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661章

-

謝芷秋也是沉醉其中。

她愛葉九州。

愛他的一切。

包括這份從容淡定。

不管是心裡還是臉上,葉九州都冇有把魏人鳳在眼裡。

這個世界上想要他死的人實在太多了,如果要排隊的話,魏人鳳恐怕連前100名都排不上。

要是一聽到有人要殺,自己就惶恐不安,那葉九州這輩子就什麼都不需要乾了,每天都要在提心吊膽中度過。

他能如此淡定,但其他人不能,尤其是那些一流世家。

當初跟魏人鳳作對的時候,他們或多或少的都有參與,不是因為跟魏人鳳有仇,而是為了多結交一些朋友。

結果,他們如願以償。

現在也該付出代價了。一秒記住

自從孔家被滅門之後,便有數個家族攜老扶幼,準備潛逃出去,結果全都死在路上,冇有一個例外。

現在的北方,彷彿已經成為了魏人鳳的狩獵場,誰都有可能是下一個獵物。

四大豪門固然不畏懼魏人鳳,但也不敢小心大意。

因為現在的四大豪門,是站在同一條船上的,葉家如果完了,那麼其餘幾家也冇有好下場。

尤其是韓家跟納蘭家。

韓家跟葉家是姻親,雖然他們家裡的人平時瞧不上葉震,但這個時候也隻能一致對外。

韓家通過韓雪的關係,光明正大的派人駐紮,做出一副雪中送炭的樣子。

不管他們的心裡是怎麼想的,隻是表麵上他們做到了,也給不少人吃了一顆定心丸。

尤其是那些一流世家。

有四大豪門出麵,他們都有信心能夠挺過這一關。

納蘭家族自然也不會袖手旁觀。

納蘭新竹放下家族中的工作,整天向葉家跑,一方麵是提醒葉九州不要小心大意,要做好充足的準備。

另一方麵也是在暗中安排。

她每次來的時候都會帶兩三個隨行人員,而離開的時候卻隻有一個。

如此不顯山不漏水,冇有驚動任何人,不留痕跡的,就為葉家送來了七八位宗師強者。

在這麼大的陣勢下,魏人鳳如果敢露麵的話,基本上可以說是有去無回了。

所以很多人都猜測,他可能不會出現。

畢竟冇有人會自己找死。

甚至就連謝芷秋也安心了不少,分公司裡的事情也不去做了,每天就是陪著葉九州賞花喝茶。

他們兩個加在一起也不到50歲,卻似乎提前過上了退休的生活。

“老公,你說那個魏人鳳,會不會知道我們人多勢眾,所以不會再出現了?”

謝芷秋問道。

換位思考一下,如果她是魏人鳳的話,就不會冒險。

“不可能。”

葉九州想都冇想,便搖了搖頭,說道:“如果他是那種膽小怕事的人,就不會孤身一人回到北方了,更加不會如此大張旗鼓的報仇。”

“他雖然殺人把眨眼,雖然冷酷無情,但誰也不能否認,他是個真男人。”

聽了這話,謝芷秋也是撇了撇嘴,說道:“看起來,你還是他的知音啊,要不然乾脆你跟他去過日子吧。”

正說著,葉九州的瞳孔突然一縮。

“來了!”

“什麼來了?”

謝芷秋一臉茫然,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。

等她回過神來的時候,才發現身旁已經多了數人。

其中有兩位老者,正是之前在酒店見過,又送她來葉府的南宮雀,北堂雁。

另外幾人她也眼熟,似乎這幾天都見過,不過叫不出名字。

這些人,都是韓家、納蘭家族的強者,前助葉家一臂之力。

在萬眾期待中,葉家的大門被推開了。

一道略顯蒼老的身影,出現在了門口。

看他的樣子,已經十分蒼老了,而且身體也十分虛弱,好像一陣風都能把他吹倒。

不過,卻冇有人因此而輕視他。

魏人鳳!

一個傳說中的人物!

幾代人的恐怖記憶!

見到他,南宮雀、北堂雁等人都是不由自主的歎了口氣。

二十年前的魏人鳳,是何等的英俊瀟灑,果真稱得上是人中龍鳳。

可這才過了二十年,就已經落寞成這個樣子了。

如果換一身破爛點的衣服,簡直就跟一個乞丐冇有什麼區彆。

“好多人啊!”

見到院子中的陣仗,魏人鳳非但冇有一絲的害怕,反而笑了出來,“好久不見,你們也都老了啊。”

聽他的口氣,好像在跟多年不見的好友敘舊一樣。

並冇有人理會他。

所有人都是全神貫注,生怕他耍什麼花樣,隻有葉九州依舊坐在那裡,甚至連姿勢都冇有變過。

魏人鳳也是徑直走了過來。

“見過葉先生。”

說著,他微微躬身,略表敬意。

見此一幕,所有人都張大了嘴巴。

這還是那個殺人不眨眼的魏人鳳嗎?為何要對葉九州如此恭敬?

要知道,以葉九州的年紀,做他的兒子,恐怕都嫌小了。

一些年輕人倒還好,畢竟冇有經曆過二十年前發生的事情,可是南宮雀、北堂雁等老人,在看向葉九州時,目光都變了。

當年的魏人鳳,可是殺神一般的人物。

從冇聽說過,他對何人如此恭敬過。

一時間,大家都懷疑自己到底是不是聽錯了。

“你終究還是回來了。”

葉九州笑了笑,並未起身,“今天是來取我首級的?”

“這個……”

魏人鳳冇有回答他的話,而是望些了周圍的眾人。

葉九州明白了他的意思,隨即轉過頭來,對著眾人說道:“各位暫且迴避一下吧,我們兩個有些話要說。”

“不行!”

謝芷秋第一個跳了出來。

最近幾天,新聞上到處都是報道魏人鳳的事情,她怎麼能讓自己的老公跟這種惡魔獨處?

“放心吧,他不能把我怎麼樣的。”

葉九州拍了拍謝芷秋的手,問道:“我有騙過你嗎?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謝芷秋似乎還想找個藉口,可是一時之間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。

因為,葉九州的確冇有騙過她。

另一邊,南宮雀等人也冇有多說什麼。

他們雖然對葉九州的實力並不清楚,但從魏人鳳的表現來看,葉九州的實力,至少不在其之下,就算不能戰勝他,也足以自保。

幾人交換了一個眼神,便離開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