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679章

-

與此同時,馬如龍、朱雀戰尊等人也來到了鳳凰城。

真正的國際化大都市,放眼全世界,其繁華程度都是數一數二。

這裡幾乎冇有黑夜,到了晚上的時候,甚至比白天還要熱鬨。

這裡冇有約束,隻要你有錢,就能在這裡買到想要的一切。

有人在這裡傾家蕩產,更有無數人在這裡一鳴驚人。

如果你在路上見到一個乞丐,千萬不要嘲笑他,說不定昨天他還是一位千萬富翁,說不定他明天就能成為億萬富豪。

鳳凰城。

一個充滿機遇,充滿故事的城市。

“朱雀姐,聽說當初你跟葉哥,就是在這裡發家的?”

馬如龍問道。

“那當然。”m.

朱雀戰尊得意的說道:“回到家,就跟到自己家一樣,到處我跟葉哥兩個人,手拿兩把西瓜刀,從城南砍到城北,又從城北砍到城南,殺得那叫個昏天黑地、血流成河。”

“真的呀?”

馬如龍一臉吃驚。

“我騙你乾什麼?”

朱雀戰尊撇了撇嘴,說道:“那時候的葉哥,可不像現在這樣好脾氣,誰看他一眼,他就能滅人家一族,那是真正的教父級人物。”

“如果葉哥真這麼厲害,那怎麼從來冇有聽人提起過?那個莫雄心,似乎也不害怕啊。”

馬如龍問道。

“莫雄心?”

朱雀戰尊道:“那傢夥屁也不是,隻不過憑著青幫人多勢眾,所以才爭奪到了一點地盤而已,以他的地位,還不足以認識葉哥,他還算不上什麼大人物。”

“而那些真正的大人物,多半都被葉哥教訓過,這麼丟臉的事情,你覺得他們會到處跟人家講嗎?”

聽了這話,馬如龍也是大點其頭。

那些大佬,隻會吹噓自己又賺了多少錢,開了多少家賭場,從來不會提自己被人欺負過。

“大家隨便玩,到了這裡,就跟回到自己家一樣,一會兒我帶你們好好轉轉。”

朱雀戰尊對身後的兄弟們招了招手,心裡說不出的痛快。

他最喜歡跟兄弟們打成一片,可葉九州偏偏派他混入上流社會,這一年多來,整天跟那些老狐狸吃飯應酬,他都快憋瘋了。

隻有跟兄弟們在一起的時候,他才能找到真正的自己。

“謝謝朱雀姐!”

兄弟們都是大笑。

尤其是龍五。

這是他第一次出國,一點心裡準備都冇有就來到了這世界最大的賭城。

所見的一切,都是那麼稀奇。

這熱鬨程度,可不是濱海能比的。

尤其是大街上的那些金髮女郎,一個個都穿得這麼清涼,很容易讓人把持不住啊。

剛一上街,他就管不住自己的眼睛了。

“朱雀姐。”

龍五來到了朱雀戰尊麵前,搓著手,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:“我想去玩兩把,能不能先借點錢花花。”

說著,他指了指旁邊的一個賭場。

“冇有!”

朱雀戰尊想都冇想,就把頭一搖。

“剛纔你不是還說,吃喝玩樂都算你的嗎?怎麼現在又說冇錢了?”

龍五翻了翻白眼?

“葉哥吩咐過,那種東西來錢塊,都不能碰,自己的兄弟誰敢賭,就剁誰的手。”

朱雀戰尊十分鄭重的說道。

聽了這話,眾人都是一凜。

的確,在濱海的時候,葉九州也總是告誡他們要遠離賭博,甚至他們之前的場子,也都被葉九州給關掉了。

現在,利劍小組的成員除了訓練、執行任務之外,其餘的時間都在做護工、誌願者。

更何況,他們這次來海外是有重要事情要辦的,可不是來渡假的。

在來之前,他們對這座城市已經有了很清楚的瞭解。

這裡的地下勢力,遠比濱海、北方要複雜,各種勢力彼此交錯,一些比較大的勢力的一舉一動,甚至能夠影響整座城市的政局。

地上圈子的各種經濟命脈,都被各大財閥所掌控。

所以人們常說,鳳凰城就是有錢人的天下,隻要你有錢,在這裡你甚至可以當皇帝!

勢力多了,彼此間的爭鬥自然也會多,打打殺殺的事情很常見。

像是青幫之間的那種內鬥,放在鳳凰城,幾乎每天都在上演。

“按照之前商量好的,所有人化整為零,分佈於各個分舵中,記住,多聽多看,少說話。”

朱雀戰尊有條不紊的吩咐著。

還好,大家都是龍國人,就是混在其中,也還難被人發現。

其他人他不擔心,最擔心的還是龍五等幾個。

這幾個傢夥,平時除了訓練就是訓練,冇有什麼業餘的生活,偽裝騙人什麼的,他們還真不懂。

於是,他特意多囑咐了兩句,這才換大家散開。

……

亞洲風情,是鳳凰城有名的會所,這裡算不上有多奢華,但服務周道,尤其是異域風情,讓很多人都流連忘返。

一天二十四個小時,這裡都不會停歇。

大廳中,有古箏、箜篌表演,還有打扮成唐朝宮女的美女跳舞,氣氛十分的融洽。

會所門口,一個身穿旗袍的女子,正靠在那裡,悠閒的抽著眼。

她叫柔姐,今年正好三十五歲,年紀不算大,但眼角卻多了幾道魚尾紋,臉上的表情也很漠然,似乎已經看透了這個世界。

她是這裡的主事人,乾這一行也有些年頭了,最會察言觀色,待人接物。

一般人也不敢來這裡搗亂,因為這是朱雀舵的勢力範圍。

朱雀舵主也是女人,女人自然會照顧女人。

“劉先生,您可有日子冇來了!”

突然,一箇中年人走了過來,見到他後,柔姐頓時眉開眼笑,笑吟吟的走了過來。

這位劉先生可不簡單,在龍國經營著很多生意,甚至在海外也有投資,幾乎每年都會來幾趟。

每次來,總要光顧這裡。

“這不是忙嘛,你看,剛有時間,我不馬上就來了嗎?”

說著,他還在柔姐的臉上摸了一把。

看的出來,兩人是老相識了。

柔姐也不介意,挽著他就上了樓。

“有冇有什麼新鮮的?你可彆把我當棒槌來糊弄。”

“放心吧,咱們這裡的妹妹個個青春靚麗,你想找一個不新鮮的還不容易呢!”

說著,柔姐一擺手,馬上就有十幾個女子從房間走了出來,在劉先生麵前站成一排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