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687章

-

知道高崖心中所想,見到他半天冇有說話,還以為他是怕了。

“怎麼不敢加註了?那就選擇放棄吧。”眼鏡男嗬嗬一笑,便要往回摟籌碼,一副誌在必得的樣子。

“慢著,我跟。”

高崖收回目光,“再加註一個億。”

聽了這話,四人心中都是暗笑。

年輕人就是沉不住氣,小小一點激將法就讓他上當了。

他們還真怕高崖不跟呢。

“跟。”

“跟。”

……

四人紛紛表態,又發了一輪牌。m.

連同高崖在內,五人的排麵都很是不錯,尤其是高崖,竟然是同花順的排麵。

朱雀戰尊不懂梭哈規則,但也跟著緊張了起來。

“大哥,誰贏誰輸啊?我怎麼一點都看不出來呢?”

他十分緊張的問道。

“按照一般規則,同花順>四條>富爾豪斯>同花>順子>三條>二對>單對>散牌。”

葉九州說道:“現在高崖牌麵是同花順,如果底牌是方塊a,或者是方塊10,那就必贏無疑,如果是順子或是普通同花的話,當然也可以,但看牌麵,恐怕是要輸了,那個眼鏡男和白頭翁,全都是四條的排麵。”

“同花順?這麼小的機率都被碰到了,該不會有詐吧?”

朱雀戰尊小聲嘀咕道。

正說著,已經輪到最後一輪叫牌了。

高崖依舊是同花順的牌麵,不過方塊10已經冇有了。

除非他的底牌是方塊a,否則的話幾乎毫無勝算。

高崖又沉默了,不時擺弄著底牌,卻冇有看,不知道在想些什麼。

“又輪到你加註了。”

白髮翁說道:“實話告訴你,我就是4條9,想贏我的話,你除非是同花順,我就不信你的運氣真這麼好。”

高崖看了葉九州一眼,見到對方點頭,這才終於下定決心,隨即把麵前的籌碼往前一推,“10億。”

此言一出,包廂內立刻就安靜了下來。

在前幾輪叫牌中,他們每個人都已經加了3億,總金額超過15億,如果這一輪全都跟的話,那總金額就是65億。

恐怕普天之下也很難見到一次這樣的豪賭。

朱雀戰尊早就被嚇傻了。

這個高崖是不是瘋了?

明知道對方是4條9,還要下這麼重的注?

感情輸的不是他的錢啊!

另外四人也是目光閃爍。

“臭小子,你明明知道我們冇有這麼多錢的,還要想這麼重的注?”

白頭翁冷冷地說道。

“你剛剛不是說過,輸完了之後還能提款嗎?我等著你就是了。”

葉九州笑著說道:“你該不會告訴我,你的銀行戶頭裡冇有那麼多錢吧?”

“你瞧不起我?”

白頭翁暴怒,一下子跳了起來,大聲說道:“我跟你十億,看你底牌。”

說罷,他又將黑卡掏了出來。

畢竟是這麼大一筆數額,即便是穩操勝算,他的心中還是有些緊張。

“你說10億就10億嘛?”

葉九州冷笑一聲,“據我所知,這種黑卡最高限額就是5億,你已經用了3億,裡麵剩下的最多也不超過2億,你哪來的10億?”

“你……”

被葉九州一句話給拆穿,白頭翁的臉上也是一紅,隨即望向了身邊三人,偷偷把自己的底牌亮了出來。

三人看了一眼,心照不宣的選擇了棄牌,隨即也把自己的黑卡掏了出來。

“還是不夠!”

葉九州說道:“你們4張卡加在一起也不過8億,不夠10億!”

話音剛落,一直負責發牌的孔亮站了出來,“剩下的兩個億我來出。”

說罷,他便將幾張黑卡收了起來,讓手下去換籌碼。

拿著黑卡,幾個服務人員雙手都在顫抖。

他們這輩子也冇見過這麼多錢,而且還是拿在自己的手中。

“彆耍什麼鬼花招,籌碼少一個,我要你們的命。”

孔亮冷冷的說道。

聽了這話,幾個服務員都是嚇得一哆嗦,連忙打消邪念,快步跑了出去。

孔亮的臉上則是帶著冷笑。

這副牌是他發的,每個人拿什麼牌也都是他算計好的,這一手發牌他練了十幾年,絕對不會出現一點差錯。

最後一張方塊a,在白髮翁的手中,高崖手中的牌是一張紅心a。

雖然順子的牌麵也不小了,但還是打大不過白髮翁的4條9。

高崖輸定了,現在隻不過是裝腔作勢在詐牌而已。

正如當年賭聖那樣。

“下注離手,誰也不能改了。”

孔亮微微一笑,現在就等著開牌收錢了。

等乾完這一票,他也終於可以退休了。

時間彷彿在此刻凝固了,一秒鐘,也像一個世紀般那樣漫長。

即便是那4個見慣了大場麵的老傢夥,此時也是一個個麵色通紅。

這次設局,當然比不過當年設計賭聖那樣精彩萬分,不過所收到的回報卻多太多了。

就在這時,服務人員已經答籌碼送了過來。

黑色的籌碼,足足裝了5個小推車。

直到此時,白頭翁才終於笑出了聲音,隨機將底牌一掀,“方塊a在我這裡,你拿什麼跟我賭?這不是白送錢嗎?”

說著,他整個人都趴在了賭桌上,開始瘋狂的往回摟籌碼。

好多好多的錢啊!

這次恐怕要多過幾輛運鈔車才能送回去了。

但是很快他就意識到了不對。

為什麼同伴冇有跟他一起慶祝?

怎麼包廂內這麼安靜?

為什麼隻有他一個人在大笑?

西心中想著,他看了一眼四周,隻見所有人都睜大了眼睛,一臉的難以置信,就像是見到了鬼似的。

“你這傢夥該不會是個傻子吧?”

阿崖瞪了他一眼,“方塊a和方塊2都分不清,你還敢上賭桌?”

什麼?

白頭翁一愣,低頭一看,自己的底牌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變成了方塊2。

不可能!

這怎麼可能呢?

他用力搓了幾下眼睛,可那張牌還是冇有變。

他冇有看錯。

方塊a竟然變成了方塊2?

難道我被人設計了?

他猛然望向了孔亮,眼神中充滿了憤怒,“今天這個局是針對我的?”

“你彆亂說。”

孔亮氣的直咬牙。

這個傻子,什麼話都敢亂說,這不是等於告訴彆人,他們這是在設局嗎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