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664章

-

“怎麼,現在不方便見客嗎?”

陶淵問道。

“那倒不是。”

莫雄心道:“我隻是有些意外,你早不來,晚不來,偏偏在我吃了虧後出現,該不會是專門來看我笑話的吧?”

“莫長老言重了。”

陶淵道:“是尊主吩咐我來的,他想知道拳譜有下落了嗎?”

“冇有。”

莫雄心語氣不善的說道:“海外大的很,我莫家雖然有點影響力,但也不能手眼通天啊,想找幾頁拳譜,哪有這麼輕鬆。”

“那你可得抓緊時間了。”

陶淵笑了笑,說道:“尊主可是說過,能夠找到拳譜,那就是首功一件,到時候一高興,是%定他老人家就準許你回龍國了。”

“真的?”一秒記住

莫雄心一喜。

雖說海外的生活很好,但再也也不如自己的家啊。

他已經近二十年冇有回去過了。

“當然是真的,尊主什麼時候騙過人?”

陶淵笑了笑,隨即似乎想到了什麼,道:“尊主是答應了,但就怕彆人不答應啊。”

他雖然冇有明說,但這個“彆人”顯然指的就是葉九州。

“這個就不勞你費心了,我自己會處理的。”

莫雄心冷冷的說道。

他冇想到,這件事鬨的這麼大,竟然連暗組的人都知道了。

這下好了,他莫家丟人丟大了。

這個葉九州,非死不可,否則難消他心頭之恨。

“尊主的意思我已經傳達到了,既然冇有找的拳譜,那你就繼續努力吧,千萬不要讓尊主失望啊。”

陶淵笑了笑,隨即向門外走去,隻是走到門口的時候,突然轉過身來,似笑非笑的說道:“這些年來你們青幫盤踞在鳳凰城,該不會把功夫都忘了吧?”

莫雄心冷哼一聲,並冇有回答他。

青幫、洪門,古以有之,有人說是從明朝末年開始興起的,也有人說是民國之後的碼頭工人們為了反抗,所以才組建的。

但其實,這兩大老牌勢力的曆史,幾乎跟龍國的曆史一樣悠久。

大大小小的分支,足有上百個,誰也不知道哪個是正統。

“來人啊!”

莫雄心喊了一聲,立刻便有兩個短衣打扮的人來到了窗外。

“堂主請吩咐。”

兩人低著頭,態度異常恭敬。

“傳令下去,收拾行囊,打點一切,不日返回龍國。”

莫雄心沉聲說道。

聽了這話,兩人都是一愣,略一沉吟,纔有人說道:“可是剛剛陶使者不是說過,尊主……”

“什麼尊主?”

莫雄心瞪了他一眼,說道:“葉九州打了我的臉,就等於打了暗組的臉,我回去雪恥,難道不是名正言順嗎?更何況,尋找拳譜的事情,也未必一定要在海外才能辦。”

見到堂主生氣了,兩人不再說話,立即向外走去。

“等一等!”

莫雄相當似乎又突然想到了什麼,補充道:“在江湖上開出暗花,誰能拿下葉九州的腦袋,賞金一個億!”

一個……億?

聽了這話,兩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。

這恐怕暗花榜上最高的價格了吧?

他們不敢遲疑,馬上分頭去通知。

直到二人離開,莫雄心連忙鎖好門窗,進入了書房中的暗室。

暗室很大,但元很空曠,擺著不少練功用的石磨。

地板已經凹凸不平,顯然他經常在這裡練功。

莫雄心先是閉著眼沉思了一會兒,這才擺開仗勢練拳,每揮一拳,他總要沉思片刻,動作雖然笨拙,但威力卻是極大。

不到一柱香的時間,他就已經滿頭大汗,麵紅耳赤。

“不對,還是不對!”

他喃喃自語著,隨即從懷中掏出一頁紙迅速看了一遍,繼續打拳。

如此過了足足一個時辰,這才罷休。

對於一名大宗師強者來來,熱身的時間恐怕都不少於一個時辰,而莫雄心卻早也冇有力氣了,也就冇有再繼續練下去。

他必須要變強。

因為他知道,他隻不過是尊主手上的一枚棋子,自己的命運都被人掌控著。

他不喜歡這種感覺。

二十年前,是尊主硬逼他離開龍國的,否則的話,就讓他滅族。

莫雄心冇有辦法,隻能離開。

可是這二十年間,他冇有一天不想著要回去。

這些年來,他暗中為暗組做了不少事,因此榮升為長老,看起來似乎風光無限。

其實隻是虛名而已,暗組之中,根本就冇有人他這個頭銜放在心上。

他要變強,他要獲得所有殘缺的拳譜。

隻有這樣,才能自己掌控命運!

短暫的休息片刻和,他便又開始練了起來,就那麼幾個招式,卻被他一變又一變的演練著。

……

他這邊汗流浹背,葉九州去有酒店中忙裡偷閒。

“這邊的事情已經處理差不多了,我們是不是該回濱海了?”

謝芷秋問道。

過了好半天,都冇有得到葉九州的回覆,回過頭一看,卻見這貨已經在沙發上睡著了。

對此,她也很無奈。

兩人在一起這麼長時間,可她始終都看不透葉九州的心裡究竟在想些什麼。

就在這時,敲門聲響了起來。

錢達,馬如龍走了進來。

雖然謝芷秋對葉九州所的事情不瞭解,但有一點知道,隻要馬如龍一出現,那就說明出事了。

“龍哥,是不是有出什麼大事了?”

謝芷秋問道。

“這個……”

馬如龍有些為難的看了葉九州一眼。

“沒關係,直說吧。”

葉九州早已醒了過來。

馬如龍組織了一下語言,這才說道:“皇冠一品收到訊息,莫家要回龍國了,而且帶了少人,都是他們所豢養的強者,足有三十多位。”

“莫家有這麼多強者?”

葉九州吃了一驚。

“這些年來,莫家的生意做得很大,所以他才這方麵的投入也很多,再加上青幫本來就有的強者,三十還是少說的。”

馬如龍的語氣十分鄭重。

光是一個莫家就已經夠難纏了,冇想到他們竟然跟青幫還有關係。

如果是在幾十年前,光是青幫兩個字,就已經足以讓人屁滾尿流了。

隻可惜,滄海桑田,如今的青幫,已經漸漸被人淡忘了。

恐怕也正是因為如此,所以莫家纔有機會將這些遊兵散傭聚集在一起,形成了一個新的勢力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