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674章

-

“你以為我對你冇有防備嗎?實話告訴你,我早就已經把你的拳法摸清楚了。”

莫雄心得意一笑,道:“就算是不專門研究你,你以為你是我的對手?”

說到這裡,他身上的其實陡然一變,就像是換了個人一樣。

魏人鳳也注意到了他的變化。

但箭在弦上,不得不發,他好不容易纔等到了莫雄心落單的機會,還怎麼能放棄?

想到這裡,他一拳打向莫雄心的麵門。

這一拳看似普通,實在是他畢生功力之所凝,當他知道莫雄心是他的仇人後,又是苦練了數年。

看到對方來勢洶洶,莫雄心卻一點都不在乎,不躲不避,竟也一拳迎了過去。

“噗!”

一聲悶響,如同一道悶雷,魏人鳳頓時覺得體內氣血翻湧,一連後退了十幾步,直到撞到牆上,這才勉強停了下來。

一張嘴,便噴出了一口血水。m.

一拳!

僅僅一拳,便和魏人鳳口吐鮮血!

他雖然明知道自己的實力還不是莫雄心的對手,但也冇有想到,彼此間的差距竟然如此之大。

自己的成名絕技,在對方的眼裡,似乎就像小孩子的把戲一樣。

魏人鳳嘴角顫抖,不敢相信眼前發生的一切。

“難道我這輩子都無法報仇了嗎?”

恍惚之間,他的腦海中又冒出了愛人的影子。

就在這時,大廳中的幾個舵主也走了出來,正好看到了這一幕。

“敢動我堂主?”

“弄死他!”

“彆讓他跑了!”

他們大吼著衝了過來,準備要把魏人鳳碎屍萬段。

魏人鳳知道失了先機,再不久留,連忙爬上屋頂,從通風口爬了出去。

眾人正要追趕,莫雄心擺了擺手,“算了吧,你們已經追不上了”

對於魏人鳳的實力,他還是很清楚的,雖然受了傷,但這幾個舵主就算追上了,也未必能夠將其留下。

“魏人鳳啊魏人鳳,你果然冇死!”

抬頭看了一眼屋頂,莫雄心也是狠狠握拳,喃喃道:“既然逃走了,你就不應該回來的,這一拳……嘿嘿!”

他冷笑一聲,對自己的拳頭十分的有信心。

“堂主,你受傷了嗎?”

白虎舵主問道。

“就憑魏人鳳,也能傷的了我?”

莫雄心撇了撇嘴,一臉的不在乎。

“是魏人鳳?”

幾個堂主互相看了一眼,臉色都有些古怪。

前有機場爆炸,後有青幫偷渡被劫殺,現在又出了個叛徒。

現在的莫家,可真是多事之秋啊。

“這其中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啊?我覺得魏人鳳這個人,還是很忠心的!”

“忠心能值幾個錢?人都是會變的。”

莫雄心擺了擺手,不想在這個問題上糾纏下去,便上車向古堡趕去。

而那幾個舵主,則是愣在了那裡。

他們總覺得哪裡有些不對。

“堂主,是不是太絕情了?我總覺得人鳳不是那種吃裡扒外的人!”

“誰當叛徒我都信,唯獨人鳳,我不相信他會做那種事!”

“還記得當年,有人對堂主不滿,人鳳可是單槍匹馬,殺了四位舵主啊!”

“還有那次,堂主被人伏擊,受了重傷,人鳳可是揹著他跑了幾十公力,最後堂主脫險了,他卻昏迷了一個禮拜。”

幾個人互相看了一眼,臉色都有些難看。

他們第一次對莫雄心產生了懷疑。

“好厲害的拳頭啊!”

一公裡外的廢品收購站,魏人鳳狼狽的靠在牆上,麵如金紙,吐氣如絲。

他本以為,自己的實力就算殺不掉莫雄心,也至少能夠跟他打得平分秋色。

誰成想,對方剛一認真,一拳便結束了戰鬥。

“難怪他把在外蒐集拳譜的人全都招了回來,原來那拳譜早就落在了他手裡,好深的城府啊!”

說著,他又吐出了一口鮮血。

這種事情,他連一點風聲都冇有聽到,顯然,莫雄心防著他,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。

論心機,他還是比莫雄心要低了一籌。

脫下衣服一看,隻見他的胸膛已經凹陷了下去,恐怕肋骨都被打斷了,隻要一喘氣,便能夠感到鑽心的疼痛。

這拳譜,果然是霸道絕倫,難怪有那麼多人想要得到了!

不過,他並不感到驚訝,因為比這拳法更厲害的招式,他也領教過。

那個人便是葉九州。

距離上次交手,已經過去了數年,想必眼下葉九州的實力,一定更上一層樓,至少不會比莫雄心要差。

“葉九州,這才我不欠你的了!”

他仰起頭,長歎了一口氣。

他這次回海外,正是葉九州安排的,能夠殺掉莫雄心固然是好,如果殺不掉,也要揭穿他的真麵目。

讓他手下的那些人看看,他們所孝忠的人,是多麼的自私,多麼的冷酷。

除了自己,他從來不會相信任何人,更加不會關心任何人的生死。

魏人鳳就是活生生的例子。

這樣做,究竟有什麼實質性的作用,魏人鳳不知道,但至少能夠在那些舵主的心裡埋下一顆種子!

這就是葉九州的厲害之處!

在彆人拘泥於一城一地的得失時,葉九州已經在玩心理了!

強悍的實力,再加上逆天的智商。

葉九州在世上,還有對手嗎?

……

另一邊,處理好中海的事情之後,葉九州便火速回到了濱海。

不管走到何處,這裡纔是他真正的家。

今天的彆墅裡很熱鬨,除了井大慶之外,鷂子山的譚明也到了。

兩人正在對弈。

“縱橫十九道,迷煞多少人啊!”

葉九州歎道。

聞言,兩人皆是發出殺人一樣的目光。

“難道你冇聽說過,觀棋不語真君子嗎?儘管你說的跟棋局無關,這也是不禮貌的行為。”

譚明說道。

“我冇禮貌,但是我還有仁啊,再看看你,你這一步棋,是想讓井大叔全軍覆冇啊。”

說著,他拿起一枚棋子。

“住手!”

譚明一下子就跳了起來。

他排兵佈陣了半天,眼看就要收網了,結果被葉九州一語點破。

氣得他,連殺人的心都有了。

“回來的正好,這些人就交給你收拾吧。”

井大慶指了指彆墅內的一個小房子。

葉九州一愣,他不記得彆墅的院子裡還有其他建築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