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680章

-

環肥燕瘦,應有儘有。

個個搔首弄姿,媚眼婆娑,極力討好著劉先生。

看樣子,不知道的還以為是皇帝來選擇妃了呢。

劉先生從頭到尾看了個遍,臉色瞬間就陰沉了下來。

這裡的姑孃的確不少,但冇有一個好貨色呀。

早知如此,他何必大老遠的跑到國外來?國內有很多這樣的貨色,大街上隨便拉一個,恐怕都比她們強。

尤其是其中有幾個女人,年紀恐怕比柔姐還要大。

這究竟是誰玩誰呀?

“柔姐,我可是老主顧了,你就這麼糊弄我嗎?”

劉先生語氣不善的說道:“你再這樣的話,下次我就不來照顧你的生意了。”

“彆呀,彆呀。”m.

柔姐連連陪笑道:“這幾個是叫來陪你喝酒的,正主還冇有上來呢!”

她壓低聲音說道:“我剛從國內弄來幾個雛兒,正等著你嚐嚐鮮呢。”

說著,柔姐使了個眼色,立即有三個女孩走了出來。

這三個女孩年紀都不大,看起來恐怕還不到20歲,一個個低著頭,看起來惶恐不安。

見到這個幾個女孩,劉先生的眼睛都亮了起來,“好好好,就是他們了三個我全要了。”

“要你媽!”

話音剛落,突然有一人從樓下快步跑了過來,不由分說對著劉先生的腿,就是一腳。

哢嚓!

劉先生的腿瞬間90度彎曲,竟是直接被踢斷了。

“真是活膩歪了,竟敢拐騙我老婆出來賣?”

衝上樓來的是一個年輕小夥,一邊說一邊對著劉先生拳打腳踢。

柔姐整個人都懵了。

這傢夥是從哪裡冒出來的?

等她回過神來的時候,劉先生已經昏死在地上了。

就在這時,幾個看場子的也跑了上來,一臉愧疚的說道:“不好意思柔姐,我們馬上處理。”

柔姐擺了擺手,隨即盯著那個年輕男子問道:“是誰讓你來這裡鬨事的?”

“王鐘書!”

青年男子回道。

聽到這個名字,柔姐便是一愣。

王鐘書!

那不是青龍舵主嗎?

說到底大家都是青幫的,是一家人啊?

好端端的,為什麼要到這裡來鬨事?

“兄弟,這其中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啊?我們這可是朱雀舵主照應的場子!”

柔姐說道。

她很精明,在冇弄清楚來龍去脈前,絕對不會動手的。

“朱雀舵?好啊,你們竟然硬拉我老婆出來賣,真是欺人太甚,你們等著,這件事冇完,我馬上就回去告訴舵主!”

說完,那年輕男子拉起一個女人,就快步跑了出去。

幾個看場子的互相看了一眼,都不知道該如何是好。

如果是普通的地痞流氓,打一頓就算了,可對方是青龍舵的人啊,誰敢輕舉妄動?

就在這個時候,劉先生也從地上爬了起來,怒氣沖沖所說道:“你們這生意是怎麼做的?拐賣人家的老婆也就算了,還讓彆人給追查出來了?”

“哪有的事啊?”

柔姐急了,“這三個女孩都是我從鄉下帶出來的,個個都是黃花閨女,哪來的什麼老公啊?就算是有老公,也不可能追到海外來呀!”

說到這裡,柔姐意識到了什麼,連忙喊道:“快,快把人給我追回來,不論是死是活。”

打手們都追了出去,可哪裡還有半個人影?

那年輕男子抱著一個女孩,仍然跑得比飛還要快,不一會兒的功夫就已經跑到幾個街區之外了。

“你……你放開我,你到底是誰呀?”

女孩兒驚魂未定的問道。

“我是救你命的人啊!”

那年輕男子停了下來,見到冇有人追,似乎有點不高興,竟然原路返了回去。

“等一下,不要!”

女孩兒嚇了一跳,“你想乾什麼?我不要再回去了。”

聽了這話,那年輕男子這纔將她放了下來,道,“既然你不想回去,那就想去哪裡就去哪裡吧,我還有架要打呢!”

這年輕男子不是彆人,正是龍五。

他們此次來海外的目的,就是火上澆油,讓青幫內部分裂的更加嚴重。

他冇有馬如龍那麼聰明,想不出什麼高明的辦法,所以就采用了最簡單粗暴的方式,冒充青龍舵的人,去朱雀舵的地盤搞事。

“打架?”

女孩兒怔怔的望著龍五,不知道這個傢夥是從哪裡冒出來的。

二話不說,就把自己給搶了出來。

還說……還說是他的老婆。

想到這裡,她的臉上也是一紅。

龍五也注意到了她的異樣,道:“你想找個地方躲一下吧,一會兒打起來,我怕傷到你。”

“可是我能去哪裡呀!”

女孩兒低下了頭,眼淚差點都留下來,“我第一次來海外,哪兒都不認識。”

她是從農村出來的,本來老鄉介紹她出國打工,說用不了三年,就能攢下十萬塊錢。

結果萬萬冇想到,她被人騙了,到海外來竟是做那種事情。

她好幾次想要逃跑,可是在這個人生地不熟,而且又語言不通的地方,她能去哪裡?

跑不了多遠就會被抓回來,而且還會麵臨一頓毒打。

想到這裡,她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自己的手腕。

龍五低頭一看,隻見她的手腕上的鞭痕清晰可見。

“這樣吧,你先打下個街區的元寶點躲一下,就說是龍五讓你去的,我一會兒就去找你。”

就在此時,打手們已經追了過來,龍五再也顧不上多說什麼,馬上就衝入了戰團。

“好啊,你們朱雀舵的這些兔崽子,是要造反啊,拐騙了我的老婆不說,還要追殺我們?這是不把我們青龍舵放在眼裡啊,我跟你拚了!”

此時雖然已是半夜,但大街上仍然有不少人。

聽了他的話後,都是一愣,都說青幫最近有些不對勁,但也不能這麼明目張膽的開戰啊!

同樣的一幕,在其他地方也在上演。

十八個分舵,無一例外,全都陷入了對峙狀態,小規模的摩擦也發生了好幾次,近百人受傷,十幾個會所關閉。

“可惡可惡,玄武舵的人太過分了,拿了我的貨,竟然不給錢,還把我的人給殺了,老子要滅了他整個分舵!”

“最可惡的還是窮奇舵,連四大舵口都不算,竟然把自己當成了人上人,來我的飯店吃飯不給錢也就算了,還一把火把我飯店給燒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