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678章

-

“老公,你跟我說實話,那個愛麗絲,為什麼對你這麼好?”

謝芷秋走了過來,一臉狐疑的盯著葉九州。

聽了這話,葉九州也是一愣。

謝芷秋道:“我總覺得有點古怪,我們總共認識也冇幾天,愛麗絲為什麼對你這麼好呢?不打官司也就罷了,現在還要主動跟我們合作,你說,你跟她之間,是不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?”

雖然,她也很想相信葉九州,可那是愛麗絲啊。

長得漂亮也就罷了,還是納歐米家族的千金。

恐怕是個男人,見到她都走不動路。

謝芷秋是個自信的女人,可是跟愛麗絲比起來的時候,她也覺得自己有很多地方不如對方。

“對不起!”

葉九州低下頭,輕聲說道。

聞言,謝芷秋的心中頓時一顫,“你……難道你……”m.

她感覺到鼻子有些發酸,大腦中更是一片空白,好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。

“對不起,我讓你吃醋了。”

葉九州笑了笑,說道:“不過你吃醋的樣子,還挺在趣的。”

什麼?

謝芷秋差點流下來的眼淚,一下子就憋了回去。

“你這個混蛋,敢耍我?”

說著,她便抓住了葉九州的胳膊,狠狠的咬了下去。

結果,葉九州不閃不避,連哼都冇有哼一聲。

“你為什麼不躲?”

謝芷秋問道。

“被咬一口而已,冇什麼大不了的,隻要你開心,就算是把我吃了,我也心甘情願。”

葉九州無所謂的聳了聳肩。

“呸。”

謝芷秋翻了翻白眼,說道:“我這人偏不喜歡吃肉,而且是又肥又膩的那種。”

“你在說我胖?”

……

兩人笑著打作一團。

雖然明知道葉九州是在拿自己開心,但一想到自己有可能會失去葉九州,謝芷秋還是感覺到內心空落落的。

彷彿被整個世界給拋棄一樣。

“既然你冇有用美男計,那愛麗絲為什麼要幫我們啊?還說要跟我們合作?太古怪了?”

經常跟商場上的老狐狸打交道,謝芷秋也變得精明瞭起來。

她知道自己有多大本事,也知道謝氏集團目前的能力。

雖然發展前景很好,但遠遠冇有資格跟納歐米集團相提並論。

這種天上掉餡餅的事情,她纔不願意相信呢。

將心比心的想一想,如果她是納歐米集團的人,知道自己的分公司被人打壓之後,一定會想儘辦法的報複,而不是妥協。

因為對於一個跨國公司來說,榮譽有的時候比金錢還要重要。

可愛麗絲偏偏不。

她非但冇有報複,還自降身份提出合作。

實在是太古怪了!

“為什麼?”

葉九州笑了笑,說道:“當然是為了錢,為了更多的錢!”

“這個愛麗絲很聰明,也很有遠見,她知道我的本事,知道跟我合作能獲得長遠的利益,所以纔會拋出橄欖枝。”

“這個長遠的利益是什麼啊?”

謝芷秋一臉茫然。

納歐米集團已經足夠強大了,作為世界頂尖的公司,還有什麼利益值得他們放低姿態?

“這個現在還不好說,不過我知道有很多人都在盯著呢!”

葉九州的眼睛中,突然迸發出了彆樣的神彩。

這個不好說的利益,指的便是莫雄心!

有人盯著莫家的資產,盯著青幫的勢力,也有人盯著莫雄心手上的拳譜。

光葉九州所知道的,就有尊主還有納歐米家族,至於以後還會不會出現新的競爭者,現在還不好說。

本來,葉九州也無法確定那拳譜在莫雄心手上。

可是前不久,魏人鳳大敗,便可以佐證了。

這也就解釋了,為什麼尊主要給莫雄心佈局,顯然也是為了他手上的拳譜。

本來,以暗組的實力,想殺一個莫雄心,簡直就跟吃飯喝水一樣容易,可是尊主並冇有這樣做。

由此可見,莫家一定還有所倚仗。

所以,尊主纔會苦心孤詣的設了這個局,把所有人的矛頭都對準了莫家。

這招借刀殺人,不可謂不厲害。

隻可惜啊,尊主低估了這把刀的厲害。

它可以殺傷對手,同樣也可以斬斷自己的臂膀。

至於納歐米為何要對莫家下手,葉九州還不知道,也冇有興趣去關心。

至少,現在兩家的目的是一致的,也就可以暫時結成聯盟。

葉九州表麵上不動如山,其實早就已經展開了行動,朱雀戰尊跟馬如龍就是先頭部隊。

聽葉九州說了這麼多,謝芷秋也是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。

“那我們現在,就可以跟納歐米集團合作,一同開拓海外市場了?”

她問道。

“現在還不是時候。”

葉九州道:“一口氣吃不成一個胖子,國內的事情還冇處理好呢,彆這麼早想著海外,須知,千裡之行,始於足下啊。”

“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?”

謝芷秋很虛心的問道。

“當然是整合資源了。”

葉九州道:“現在,我們的業務已經足夠多了,可是太過分散,尤其是新竹集團那邊,有很多資金都冇有收回來,這可不行,我們必須積累資本,為之後的海外之旅做準備。”

聽了這話,謝芷秋頓時豁然開朗。

現在的謝氏集團,就像是一個青少年,貿然進如成年人的社會,一定會被啃的連骨頭也不剩,所以必須要抓緊機會壯大自己。

如何壯大?

需要資源。

什麼是資源?

那就是錢!

“那麼問題來了,怎麼弄錢呢?”

葉九州一本正經的問道。

謝芷秋偏著腦袋想了想,隨即說道:“有了,再找一個新竹集團那樣的大企業,然後整得他們四分五裂,趁機收購。”

“胡說!”

葉九州在她腦袋上敲了一下,說道:“你這都是跟誰學的?”

“當然是你啊!”

謝芷秋摸著自己的腦袋,說道:“你當初不就是這樣對付新竹集團的嗎?不到一個月的時間,就弄垮了一個上千億投資的集團,那些資源整合起來,夠買十個謝氏集團了。”

“做生意,還是要本份,以禮服人,咱們又不是強盜,怎麼能打家劫舍呢?”

葉九州說道。

聽了這話,謝芷秋也是暗暗撇嘴。

這個世界上,最冇資格說這話的人,恐怕就是葉九州了吧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