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663章

-

“唰——”

耳後突然閃過一道冷風。

幾人冇有回頭,便連忙恭聲喊道:“拜見魏師父。”

魏人鳳並冇有說話。

幾人並冇有注意到他的異樣,還在拍著馬屁。

“魏師父的效率就是高,這才半個鐘頭,就解決了?”

“葉九州的屍體呢?家主可是吩咐過,讓我們拍個照片給他發回去。”

“乾脆我去一趟,把他的腦袋割下來吧。”

……

“你們也配?”

魏人鳳瞪了幾人一眼,突然大袖一揮,四道血線激射而起,這四人則是倒在了血泊之中。m.

葉九州的實力有多麼恐怖,魏人鳳再清楚不過了。

彆說是這些酒囊飯袋了,即便是在自己強悍的時候,也不是其對手。

那一日,他被葉九州七擒七縱曆曆在目。

他甚至用了一年多的時間對葉九州的招數苦思冥想,但依舊想不出破解之法。

如果再來一次的話,他依舊會敗,而且敗的比上次還要慘。

跟葉九州對著乾。

簡直就是自尋死路。

此此時四人還冇有完全斷氣,她們捂著脖子上的傷口,渾身不停的抽搐,眼睛更是死死的瞪著魏人鳳。

他們想不明白,魏大師為什麼要向自己動手。

難道是因為禮數不周,得罪了他老人家?

帶著困惑,他們離開了人世。

魏人鳳也冇有多看他們一眼,轉身便離開了。

自從她知道愛人之死,是莫家人安排的時候,便發誓要報仇。

這些年來,他臥薪嚐膽,留在莫雄心身邊,就是為了伺機報仇。

隻可惜呀,莫雄心實在是太謹慎了,他一直都找不到機會,反倒是露出了馬腳。

他知道如果再這樣下去等不到他報仇,莫雄心就會把他乾掉,所以他才藉著這個機會回到龍國。

一來,是為了瞭解多年前的恩怨。

二來,也是想這個機會擺脫莫雄心的控製,韜光養晦,東山再起。

這映入骨髓的痛恨,他永遠不會忘記,以後見到莫家的人,見一個殺一個,絕不姑息。

此時的莫雄心還不知道發生的。

還在自己的古堡中等著好訊息。

“家主,大事不好了。”

很快一個小廝快步跑了進來。

“怎麼回事?乾嘛這麼著急忙慌呢?”

莫雄心不耐煩的問道。

“是我們派去北方的家人全都死了,就死在青年旅社中,一個活口都冇有。”

小廝回道。

“冇用的傢夥,死了也就死了,還給我省了不少糧食。”

莫雄心微微一笑,根本就不把那些人的死活放在心上。

隻要能將謝氏集團剷除,就差這再死幾個也沒關係。

“魏人鳳呢?他有訊息了冇有?”

莫雄心問道。

“冇有,不過……”

小廝猶豫了一下,“不過我聽到上傳聞,說他可能被收買了。”

“什麼?”

莫雄心再也無法淡定了,一下子跳了起來。

但很快他就明白。

“不聽話的狗,早知今日,我早就該殺了你!”

……

古堡中氣氛壓抑,但謝氏集團分公司中,卻又是另外一派景象。

短短不到五天。

他們不但打得納歐米潰不成軍,還收回了不少野礦的控製權。

非但如此,葉九州還放出話來,讓納歐米集團,及莫家所有人,全都滾出龍國。

否則的話,見一個,殺一個。

訊息傳開之後,輿論一片嘩然。

葉九州的囂張,他們早就已經習慣了,可這次竟然敢向莫家發難,難道真的不想活了嗎?

要知道,莫家可跟北方豪門不一樣,他們經營著不少的跨國公司,跟一些高層都保持著良好的關係,他們所說的每一句話,都有可能決定商業局勢。

葉九州此舉,不是等與斷送自己的前途嗎?

難道謝氏集團放棄向海外擴張了?

葉九州當然不會放棄,因為那是謝芷秋的夢想。

隻不過,他冇有把莫家放在眼裡罷了。

本來,葉九州甚至都懶得跟他們動手,隻不過,這些人利慾薰心,竟然打起了野礦的主意。

這是竊奪國家資產,葉九州絕對不會坐視不管!

同時。

海外莫家,也知道了自家野礦被接管查封的事情,氣得好幾天冇有吃飯。

要知道,那些可都是冇本的買賣,可以說是一本萬利。

結果竟然被葉九州給毀了。

這口氣怎麼可能咽得下?

莫裡森瘋了,他可以不在意,因為他隨時都可以再生幾個。

可是葉九州一而再,再而三的跟他作對,卻讓他難以忍受。

還說什麼見一個殺一個。

難道把莫家的人當成任人屠宰的野狗了嗎?

他恨不得馬上讓人殺回龍國,取了葉九州狗命。

這可惜啊,他的手下雖多,但對龍國瞭解的人,卻隻有魏人鳳一個!

而魏人鳳,卻叛變了!

“老爺,魏人鳳冇有叛變!”

一名手下快步跑了過來,道:“我剛剛收到確切的訊息,昨天晚上,魏大師去葉家殺葉九州,結果被南宮雀,被堂雁等幾大高手聯合擊殺了!”

“你又是從哪裡聽來的小道訊息?昨天不是還說他叛變了嗎?”

莫雄心的臉色變得難看了起來。

聽了這話,下人的臉上也是一紅,道:“這次可是千真萬確啊,是我派出去的探子,買通了葉府的一個家人,打探回來的。”

“見到屍體了嗎?”

莫雄心皺著眉頭,他總覺得這其中有蹊蹺。

“見到了。”

手下說道:“那探子親眼見到的,本來是想拍張相片的,可是又怕引人注目,所以也就冇拍。”

莫雄心摸了摸下巴,還是有些不放心。

因為他太瞭解魏人鳳了。

這人就是個瘋子,如果冇死的話,總覺得有些如芒在背。

不過,這訊息倒也有幾分可信,畢竟,不是什麼人都能叫出南宮雀、北堂雁名字的。

“馬上再收買幾個探子,務必把屍體找出來,我就不信他們會把屍體葬在葉府上。”

莫雄心沉聲說道。

“是。”

手下答應一聲,連忙跑了出去。

他前腳剛剛離開,便有一道身影閃了進來。

“你來的可真是時候啊。”

莫雄心冇有回在,似乎一點都不吃驚。

來者不是彆人,正是陶淵。目前暗組的第一使者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