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675章

-

“這是我臨時搭的,畢竟人太多了,不好安置。”

井大慶說道。

聞言,葉九州在了過去,把門一打開,臉一下子就綠了。

隻見七八個人正被五花大綁的扔在地上,每個認得麵前還扔著一個吃飯的用的盤子。

感情,井大慶在他這裡蓋了個監獄!

“青幫的?”

葉九州問道。

“看武功路數,應該是。”

井大慶道:“你這小子,這纔出去冇幾天,又惹了這麼多高手?我想以後的濱海,會更不太平了。”

“那又怎麼樣?”

葉九州的目光瞬間冷了下來,“難道當我濱海禁地是浪得虛名嗎?他們不來則罷,來一個,我殺一個。”m.

聞言,井大慶和譚明都是無奈的搖了搖頭。

想要找一個比葉九州還要狂妄的人,著實不容易。

要知道,那可是海外青幫啊,門人弟子無數,強者浩瀚如海,恐怕不管放在任何地方,都是一個讓人頭疼的對像。

也唯有葉九州,纔會這麼不把他們放在眼裡。

越是靠近葉九州,他們就越是覺得這個人難以琢磨。

井大慶知道譚明遠道而來,一定跟葉九州有事商量,所以也就冇有多留,找了個藉口就離開了。

“青幫,可不是那麼好惹的啊!”

譚明歎了口氣,說道:“二十年前,若不是青幫突然外出,我龍國武林也不會一下子衰敗,你不該招惹他們,更不該阻攔他們回來。”

二十年!

青幫的人,用了二十多年的時間準備反攻龍國,卻被葉九州一而再,再而三的阻攔,他們怎麼可能善罷甘休?

這次派來的幾個殺手,隻是一個警告而已。

接下來,就將麵臨他們狂風驟雨般的打擊。

“我也不想這麼做,是他們逼我的。”

葉九州十分輕鬆的說道。

聞言譚明也是苦笑著搖了搖頭。

如果換成其他人,即便是被青幫給欺負了,恐怕也隻能夾著尾巴做人。

唯有葉九州,敢予以反擊。

不過,他還是覺得,這件事可不是那麼簡單。

畢竟,葉九州不像是那種喜歡惹事的人。

“你好自為之吧。”

譚明道:“上次來的太過匆忙,這次我想多住幾天,你冇意見吧?”

“隨時歡迎。”

葉九州巴不得他住在這裡,這樣一來也給自己的後方多了幾分保障。

“大哥,我們怎麼辦?”

雷子走了過來,說道:“青幫明知道濱海是禁地,還要派人來,這分明是不把我們放在眼裡啊。”

“來就來吧,我還希望他們多來點人呢!”

葉九州笑了笑,隨即便回到了彆墅內。

第二天,一條訊息不脛而走。

說海外青幫的人,潛入濱海,在謝家彆墅留了一個菸頭,極大的破壞了生態環境,這種不講文明的人,要受到教訓。

聽到這個訊息後,所有人都笑噴了。

青幫不在海外好好待著,千裡迢迢的去到濱海,就是為了扔個煙在?

吃飽了撐的吧?

就算是扔了,那又怎麼樣?

不過是扔了個菸頭而已,至於這麼小題大做嗎?

也太不把青幫放在眼裡了吧?

莫雄心,則是被徹底氣炸了。

他已經用儘了所有辦法,可是青幫的高手,冇有一個能通過安撿。

好不容易偷渡回去的,又一個個下落不明。

他恨不得親手殺了葉九州,但他人在海外,又回不去,實在是鞭長莫及啊!

葉九州明知道這點,所以才用這種辦法來戲弄他。

最客氣的是,莫雄心拿他一點辦法都冇有!

整整一天,莫雄心都冇有說話,大廳中的氣氛壓抑的嚇人。

當了這麼多年的堂主,他還從來冇有遇到過這麼棘手的問題。

首先,他無法回去,就算是回去了,僅憑一兩個人,也未必鬥的過葉九州。

可若是不回去,恐怕下邊的這些舵主、香主們就要造反了。

他能明顯感覺到,最近一段時間,手下的這些堂主,都跟他產生了隔閡。

甚至,他召集大家議事的時候,還會有人找藉口推辭。

長此以往,肯定會出亂子。

“老爺……”

管家走了進來,小心翼翼的問道:“幾問舵主已經在外邊等很久了,要不要讓他們進來?”

“不要!就說我身體不舒服,不方便見客。”

他現在真有點慌了,實在是不知道拿什麼藉口來搪塞這些舵主了。

跟了莫雄心這麼多年,管家也知道他的難處,聽了這話後,也是歎了口氣,這才轉身離開。

做堂主的,竟然被下屬給逼的不敢見人,這恐怕是有史以來第一次了。

大廳外,十八位舵主已經到了一半。

一個個麵沉似水,煞氣奪人。

“堂主答應見我們了嗎?”

見到老管家,幾個舵主連忙圍了過來。

“各位舵主!”

管家抱拳,道:“實在是不湊巧,昨晚老爺練功傷了筋骨,要調息幾人,今天就不見客了,大家改日再來吧。?”

“傷了筋骨?那正好,我有上好的藥方,我馬上就給他送過去!”

“我也去,我可是祖傳的神醫國手,保證藥到病除!”

……

如果是在平時的話,他們絕對不敢這麼跟管家說話。

但今日不同往日。

對麵的葉九州,隔三岔五的都要奚落青幫一番,都快編成評書拿到書館裡去說了。

他們實在無法忍受。

今天,無論如何也要見到堂主,讓他拿個主意不可。

“各位!”

管家死死的拉住大門,哀求道:“大家少安毋躁啊,老爺的脾氣你們又不是不知道,這麼衝進去,他如果發了怒……”

說到這裡,他就冇有再說下去。

眾人互相看了一眼,也著實冷靜了一些。

莫雄心的脾氣是出了名的暴躁,如果一生氣,撤了這幾位堂主,可就不好辦了。

“那怎麼辦,咱們總不能在這裡乾等吧?手下的兄弟們都快瘋了!”

“是啊,如果再不給兄弟們一個交代,我這青龍舵主就不用當了。”

“你們是不知道啊,這件事都傳到海外來了,不少武林同仁們都在拿這事取笑,弄得我已經好幾天不敢出門了。”

幾人發了一頓牢騷,突然安靜了下來。

彼此交換了一個眼神。

“堂主不敢出麵,不如咱們自己乾吧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