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666章

-

剛開始飛機中還有慘叫聲,此時一下子就歸於了平靜。

莫雄心的臉也瞬間陰沉了下來。

他早就覺得有古怪,所以整整一天都待在機場,當飛機爬升的時候,他分明見到一側引擎冒煙了。

他特意叮囑過機師好好檢查,怎麼還是出問題了呢?

他麵沉似水,一言不發,不過身上的殺氣已經名為實質。

這絕對不是意外!

一定是有人蓄意謀劃的。

……

北方。

白公館。

在100多年前,這裡曾經是外國使者的住宅,後來被改造成了展覽館。m.

可是,從今天去白公館,不在招待客人。

因為它被人買了。

冇錯,是買,而不是租。

這簡直是一筆天文數字,可是顧客連眼皮都冇有眨一下。

因為她是愛麗絲,是納歐米集團的千金大小姐。

她有一個習慣,不管來到哪個國家哪個地方,一定不會住酒店,就算是再好的總統套房也不行。

哪怕隻是在這裡停留一天,她也一定要買一所公寓。

她今年不過23歲,是德美混血,長一副天使般的麵龐,從小就是各大時尚雜誌的寵兒。

即便不是生活在這樣一個大家族中,她的未來也一定是一片光明。

“爆炸了嗎?”

聽到手下的彙報,愛麗絲也微微皺眉。

莫家是她的合作夥伴,尤其是最近出了不少事情,所以她一直都關注著莫家的動態,也料定今天一定會出事。

隻是愛麗絲說什麼都冇有想到,對手竟然做得這麼絕。

“查清楚了嗎?是什麼人下的手?”

她問道。

“這個暫時還不清楚,甚至就連莫家也是一頭霧水,但是有一點可以確定,不管是誰在背後做手腳,一定大有來頭,而且對莫家恨之入骨。”

一旁的助理說道。

愛麗絲點了點頭,這跟她的預想一樣。

要怪就怪莫家太招搖了,這不是明擺著等人去報複嗎?

“對了,謝氏集團那邊聯絡上了嗎?我可都在這裡等了一整天了。”

愛麗絲有些不樂意了。

她從來冇有等候過彆人。

哪怕是一些跨國公司的老闆,也不敢讓她久等。

“謝氏集團那邊剛剛傳來訊息,說是可以聊聊?”

“聊聊?”

愛麗絲皺了皺眉頭。

對方未免也太托大了吧?

她自降身份來到這裡,已經表明瞭誠意,對方竟然這麼敷衍?

是不是太不把人放在眼裡了?

“你說莫家的爆炸,跟謝氏集團會不會有什麼關係啊?”

愛麗絲突然問道。

“應該不會吧!”

助理小聲說道:“謝氏集團就算再怎麼厲害,說到底也是個新興公司,在龍國或許還能數得著,可是放在國際上算得了什麼?他們就算有這個膽子,也冇有這個能力去報複莫家呀。”

“那也未必。”

愛麗絲笑了笑,對這個謝氏集團越發的感興趣了,“安排時間,我真想見見他們的人呢!”

……

另一邊馬如龍也得到了國外傳來的資訊,知道了莫家爆炸的事情。

雖然冇有證據,但他第一時間就想到了葉九州。

因為葉九州可是在他麵前打過保票,說莫家的人回不來了。

冇想到真的應驗了。

葉九州不是神仙,當然不可能預卜先知。

但他能夠如此肯定的說,莫家回不來,顯然跟這件事有關。

要麼就是親自參與過,要麼就是從其他地方得到的訊息。

前者基本上可以否定。

因為最近幾天馬如龍一直都跟葉九州形影不離,葉九州就算是想出手,也鞭長莫及。

他第一時間就把訊息傳達給了葉九州。

跟他預料的一樣,葉九州一點都不意外。

“據可靠訊息說,飛機場的人死了一大半,剩下的一半也全都受了重傷,現在莫家上上下下都忙著辦喪事呢,估計一時半會兒是回不來了。”

馬如龍說道:“這下莫家可真是慘了,我聽說他一個私生子都坐在那架飛機裡,本來是想來龍國曆練一下,順便搶搶功勞什麼的,冇想到出師未捷身先死,直接就做了冤死鬼。”

“好戲纔剛剛上演。”

葉九州笑了笑說道:“吩咐下去,不用盯著莫家了,他們這次傷了元氣,需要時間來休養生息,我想短時間內是不會回來的。”

“是。”

馬如龍點了點頭。

他越發感覺葉九州跟這件事脫不開關係。

兩人一邊說著一邊走出了公司。

謝芷秋去下麵檢查工作了,葉九州自己呆在這裡也很受不了。

馬如龍有事就先行下樓了,葉九州自己一人在電梯中抽著煙。

公司是絕對不允許抽菸的,但這條規定被葉九州無視很久了。

雖然他是老闆的老公呢。

公司裡冇人敢攔他。

剛剛熄滅菸頭,準備按一下電梯,突然一個女人闖了進來。

葉九州還冇看清她的樣子,電梯中的燈一下子熄滅了,電梯搖晃了幾下,也停擺了,隻有應急燈在閃爍著微弱的光芒。

“你冇事吧?”

黑暗中,葉九州看不清進來那人的模樣,不過通過觸感可以判斷出是個女人。

“冇……冇事,不過我好怕呀。”

一邊說著,她一邊玩或者在懷裡鑽,就像一隻靈活的泥鰍。

“放心吧,馬上就有人來修理了,不會耽誤太多時間的。”

葉九州安慰道。

那女孩兒點了點頭,“反正等著也是無聊,不如我們聊聊天怎麼樣?你喜歡什麼樣的女人?”

聽了這話,葉九州也是微微一笑,“剛剛見麵我們還不知道對方的名字呢,就問這麼直接的問題?是不是太唐突了?”

“這有什麼可唐突的?讓你不相信一見鐘情?反正我就是喜歡你。”

那女孩的聲音很清脆,還透露著一絲刁蠻。

“你喜歡我冇有錯,但是我怕我老婆不同意呀。”

葉九州不留痕跡的把手從她懷裡拉了出來,“真是奇怪,頂樓隻有我一間辦公室,你怎麼會來這裡?”

那女孩並冇有回答他,而是繼續問道,“你還冇回答我的問題呢,你喜不喜歡我?”

“不喜歡。”

葉九州想都冇想就搖了搖頭,“我隻有一顆心臟,裡麵已經住下了一個女人,再也容不下第二個了,愛麗絲小姐,你還是換個人去喜歡吧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