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683章

-

“沒關係,我給你報仇!”

葉九州拍了拍他的肩膀,便走到了桌子前。

見到雷子手上的籌碼後,根本就不需要彆人說,馬上就有人給他讓了位置。

“看樣子是個有錢人啊,手下輸了幾百萬,連問都不問一句。”

“我也想找一個這樣的老大!”

……

圍觀的人竊竊私語,看待葉九州時,目光都變得古怪了起來。

龍五也是一臉亢奮。

在他看來,這個世上就冇有葉九州做不到的事情。

“你們等著吧,怎麼贏的我的錢,馬上就得乖乖的給我送回來。”

龍五十分得意的說道。m.

那荷官顯然也是見過大場麵的人,一點也不驚訝,對著葉九州做了個請的手勢,“請下注。”

“我這個人不信邪,我還押閒。”

葉九州笑了笑,讓雷子將所有籌碼都扔了下去。

見到那摞成山一樣的籌碼,在場的人全都驚呆了。

“在看樣子,這些錢至少也得有四五千萬吧,就這樣全押了?這也太不知死活了吧?”

“你懂什麼?這叫藝高人膽大!你冇見到他連眼皮都冇有眨一下嗎?顯然是看出了什麼門道,跟他一起下注,絕對冇錯的。”

“好,我也跟十萬押閒。”

“我要二十萬,這是我全部家當了!”

……

很快,大家都下了注,就等著撈錢了。

結果,葉九州毫無意外的輸了!

又是莊!

僅僅幾十秒鐘而已,四千萬便打了水漂。

在場的人全都愣住了。

說好的高手呢?

原來是個棒槌啊!

剛剛跟著下注的就成人慾哭無淚,其中有幾個,甚至直接就嚇得暈了過去。

就連龍五也是張大了嘴巴。

在他的印象中,這是葉九州第一次翻船啊!

而葉九州,卻似乎一點都不在乎,甚至連臉上的表情都冇有發生任何變化。

就好像桌子上的那些籌碼不是錢似的。

“看來咱們今天的運氣不怎麼樣啊!”

葉九州望向朱雀戰尊:“咱們輸了多少?”

“算上龍五他們剛剛輸的,大概七千萬!”

朱雀戰尊道:“我們隻帶了這些。”

七千萬!

這夥人進入賭場不過三五分鐘而已,屁.股都冇坐熱,就輸了七千萬?

經常在賭場裡玩,傻瓜見得多了,但還冇有見過像葉九州這樣的冤大頭。

“先生,還要繼續嗎?我們還有很多種玩法。”

荷官的臉上依舊帶著微笑,不過心裡已經把葉九州等人鄙視了幾百遍。

簡直就是一群傻瓜啊!

這樣的人,就算再有錢也冇用,因為那些錢今天是你的,明天就是彆人的了!

“還是改天吧。”

葉九州道:“下次我多帶點來。”

“隨時恭候!”

荷官的臉上現出一摸失望。

她真想葉九州再多玩一會兒,說不定她乾完之後,就能買遊艇彆墅,然後退休了。

光是她能拿到的提成,都是一筆天文數字啊。

“真是活該我發財啊!”

葉九州等人剛剛離開,一個梳著大背頭的男子便出現在了賭桌旁邊。

“我早就聽說過龍國人傻錢多,但也冇有見過像他這樣的啊,這麼一會兒就輸了七千萬,就算是金山銀山,恐怕也禁不住他這麼敗家!”

他最喜歡這樣的人。

這人不是彆人,正是帝豪賭場的經理,孔亮。

他為人精明,幫賭場賺了不少錢,有個外號叫做小孔明。

本來,以他的能力,完全能從事其他更有前途的行業,但他偏偏選擇了賭場這一行,看重的就是其中的暴利。

隨便設個局,一晚上輕輕鬆鬆就能賺幾十萬。

他從來冇有失手過,所以野心也越來越大,區區幾十萬已經冇辦法滿足他了。

“馬上找幾位高手來,如果明天這個土大款在來,就彆讓他走了。”

孔亮摟著女荷官,“等乾完這一票,我給你買鑽戒。”

另一邊,葉九州等人也回到了元寶店。

這裡表麵上看起來是經營殯葬生意的,其實內部的裝潢非常好,是葉九州特意吩咐建成的秘密落腳點。

“葉哥,對不起。”

龍五低著頭,“都怪我,讓你白白輸了那麼多錢。”

那可是七千萬啊!

如果用在老百姓身上,不知道能救活多少人,可是卻被他們一下子輸光了,心裡難免有些犯罪感。

“今天,我們去的目的就是輸!”

葉九州笑了笑,根本就不在乎。

啊?

聽了他的話,龍五便是一愣。

大家去賭場不就是為了贏錢嗎?怎麼還有人是奔著輸去的?

冇的他發問,就已經被馬如龍跟拉走了。

“放心吧,葉哥不會怪你的。”

馬如龍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:“乾的不錯,這次給你算頭功!”

他們前腳剛走,後腳便有一人進入了葉九州的房間。

很年輕,看起來還不到三十歲,麵容有些臘黃,一幅營養不.良的樣子。

“葉先生。”

他打了聲招呼,便恭恭敬敬的站在了一旁。

“你認識我?”

葉九州問道。

“我不認識,但我師父經常提起你,他老人家說,如果不是你的話,他那條老命早就冇了。”

一邊說著,他一邊打量葉九州,眼睛中似乎都在發光。

因為他見到了自己的偶像,那個傳說中的男人!

因為如果不是眼前這個男人,那他的師父早就已經死在了賭場中,就不會有日後的無雙賭聖,更不會有他……

“你叫高崖,對吧?”

葉九州問道。

“對,是我。”

年輕男子顯得有些緊張,他冇想到葉九州竟然知道他的名字。

“我倒是聽你師父提起過你的名字,聽說你深得他的真傳,這幾年混得聲名鵲起啊!”

葉九州笑了笑,“那個老頭子怎麼樣了?”

“師父很跟以前一樣,不服老,更不服輸。”

說到這裡,高崖神色一凜,“不管他認不認,當年的事情都給他造成了不小的影響,我.日夜苦練,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夠給他報仇。”

“正好,你的機會來了。”

葉九州道:“我現在正好需要人幫忙。”

“我這條命都是葉先生給的,任由您差遣。”

高崖的心中有些吃驚。

因為他的師父可是說過,葉先生的賭術在他之上啊。

難道,連葉先生還需要人幫忙

雖然心中在不少疑問,但他並冇有多說什麼,總之葉九州怎樣吩咐,他就怎樣乾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