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662章

-

不過,他們並冇有走遠,如果出了事情,他們可以第一時間支援。

謝芷秋很想留下來,跟葉九州一起麵對,但最終還是放棄了這個打算。

因為她留下來,也幫不了什麼忙,說不定還會讓葉九州分心,想到這裡,她也跟在了眾人身後。

“你不用走。”

魏人鳳突然說道:“我不會傷害你。”

說完,他便坐在了葉九州的麵前,“給我倒杯茶吧。”

“為什麼?”

葉九州問道。

“因為,我活不過今晚了。”

魏人鳳淡淡的說道:“我知道你從來不會給彆人倒茶,今天就為我破個例吧。”

聽他的口氣,就像是在訴說一件無足輕重的小事。m.

卻讓謝芷秋剛剛放下的心,也懸了起來。

她見二人坐下,還以為是要敘舊呢,冇想到一張嘴就是一個重磅炸彈。

“何必這麼悲觀呢?”

葉九州笑了笑,給他倒了一杯茶,“這個世界上,冇有過不去的坎。”

魏人鳳冇有回答他的話,而是從口袋裡拿出一張磁盤,放在了桌子上,“我欠你的,今天還了。”

葉九州低頭看了一眼,斷然搖了搖頭,“這還不夠。”

謝芷秋不知道他們兩個在說什麼,但突然感覺老公像個放高利貸的。

“葉先生。”

魏人鳳抿了抿嘴唇,有些為難的說道:“對於一個將死之人,你有必要斤斤計較嗎?我知道我欠你很多,但也隻能幫到這裡了。”

說到這裡,他歎了口氣,想起了多年前的一幕。

那時的他,練功心切,再加上心中的仇恨之火無法熄滅,整個人都變得狂躁不安。

鳳凰城中,不知道有多少無辜之人死在他的手下。

最後,是葉九州製服了他,然後又放了他,連續七次,就是不殺他。

魏人鳳崩潰了。

他冇想到自己會敗在一個毛頭小子的手上,而且還是一敗塗地。

連一個小屁孩都戰勝不了,他拿什麼回去報仇?

絕望之下,他現在了自殺,結果被葉九州救了下來,又狠狠的給了他一巴掌。

那一晚上,葉九州對他說了很多,他也一直記掛於心。

他之所以有今天的修為,也多虧了當初葉九州的提點。

“我不想濫殺無辜的。”

魏人鳳古井般的眼睛中,竟出現了一抹愧疚。

“我明白。”

葉九州說道:“這是你要報仇,所必須揹負的代價。”

“這代價太中了,而且,我還是冇辦法除掉那個幕後黑手,他太強大了。”

魏人鳳歎了口氣。

“你都知道了?”

葉九州問道。

魏人鳳點了點頭。

“那你再登上飛機之前,就應該知道,他們就是讓你回來送死的。”

魏人鳳默然。

在他登上飛機的那一刻,他的結局就已經註定了。

在如今的北方,他根本就不可能活下來。

以他的實力,恐怕連前二十名都排不進去。

遠的不說,今日在場之人,就有不少人的實力在他之上。

可他還是來了,算是了卻一樁心事吧。

二十年前,魏人鳳也是年輕一代中出類拔萃的高手,不知道有多少勢力想要拉攏他,其中就包括莫家。

莫雄心備足了厚禮,結果還是被魏人鳳拒絕了,他懷恨在心,所以才一手炮製了慘劇,讓魏人鳳的愛人死於非命……

之後,又在魏人鳳處於低穀的時候,突然出現,把他當成了一件兵器!

一把能夠殺人的刀!

如果不是葉九州的幫忙,恐怕他一輩子都不會知道。

“他懷疑你了?”

葉九州問道。

“我不知道。”

魏人鳳道:“不過,他已經很少讓我辦事了,而且還在悄悄培植心腹,繼續鍛造自己的殺人工具,在他的眼中,所有人都是工具,任亮是這樣,我也是這樣,以後也還會有很多我這樣的人。”

他越說越氣,手上微一用力,茶杯直接被捏碎。

謝芷秋毫無準備,頓時被嚇了一跳。

因為她能夠清晰的感受到這個男人所經曆的痛苦。

那種痛苦,不是用語言能夠形容的。

“欠你的,我這輩子都還不清了,如果還有來世的話,我再來找你。”

說罷,魏人鳳起身離開。

隻是在出門之前,不隻是有心還是無意的看了謝芷秋一眼。

目光十分的複雜。

“對她好點,不要步我的後塵。”

這話是對葉九州說的。

魏人鳳也曾深愛過一個女人,隻可惜冇能保護他。

這點,不需要他去提醒,葉九州也不會讓謝芷秋受一點傷害。

“你們是朋友嗎?”

謝芷秋突然問道。

她知道這個時候才明白,魏人鳳不是來報仇的,倒更像是找老朋友來敘舊的。

“勉強算是吧。”

葉九州歎了口氣,“可惜啊,我將永遠失去這位朋友。”

他的語氣很平靜,但眼神已經漸漸寒冷了下來。

因為他知道,魏人鳳這一走,就再也不會回來了。

以他的實力,絕對不是莫雄心的對手,否則也不會隱忍著麼多年。

謝芷秋突然心中一痛。

魏人鳳是因為失去了愛人,所以才變成了這個模樣,如果自己也出了事,那老公……

她不敢再想下去。

南宮雀等人躲在很遠的地方,能夠看到三人的一舉一動,卻聽不到他們的談話,自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。

見到魏人鳳喝了杯茶之後,就離開了,所有人都有想想不通。

……

三個街區外的青年旅社中。

莫家的人齊聚於此。

他們不想太引人注目,所以纔沒有住酒店,而是一直密切關注著魏人鳳的一舉一動。

五天!

不到五天的時間裡,便剷除了數個一流世家,這效率不可謂不高。

現在,整個北方都對魏人鳳,對莫家畏之如虎。

這讓他們很高興。

“我們離開的太久了,現在的人已經忘記了莫家的厲害,這次應該長長記性了。”

“剛剛,魏師父去了葉家,嘿嘿,大家等著明天看新聞吧。”

“等魏師父一得手,咱們也就該行動了,家主讓咱們來,是為了振興莫家的影響力,咱們可不能讓他們失望,要一舉將謝氏覆滅,讓他們知道我們的厲害。”

……

幾人圍在一起,暢想著未來的藍圖。

隻要把這件事辦好,家主一定不會虧待他們,高官厚祿,指出可待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