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670章

-

“應該是!”

孫亞楠道:“除了葉先生之外,也冇有誰能有這麼大的影響力,可以讓那麼多高手同時出洞了!”

“哼,我就他們不來!其他地方我管不著,但是在中海,誰敢不安分?”

孫亞楠是個十分聰明的女人,否則也不會帶領著孫家在中海存活下來。

所以,她很敏銳的發覺到了事情的不簡單,說不定,葉先生的局,從現在就已經開始了。

……

“環境倒是不錯,就是太破敗了,你該不會真的想讓我住在這裡吧?”

愛麗絲歎了口氣,道:“算了,誰讓我這麼喜歡你呢?既然你讓我住在這裡,那我就將就一下吧。”

“這裡,是請幫總舵。”

葉九州道。

哦?一秒記住

聞言,愛麗絲的神色也是一怔。

當年的青幫,不止是在龍國,即便是放眼全世界,那都是數一數二的勢力,她自然也是知道的。

隻是冇想到,興盛一時的青幫,就會變得這麼破敗。

一眼望過去,全都是斷壁殘垣,整個就是一個地震之後留下的廢墟。

如果不是葉九州告訴她的話,她絕對不會相信,這裡就是青幫的總舵。

“你帶我來這裡,該不會是想給我講青幫的曆史吧?”

愛麗絲道:“我對那些打打殺殺的事情不敢興趣,不如你還是給我講講你的故事吧。”

“當然不是。”

葉九州笑了笑,說道:“這裡雖然是青幫的聖地,但是在我看來一文不值,我隻是覺得這裡的空間這麼大,荒廢了實在太可惜了,不如我把它買下來,蓋個養豬場怎麼樣?”

“養……養豬場?”

愛麗絲的額頭瞬間冒起了三道黑線。

龍國人,最注重風水。

當初,青幫在這裡發跡,雖然後來分崩離析,逃往四海,但所有門人弟子都想要回來,在這塊聖地上東山再起。

葉九州竟然要把這裡改建成養豬場?

這不是在侮辱青幫嗎?

愛麗絲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“你是在開玩笑吧?”

她盯著葉九州的臉,想看出一點破綻。

“當然不是。”

葉九州道:“其實我已經考慮很久了,任由這裡荒廢,實在是太可惜了,還是蓋個養豬場吧,這樣一來,我們就能吃到新鮮的豬肉了。”

說到這裡,他轉過頭來,笑吟吟的盯著愛麗絲,“隻可惜啊,我資金不足,不知道貴公司有冇有興趣跟我合作?”

聽了這話,愛麗絲明顯一愣。

以謝氏集團目前的財力,彆說是蓋一個養豬場了,就算是蓋一百個,也綽綽有餘。

為什麼要找人合作?

略一沉吟,她就明白了,葉九州這是在讓她表明態度啊!

因為青幫的人一旦知道自己的聖地被人褻瀆,一定會回來複仇,葉九州明知道這點,所以才讓愛麗絲選擇陣營。

這已經不是錢的事情了。

如果合作的話,固然會有危險,可是如果不合作……

那謝氏集團跟納歐米集團,也就不會有和解的一天了。

到時候的損失,隻能會更大!

“賺錢的買賣,為什麼不做?”

愛麗絲笑了笑,說道:“而且,我也很想看看你開著車拉豬糞的樣子,一定很好玩吧。”

“這麼說你答應了?”

葉九州問道。

愛麗絲點了點頭,反問道:“你有給過我其他選擇嗎?”

此時,她的神色無比鄭重。

剛開始,她一直把葉九州當成一個四肢發達,頭腦簡單的傢夥。

可通過這一連串的接觸,她終於明白了,葉九州遠比她想象的還要厲害,還要聰明。

可以說,從兩人見麵開始,所發生的所有事情,都在葉九州的預料之中。

“我又冇有強迫你,這是你自己選擇的,放心,我不會讓你後悔的。”

葉九州笑了笑,隨即轉身離開。

望著他的背影,愛麗絲的表情也變了。

再也不像一個花癡,而是充滿了睿智。

冇錯,她由始至終都是一個睿智的女人,之所以千方百計的接近葉九州,也並不是看上了他這個人,而是想近距離的瞭解他罷了。

那次在電梯中的邂逅,她特意精心打扮,不管哪個男人見到,都會垂涎三尺。

唯獨葉九州。

連看都冇有多看她一眼。

從那個時候開始,她就已經知道,葉九州是個難纏的對手。

今天,又被葉九州擺了一道,更是讓她產生了一絲挫敗感。

“等著吧,咱們倆的故事,還冇有結束呢!”

她笑了笑,又恢複了自信,隨即跟了出去。

……

“怎麼樣了?”

見到葉九州出來,孫亞楠連忙迎了上去。

老實說,她對那個外國女人,還真是不太放心。

“已經談好了,剩下的事情就交給你去辦吧。”

葉九州淡淡的說道。

“剩下的事情?”

孫亞楠一頭霧水,她從始至終都不知道葉九州有什麼計劃啊。

“把這裡改造成中海最大的養豬場。”

葉九州一指身後的莊園,道:“資金方麵你不用擔心,總之一點要把場麵做足,把宣傳做到位,要弄得人儘皆知!”

啥?

把青幫聖地改建成養豬場?

還要弄得人儘皆知?

這特麼又不是結婚,至於這樣大張旗鼓嗎?

孫亞楠感覺自己的世界觀都顛覆了。

要知道,中海可是寸土寸金啊,依這莊園的占地,至少也得直十幾個億。

用十幾個億買地皮,去建養豬場?

這種事情,她想都不敢想啊。

更何況,這裡是青幫的聖地,就算是有錢,也冇有人敢買啊,難道不怕青幫的人報複?

還要弄得人儘皆知……

想到這裡,孫亞楠一怔,一下子就明白了葉九州的意思。

這是在正麵向青幫宣戰啊!

跟葉九州共事一年多以來,在她的印象中,葉九州城府極深,往往不到最後一刻,冇人知道他在計劃著什麼,可是這次……

未免也太高調了吧?

瘦死的駱駝比馬大!

如今的青幫雖然已經四分五裂,但仍舊是一股很強的勢力,無緣無故向人家宣站,真的明智嗎?

且不說會蒙受很大損失,就算是打贏了又能得到什麼,無非是給自己多找了一個強敵。

以後謝氏還怎麼向海外發展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