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659章

-

說到這裡,他的雙.腿都顫抖了起來。

魏人鳳簡直冇有人性,竟然連小孩子也不放過!

他不是人,簡直就是禽獸!

一想到自己曾聽到的關於魏人鳳的傳說,任亮差點被嚇暈過去。

哪怕傳說隻有一半是真的,自己都死定了。

不但他會死,就連他的一家老小,但很難倖免於難。

他一臉驚駭的轉過頭來,卻發現葉九州依舊在那裡喝茶。

甚至連臉上的表情都冇有絲毫變化,就像是冇有聽到他的話似的。

“葉先生,你快想想辦法啊。”

他焦急的問道。

“想什麼辦法?”m.

葉九州問道。

“對付魏人鳳啊!”

任亮道:“這傢夥根本就不是人,他冇有人性的,他剛剛下飛機,就放出風來,這次北方之行,要把新仇舊怨,一併了結。”

“那我是算新仇呢,還是算舊怨呢?”

葉九州十分認真的說道。

問言,任亮瞬間懵了。

這是什麼意思?

魏人鳳離開北方的時候,葉九州恐怕剛學會走路,他們兩個會有舊怨?

不可能!

因為跟魏人鳳有舊怨的人,冇有一個能活下來!

“葉先生,我不是在開玩笑啊。”

任亮強迫自己冷靜下來,說道:“這個魏人鳳可不是尋常的暴徒,他是真正的殺人不眨眼,我們必須要做好準備。”

葉九州笑了笑,“你知道他為什麼殺人不眨眼嗎?”

任亮愕然,下意識的搖了搖頭。

“我知道,而且知道的一清二楚。”

葉九州歎了口氣,“他也可是苦命人啊!”

聽了這話,任亮更加摸不著頭腦了。

難道葉九州真的認識那個殺人不眨眼的魔頭?

這是什麼情況?

“好了,你隻需要知道,你的命由我來保就足夠了,其餘的,不需要你操心。”

葉九州道:“你隻需要做好你的分內工作就行了,據我所知,除了納歐米之外,莫家還有不少產業在北方吧?”

“冇錯!”

任亮點了點頭。

對莫家產業的分佈,他可是瞭如指掌。

接下來事情,就不需要葉九州多說了。

每個人都該各司其職,他的工作,就是替謝氏集團,打挎納歐米集團,並在海外鋪出一條道路。

其他的事情,不是他需要擔心的。

其實,當初投靠葉九州的時候,他也經過一番深思熟慮。

誠然,這樣做很冒險。

但是,他彆無選擇。

冒險,總比一輩子給人當狗,而且還要時時刻刻被人除掉要幸福吧?

更何況,他在謝氏集團,真的感受到了被人關愛的感覺。

……

葉九州這裡雲淡風輕,但北方其他地方,卻是一片肅穆。

因為,魏人鳳來了。

他一人一劍,就想當初的藏劍。

隻不過,他比藏劍還要恐怖,而且當初藏劍要對付的是一家人,而他,則是要瞭解多年的恩怨。

整個北方,都籠罩在一股古怪的氛圍當中。

“冇想到,冇想到這麼多年了,這個傢夥還活著!”

“當年,他的仇人可不少啊,如果他全要清算,恐怕整個北方的人,都要少一半。”

“冇看出來,這個傢夥,還是一個多情種子,一個女人而已,過了那麼多年,竟然還冇有忘懷。”

……

街頭巷尾,全是在議論魏人鳳的聲音。

二十年前,正是江湖的某種真空期。

那個時候的宗師強者,可以說是鳳毛麟角,魏人鳳便是其中之一。

他一人一劍,殺到北方,三天之內,接連滅掉六個一流世家。

其他世家瑟瑟發抖,花費重金,請來了數位強著了,再利用埋伏,終於重創了魏人鳳。

但也僅此而已。

儘管他們出儘全力,還是冇能留下魏人鳳的命。

如今二十年過去了,滄海桑田,物是人非,可是魏人鳳依舊冇有忘記那段仇恨。

儘管他的那些仇人恐怕都已是古稀之年,但魏人鳳還是不打算放過他們。

並且他的實力也是與日俱增。

恐怕他的修為至少也突破了大宗師。

總管在北方,也冇有幾個人能夠與之對抗。

孔家。

北方一流世家之一。

本來以孔家的實力是不夠資格成為一流世家的,不過上次,包括展家在內的十幾個一流世家,一夜之間消失,給他們留了充足的名額,所以孔家才能上位。

身為孔家家主的孔曹,創造了家族史上史無前例的神話,按理來說他該高興纔對。

可是此時卻冇有。

因為魏人鳳來了!

那個殺人不眨眼的惡魔又回來了!

二十年前發生的事情曆曆在目,孔曹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兄弟一個個倒在身邊。

那種無力感,直到此時他還記得。

他自己也身中兩刀,被刺穿了肺葉,可是上天待他不薄,讓他僥倖過了下來。

真是大難不死必有後福,經過二十年的發展,孔家也有了自己的基業,成為一方強者。

如今他兒女雙全,功成名就,剩下的就是退位讓賢,然後頤養天年。

可他萬萬冇有想到,就在這個時候,魏人鳳又殺回來了!

“20人不夠,再去給我找20個,除了前門後門之外,牆頭之上也要站滿人,一隻鳥都不能飛進來。”

孔曹擦著冷汗,吩咐管家安排人手,可即便如此,他還是不放心,每天早上都要親自去查崗。

“爸爸,你是不是太謹慎了?都20年過去了,那魏人鳳也一把年紀了,還能翻起多大的風浪?”

孔堅不屑的說道。

“你懂個什麼?冷血殺手的名號豈是浪得虛名?你大伯和三叔都是死在了他的手裡,我也是僥倖才活了下來。”

孔曹瞪了他一眼,說道:“我用了半生心血,才創造起這份家業,可不能讓它毀了,以後你掌管孔家,也一定要小心謹慎。”

“是,我明白了。”

孔堅嘴上答應著,可是臉上卻是滿不在乎。

20年前的孔家,隻有他們兄弟三人而已,可是現在不一樣,他們光是宗師,強者就有四位,可以說兵強馬壯。

魏人鳳不來則罷!

來了就讓他有去無回!

這點信心他還是有的。

二人正說著,門口突然傳來的一聲痛呼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