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66章

-

說完,葉九州毫不客氣地坐到沙發上,隨手從果盤裡拿出一個橘子剝了起來,瞥了黃浩跟何東一眼,麵帶微笑:

“二位手下中若還有高手,千萬不要怕我累著,儘管上台就是。”

“你!”

聞言,黃浩跟何東臉都綠了,脖子上青筋暴起,嘴唇一張一合,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。

屈辱啊!他們堂堂地下大佬,居然被龍騰飛一個手下這般羞辱!

但他們卻不敢反駁。

眼前這個葉九州,根本就不是人,是一頭凶獸!

正常的人,怎麼可能幾招就製服了高手一虎和接近拳皇的湯森?

這樣可怕的人,怎麼會被龍騰飛挖到手?

而龍騰飛此時努力讓自己神情看起來鎮定,但由於葉九州的身手太過震撼,導致他臉看起來多少有些僵硬。

“誰還想打?”m.

葉九州掃視眾人一眼,翹起二郎腿,頗有種發哥狂放不羈的感覺:

“想打的彆墨跡,奉陪到底!”

他心中有些不耐煩,謝芷秋還在家等著他的糖醋排骨呢,被這麼一耽誤,估計口感都不好了。

包間一片死寂,除了葉九州,所有人連呼吸都放緩了。

那些大佬手下其實有不少練家子,但現在他們連個屁都不敢放,儘量站在不顯眼的地方,生怕被大哥派到台上。

他們心裡清楚,觸了葉九州黴頭,小命都不一定能保得住!

見冇人敢吭聲,葉九州撇撇嘴,起身就走。

龍騰飛緊隨其後,走了兩步,龍騰飛像是想起了什麼,回頭掃視了黃浩,何東等人一眼,冷哼一聲:

“黃老闆,何老闆,你們是把我龍某當猴耍嗎?”

黃浩跟何東嘴巴翕動,剛想說些什麼,龍騰飛則連連搖頭,擺手道:

“以後你們要是再找這些耍雜的人,就不必叫我來了,耽誤我吃飯。”

說完,龍騰飛大踏步地走了出去,趕緊去追葉九州。

而包間中的眾人,還在驚愕中冇回過神來。

良久,黃浩才苦笑一聲,點上一根菸,也給一旁的何東遞了一根:

“何老闆,咱們濱海市地下世界的格局,要變了。”

何東接過煙,悶聲點上嗎,一言不發。

他們今天這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啊!

龍騰飛手下那個高人,到底是什麼來頭?

濱海市的狠人大多都被他們幾個大佬養著,其餘底細他們也摸得很清楚,可這個年輕高手,他們半點印象也冇有。

倆人沉思良久,然後對視一眼,像是同時想到了什麼。

省會!龍騰飛那個高手一定是省會來的!

想到這,黃浩跟何東猛抽了一口煙,心裡卻依舊怦怦直跳,難道濱海被省會的人盯上了?

伏魔行動剛剛過去,他們已經經不起折騰,若是省會地下勢力此時趁人之危,那麼他們這些所謂的大佬,就危險了。

出了東山會所,葉九州坐在龍騰飛車上,直接去了濱海明珠酒店。

“老大,今天您很辛苦,不吃完飯再走嗎?”

龍騰飛此時還冇有緩過神來,雙手顫抖地遞給葉九州一個高級保溫盒。

裡麵裝的,正是糖醋排骨。

“來不及了。”

葉九州接過飯盒,轉身就要走。

出來了這麼久,芷秋肯定都快餓睡著了。

剛走了兩步,葉九州似是想起什麼,停下來,感歎道:

“濱海這些所謂的地下大佬,果真是些小魚小蝦啊。”

龍騰飛笑笑,頭點得如小雞啄米,眼中充滿了崇拜。

在葉九州老大這樣真正的神龍麵前,那些傢夥連小小魚小蝦都算不上,說是水蛭還差不多。

“那些雜碎,回頭你隨手收拾了吧。”

葉九州淡淡道,像是提及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。

聞言,龍騰飛驚得合不攏嘴?

讓他收拾?還是隨手?

這也太高看他了,那些人怎麼說也是濱海大佬,他一個人,還真辦不了。

“瞅把你嚇得。”

葉九州瞥了龍騰飛一眼,笑道:

“會給你幫手的,手上那群保安,我會給你練著,練好了給你用。”

說完,葉九州轉身上了雷子開的林肯車。

而龍騰飛,則是站在路邊,盯著一輛輛來往的汽車出神。

他苦笑一聲,難道葉九州老大是要考驗他?

老大訓練那些保安,是為了整合濱海地下勢力?

一想到這,龍騰飛不禁倒吸一口涼氣,那可是出他以外,所有的地下勢力啊!

那麼龐大的力量,就算多了五十個高手,也不過是杯水車薪。

但既然是葉九州的吩咐,那就算擺在他龍騰飛麵前的是刀山火海,他也絕對不會說個不字。

龍騰飛咬牙,臉上閃過一抹狠厲和絕決,大踏步朝酒店走去。

此時,雷子已經把葉九州送到了觀瀾小區。

林肯車剛停下,雷子解下安全帶就趕緊為葉九州開門,還特地模仿電視中的管家,低著頭伸出手臂,十分恭敬。

葉九州微微頷首示意,往觀瀾小區裡走去。

“老大!”

雷子鼓足勇氣,大聲叫了一聲,然後支支吾吾地說道:

“老大,我,我這段時間,能給您當保鏢嗎?”

聞言,葉九州笑笑,他的身手雷子明明見了好幾次,需不需要保鏢雷子很清楚。

這傢夥,連編個謊話都編不好。

“想跟著那些保安一起練?”

葉九州一眼就看穿了雷子的心思,笑著問道。

“我,我雷子,也想變得像老大一樣強。”

雷子見被葉九州看破,既興奮又有些不好意思。

“這是好事,加你一個名額。”

說完,葉九州轉身離開。

而雷子,則是激動地上竄下跳,如同買彩票中了幾百萬一般。

此時,已是夜深。

謝芷秋剛洗完澡,穿著浴袍,如同出水的芙蓉,清純靚麗。

她坐在書房裡,手裡還抱著筆記本電腦,顯然是不想浪費任何閒暇時間,全都用到工作上。

“咦?”謝芷秋豐潤的鼻子微動,問道一股肉香味。

她頓時嚥了下口水,響起自己還冇有吃晚飯,餓得都出現幻覺了。

“芷秋,來吃飯了。”

隻見葉九州走了進來,端著一個飯盒,飯盒裡麵傳出的,正是剛纔那股肉香。

“你回來了?走吧,我們去客廳。”

謝芷秋美眸一亮,人在餓得時候,有美食送到麵前,簡直就是最幸福的事情了。

葉九州擺好了碗筷,謝芷秋聞著糖醋排骨撲鼻的香氣,猶豫幾下,還是放下了筷子,嘟起紅唇。

“怎麼了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