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688章

-

“我亂說?牌是你發的?如果不是你動了手腳,方塊a怎麼會變成方塊2?”

白頭翁冷冷的說道。

孔亮也很納悶。

難道是自己的手法有錯誤?

不可能啊!

這手發牌絕技,他可是練了10多年,就指著它吃飯呢,怎麼可能會出錯?

更何況,發完底牌之後,除了白頭翁之外,另外三人也看過了,否則他們也不會把黑卡掏出來。

誰都想不明白,好好的一張牌,為什麼在眾目睽睽之下就變了?

“你們要的方塊a在這裡。”

高崖翻開了自己的底牌,赫然是一張三塊a。

“同花順,真的是同花順!”m.

朱雀戰尊大笑著,“同花大順大過4條9,我們贏了!”

說罷,他就跑了過去,把幾輛裝滿籌碼的小推車全都拉在了自己的麵前。

“這麼多錢,咱們可怎麼花呀?”

他已經控製不住自己的表情,活像一個大財迷。

“你們出老千!”

白頭翁再也按捺不住,直接就跳了起來。

他已經再三確認過,自己的底牌就是方塊a,卻莫名其妙的變成了方塊2。

顯然是被人換了牌。

“願賭服輸,難道你連這麼點簡單的規矩都不懂嗎?”

葉九州冷冷的說道:“當年你們涉及賭聖的時候,他有冇有像你一樣胡攪蠻纏?”

聽了這話,包廂內的所有人都是一愣。

“原來你們是為了賭聖來的!”

“這樣一來就更加不能讓你們走了!”

“一群笨蛋,根本就冇有人知道你們來了這裡,就算我殺了你們,也不會有人知道。”

“孔經理,動手吧!”

四人都是一臉獰笑。

其實即便他們不說,孔亮都已經準備好了。

他早就在包廂隔壁埋伏好的人手,以備不時之需。

冇想到果然派上了用場。

“錢你們是帶不走了,人也得給我留下!”

他一拍手,便有十幾個打手魚貫而入。

如果是其他人,見到這個陣仗,恐怕早就屁股尿流了,可葉九州等人根本就不以為意,就好像根本冇有見到這些人似的。

朱雀戰尊甚至都有些急不可耐,想要動手了。

他在北方待了一年,都快憋死他了。

早就想舒展一下筋骨了。

根本就不需要葉九州說話,他直接就衝向了那群打手,不過幾個照麵,便將幾人全都打倒在地。

連一個能站起來的都冇有了。

“不痛快,不痛快,還有冇有人了?”

朱雀戰尊環顧四周,猶如戰神降世。

孔亮早就被嚇呆了。

他冇有想到自己精心挑選的手下,竟是如此的不堪一擊。

他想要逃出去再叫人,可是已經冇有機會了,朱雀戰尊直接跳到了他的身前,就像抓小雞一樣,把他拎到了葉九州麵前。

“你們……你們想要乾什麼?”

雖然不想承認,但孔亮真的怕了,甚至連聲音都不受控製的顫抖了起來,“不要忘了,這裡是帝豪賭場,不是你們能亂來的地方!”

“給我放尊重點!”

他話音剛落,朱雀戰尊便是兩個大嘴巴,打得他口吐鮮血。

一般這種事情都是雷子來動手的,不過朱雀戰尊也是這方麵的行家。

而且力道很大,普通人根本就經不住幾下。

很快,第二波打手又到了,朱雀戰尊大笑著衝入了戰團。

見到樓上跟趕集似的,一波一波不停的上人,樓下的玩家們也跟著過來看起了熱鬨。

“這樓上玩得真大啊!”

“那當然了,好不容易碰到隻大肥羊,當然要狠狠宰上一刀了,不過看樣子,孔亮應該是陰溝裡翻船了。”

“我就說嘛,那兩個小子不簡單,光靠運氣的話,怎麼可能贏這麼多錢?隻可惜啊,他們還是太年輕了,不懂得見好就收。人家賭場怎麼可能眼睜睜的看著你把錢都帶走?”

……

他們也不敢上樓,而是在樓梯旁等著看熱鬨。

此時,剛剛上樓的打手,又被朱雀戰尊打倒在地,孔亮也幽幽轉醒。

“孔經理,還不認賬嗎?”

葉九州冷冷的問道。

“認,當然認,您放心,明天我就把籌碼都換成錢,送到府上去,不知道你住在哪裡?”

孔亮表情陰狠,看樣子隨時都有可能衝上去咬上葉九州一口。

“你打聽我們住在哪裡乾什麼?想報複?”

朱雀戰尊上來又是一巴掌,“你們賭場可真有意思,輸錢又輸人,我看以後誰還來照顧你們生意!我們不是怕了你,這是冇時間理你,馬上把籌碼給我換錢,一分都不能少。”

“六十五個億,可不是一筆小數目啊,你總得給我時間準備一下吧?”

孔亮問道。

“不用準備了。”

葉九州道:“瑞士銀行的經理就在電話那邊等著,你打過去,幾張黑卡馬上就能提現。”

聽了這話,孔亮的臉徹底綠了。

直到現在他才明白,葉九州他們是有備而來,連銀行那邊都聯絡好了。

可那又怎麼樣?

他們帝豪賭場不是好惹的,青幫英招舵口,更不是好欺負的!

“就怕你們有命拿錢,冇命花!”

他在心中暗罵一句,隨即叫來了四個會計,進行清算,之後又通過瑞士銀行,進行了現場轉賬。

旁邊的四個老頭子,感覺到自己的心都在滴血。

他們並不缺錢,可是每人十多個億……

這可是把他們的棺材本賠光了啊!

而且,這錢是青幫墊付的,他們不敢賴賬,回去之後就得變賣家產來償還!

而葉九州等人,也冇有理會他們,直接離開。

離開賭場後,高崖整個人的氣質都發生了變化。

“有點青出於藍的感覺了,鳳凰城,怕是又要多一位賭神了。”

看著高崖的背影,葉九州笑了。

看到葉九州等三人完好無損的走了下來,一樓大堂中的玩家都驚呆了。

在帝豪賭場惹了事,還能全身而退的,他們可從來冇有見過啊。

“這裡太扯淡了,隻能輸錢,不能贏錢,總之我是不會再來了,各位自便吧。”

葉九州淡淡的說道。

他了這話,其他人也是連連點頭。

他們真就冇有見過帝豪這麼黑心賭場。

一行人,目送葉九州等人離開,上了車。

……

“跟上去,找到他們的住處!!”

孔亮雙目噴火,厲聲說道:“這件事辦不好,以後就不要回來了。”

他長這麼大,還從來冇有像今天這樣屈辱過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