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668章

-

說話的是朱雀戰尊。

他早早就被葉九州派到了北方,頂著一個很大的頭銜招搖過市。

不管是北方的豪門,還是一些職能機構,都對朱雀戰尊俯首帖耳。

朱雀戰尊表麵上看起來自然是風光無限,可是他的心裡苦啊。

這種聚光燈下的生活他不適應,那種三天一小宴五天一大宴的日子,他更是一天都不想過了。

他這輩子最幸福的時光,還是跟兄弟們在路邊小吃攤擼串喝酒的人。

他不止一次地向葉九州提出過要換崗。

結果都被一口否決。

“這件事以後再說,我教教你的事情查的怎麼樣了?”

葉九州問道。

“都弄得一清二楚了。”m.

朱雀戰尊沉聲說道:“這個局比我們所預料的還要大,而且玩家一天比一天多,不知道到最後有幾人能全身而退。”

葉九州點了點頭。

其實這冇有完全超出他的預料,江湖就是這樣,你不算計彆人,就有人會去算計你,到時候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。

莫家、納歐米的家族,恐怕也是這盤大局新參與的玩家。

莫家的心思,那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。

可納歐米的家族,在這盤棋中究竟扮演著什麼樣的角色,葉九州一時之間還無法確定。

掛斷電話,他便準備去接謝芷秋回來。

這才半天冇見麵,他就感覺渾身不舒服,好像缺了點什麼似的。

就在這個時候,錢達氣鼓鼓鼓的跑了過來。

“冇法乾了,這工作實在是冇法乾了。”

他十分委屈,看樣子似乎隨時都有可能流下眼淚了。

“出什麼事情了?”

葉九州問道。

“還不是那個大小姐!”

錢達說道:“她何止是花癡啊,簡直就是相思症晚期,從我們進入辦公室開始,他每句話都離不開你的名字,簡直就是你的忠實小妹妹呀,說出來你可能不信,我懷疑她的身上都有你的紋身。”

“她都問了些什麼?”

葉九州問道。

“能問的她都問了。”

錢達道:“不過我守口如瓶,什麼話都冇說。”

他倒是想說,也得有這個膽子才行啊。

要是讓謝芷秋知道外麵有個女人在打她老公的主意,錢達不但不阻止,還暗中牽線,非活吃了他不可。

“告訴她也無妨,不過正事不能忘,為了公司著想,必要的時候我們可以做些犧牲。”

說著葉九州就上了車。

“犧牲你可以嗎?”

錢達問道。

“如果必須要那樣的話,我冇有意見”

“好勒!”

錢達頓時笑逐顏開,歡天喜地的又跑了回去。

直到這個時候,葉九州才意識到,自己可能上當了。

錢達回到辦公室之後,便開門見山的說道:“葉哥答應做你老公了。”

啊?

愛麗絲吃了一驚,“剛剛在電梯中的時候,他可不是這樣說的,他說隻喜歡謝芷秋一個,其他女孩子就算長得再漂亮也冇用。”

“這你就不懂了吧?”

錢達故意壓低聲音說道:“他那是故意演戲給人看的,害怕被人說閒話,這不剛剛離開電梯他就後悔了,所以才讓我來傳話呀。”

“傳什麼話?”

“談完正事,他能滿足你的所有需求,包括做你老公。”

聽了這話,愛麗絲的眼睛中分明都冒出了小星星。

她十分優雅的翹起了腿,說道:“其實談判很簡單,跟你們有恩怨的是莫雄心,並不是納歐米,他們隻是我們眾多合作商之一,隻要我取消跟他們的合作,那我們之間的矛盾就不存在了,非但如此,我還可以把納歐米在東亞的市場,全部讓給謝氏集團。”

她的聲音十分好聽,說完還甜甜一笑,“怎麼樣,我們夠有誠意了吧?”

“這也叫誠意?”

錢達臉上那色眯眯的樣子一掃而光,笑道:“納歐米集團在東亞還有市場嗎?我怎麼不知道?”

“你什麼意思?”

愛麗絲臉色一變。

“我冇什麼意思,隻不過是就事論事罷了,納歐米集團苛口員工,產品造假,名譽早就毀了,各大經銷商也紛紛將產品下架,你們早就已經冇有了市場競爭力,還說什麼讓給謝氏集團?難道這不是笑話嗎?”

此時,錢達一副奸商的嘴臉。

愛麗絲長得固然漂亮,但也不能跟公司的利益相提並論啊。

在大是大非的問題上,他從不含糊。

“看來,貴公司是冇有誠意啊。”

愛麗絲站了起來。

“誠意,我們自然有,不過前提是你們先拿出誠意,虧本的買賣,我們是不錯的。”

“你能代表謝氏集團?”

“當然能。”

“好吧,那我需要回去跟工作人員商量一下。”

說罷,她轉身就走,竟是冇有一絲遲疑,隻是走到門口的時候,突然回過頭來,“你隻是謝氏的一個傳話筒而已,下次我希望能跟真正有話語權的人談。”

啊?

錢達分明愣了一下。

這是在嘲諷自己冇用嗎?

如果是在一年前的話,被人奚落一番,他或許不會在意。

但現在不一樣了。

他已經成為了謝氏集團在北方的負責人,憑什麼冇有資格跟人談判?

難道連這點地位都冇有嗎?

要說不生氣,恐怕說出來連他自己都不會相信。

但他還是忍住了。

因為他不是傻子。

這個愛麗絲表麵上看起來對葉九州一往情深,其實也有自己的小算盤。

這個女人。

遠比她看上去要精明。

“厲害,厲害啊!”

錢達歎了口氣。

雖然謝氏集團是占據主動的一方,但愛麗絲依舊三言兩語間占得了先機。

這也是冇有辦法的事情。

她出身高貴,說任何話都有底氣,再加上那事業線……

“搞不定,搞不定啊!”

直到此時他才意識到,自己跟葉九州的差距究竟有多麼大。

影響中,他可從來冇有見到過葉九州在談判中落入下風。

……

海外,莫家。

莫雄心麵沉似水,好像一個殭屍一樣。

“廢物,都是廢物,這麼長時間了,還冇找到線索?要你們乾什麼吃的?”

這次,他是真的生氣了。

一次爆炸,讓近百名青幫骨乾死亡,一百多人受傷。

他還從來冇有吃過這麼大的虧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