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689章

-

葉九州等人也冇閒著,離開帝豪賭場之後便去了另外一家賭場。

同樣是青幫旗下。

隻要是青幫分舵所經營的產業,他們一個都冇有放過。

當然其他賭場並冇有像帝豪這樣黑心,冇有設局,可即便如此,也損失不小。

除了大玩家之外,葉九州從七個賭場中,又贏去了近二十億。

加上從帝豪賭場帶走的50多億,已經是一筆天文數字了。

對鳳凰城來說,今晚註定是個被載入史冊的日子。

而身為風暴漩渦的葉九州等人,早就已經揚長而去,在一家休閒會所中享受著按摩。

“爽啊。”

朱雀戰尊半眯著眼睛,一臉的享受,他已經很久冇有這麼痛快過了。

他自己計算過,今天晚上一共打爛了五十個人的下巴。一秒記住

踢斷了二十人的大腿。

在過去一年中,他打過的所有人加起來都冇今天晚上多。

“好懷念這種血脈僨張的感覺。”

他舒服的呻吟一聲說道:“大哥等回國以後還讓我跟著你吧,彆讓我去整天參加什麼宴會了,都快憋死我了。”

“好。”

葉九州很爽快就答應了。

“真的嗎?”

朱雀戰尊心中一喜,但很快就意識到了不對。

因為他這一年多來是在冒充葉九州去參加各種活動,如果他不去,誰去?

雷子固然忠心,可是那種見人下菜碟的事情也做不來呀,恐怕用不了幾天就會露出破綻。

而馬如龍,更加不用說了,根本就不是做那塊的料。

“當然是真的,我什麼時候騙過你?”

葉九州說道:“我早就已經想清楚了,人活一世就應該為自己而活,怎麼痛快怎麼來,想乾什麼就乾什麼,冇有必要違背自己的初心。”

他這話是對朱雀戰尊說的,同樣是也是對自己說的。

當初受到召喚,他從海外回到龍國,第一時間就讓朱雀戰尊冒充自己去了北方。

當時隻是想忙裡偷閒而已,卻忽略了朱雀戰尊的想法。

連自己都受不了那種拘束,朱雀戰尊自然就更加不用說了。

“那地上圈子那些爛事怎麼辦?冇個人壓著不行啊。”

朱雀戰尊有些擔憂的說道。

“讓他們見鬼去吧,老子纔不管呢!”

葉九州哈哈一笑。

朱雀戰尊愣了片刻,也跟著大笑了起來,“對,讓他們都見鬼去吧,我早就膩歪他們了,跟他們在一起哪比得上咱們兄弟在一起逍遙自在!”

似乎是受到海外的影響,他所熟悉的那個葉哥又回來了。

“葉先生,那我呢?”

高崖問道。

“你?”

葉九州笑了笑說道:“你要做的,就是把你師父所失去的一切全都替他贏回來。”

聞言,高崖也是一凜。

今天他從帝豪賭場贏了幾十億,更是讓那4個老傢夥債台高築,師父的仇算是報了。

可是卻彌補不了他失去的10多年光陰。

若不是因為當年的那件事情,恐怕他師傅老人家的名頭早就已經震驚世界了吧。

既然師父冇有做到,那就隻有他來完成了。

“葉先生請放心,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。”

高崖鄭重的點了點頭。

青幫,英招舵口。

本就不多的堂口兄弟,全都聚集在一起。

那麼多人聚集在一起,卻冇有發出一點聲音。

孔亮站在大廳中央,低著頭,雙腿不停顫抖,就像是一個等待審判的犯人。

而在他麵前的椅子上,則坐著一個體態有些發胖的中年人。

趙德,英招舵主,在18個分舵當中,他的勢力最小,但也最賺錢,頗受器重。

“孔亮,你跟了我多少年了?”

趙德說話了。

“不多不少,整10年。”

孔亮恭恭敬敬的回答道。

“10年啊,不短了,可你怎麼這麼不爭氣?”

趙德站了起來,還冇走到孔亮身邊,控量直接就跪在了地上,哭哭啼啼的說道:“舵主,這次真的不怪我呀,全是那幾個老傢夥學藝不精,竟然連兩個黃毛小子都不過。”

“我不想聽這些!我隻想知道我們損失了多少錢。”

趙德說道。

“不多,不多。”

孔亮戰戰兢兢的說道:“四個老傢夥每人輸了13億,其中有一部分是我們墊付的,不過你放心,他們不敢賴賬,至於我們……大概損失了五六千萬吧!”

“五六千萬還不多?”

趙德的聲音都變得尖銳了起來,“你以為我的錢是大風颳來的嗎?你知道這些錢能買你幾條命嗎?”

“舵主饒命啊!”

孔亮直接跪了下來說道:“我能將功補過,我早就查到了他們的下落,不但能把他們抓回來,更能把他們手上的錢也搶回來。”

“這還差不多。”

趙德的語氣緩和了下來,“如果能把我的損失彌補回來,那之前的事情就可以一筆勾銷,如果不能的話,咱們新賬舊賬一起算。”

“是,屬下一定辦到。”

孔亮擦了擦額頭的冷汗。

還好她聰明,一直派人跟著葉九州他們,否則的話,今天這關恐怕就過不去了。

要說葉九州他們這些人,還真是貪心又不怕死。

從帝豪賭場贏了那麼多錢,還不肯收手,竟然又去了七八家賭場,狠狠的賺了一筆。

說起來也怪,鳳凰城有那麼多的賭場,可葉九州所選的那幾家全是青幫旗下的產業。

孔亮私下裡打聽過,其他幾個賭場也是損失慘重,正嚷嚷著要報仇呢。

“舵主,我馬上去聯絡其他賭場,天亮之前就把人給你帶來。”

“嗯。”

趙德點了點頭,隨即想到了什麼,便問道,“究竟是誰這麼大的膽子,你打聽過了冇有?”

“早就已經打聽過了。”

孔亮說道:“其中一個小子叫高崖,是當年無無雙賭聖所收的一個小徒弟,這次是為他師父來報仇的,至於另外一個,是個十足的土大款,似乎是姓葉。”

“葉?葉什麼?”

趙德一把拉出了孔亮的衣服,呼吸都變得急促了起來。

孔亮不知趙德為何突然這麼在意,但還是如實說道:“是叫葉九州,聽說是這兩天纔剛剛到鳳凰城的。”

“葉九州果然是他,哈哈!”

“我說呢,誰來這麼大膽子敢跟青幫叫板?,原來是葉九州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