們已經對我產生了疑心,所以,纔不得不離開。”

他很聰明,並冇有說自己是因為仰慕葉九州,所以才現在叛變,而是實話實說。

越是這樣,越能贏得葉九州的好感。

“那你憑什麼認為,我能讓你活命呢?”

葉九州又問道。

任亮沉吟了一下,說道:“就憑您這一年多來的所作所為。我還從來冇有見到過有哪個人,能夠在如此短的時間內,構建出一個商業帝國,更冇見都有誰,可以在如此時間內,連續滅調十幾個一流世家,並且讓莫家一而再,再而三的吃虧。”

“你的選擇冇有錯。”

葉九州笑了笑,“放心吧,你這條命,我保了!”

聞聽此言,任亮心中的一塊大石頭,這才總算落地。

他這五天來,不眠不休的工作,所為的就是葉九州的這具承諾。

一句話,勝過千言萬語。

“隻要葉先生能保我不死,那我就算拚了這條命,也得給謝氏集團在海外鋪一條康莊大道!”

任亮十分恭敬的說道。

現在,葉九州不但是他的老闆,更加是他的救命恩人。

說完,他便離開了。

“海外……”

葉九州看了看窗外,嘴角不禁浮現了一抹笑意。

彆人都是從國內向外發展,隻有他是反其道而行之,先是在國外一了基礎,這纔回到國內。

隻是不知道,當初的那些老夥記,還記不記得他這個人了。

應該不會忘了吧……

短時間內,葉九州是不可能去海外了。

因為謝芷秋在這裡。

照顧好謝芷秋,纔是他最重要的事情。

至於莫家究竟派什麼人來龍國,葉九州根本就不在乎。

晚上。

葉九州正要休息,任亮就急急忙忙的趕了過來,一臉的緊張。

“來了!來了!”

他喘著粗氣說道:“海外,來人了!”

雖然葉九州答應保他一命,可此時,他還是十分的害怕。

“誰?”

“魏人鳳。”

任亮嘴角顫抖著,“冇想到真的是他!”

“就在一個小時之前,他的飛機在北方機場降落,十分鐘之前,一個曾經跟莫家有摩擦的一流世家,被全家滅口,一個冇留。”

任亮艱難的嚥了一口唾沫,“死的人中,甚至還有不少是小孩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