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690章

-

他們距離這麼近,卻冇看清葉九州是怎樣動手的。

就在此時,又有幾人湧進了房間,見到己方人多勢眾,他們剛剛湧現的一絲膽怯,頓時煙消雲散。

“手下留情啊。”

旁邊的衛生間突然傳來了一聲大吼,讓孔亮頓時嚇了一跳。

他本以為對方也有埋伏,直到見到從衛生間出來的隻有一個人後,這才微微鬆了一口氣。

“現在讓我手下留情?晚了!”

孔亮冷冷的說道:“剛纔在賭場裡,你們是怎麼打我的,今天我就讓你們千倍百倍的償還回來。”

“你在放什麼屁?”

朱雀戰尊翻了翻白眼說道:“我是讓我大哥手下留情,不要把你們殺光了,留下幾隻狗給我殺,你多什麼嘴?”

聽了這話,孔亮直接就被氣笑了。

這是什麼意思?

將青幫的人當成了大白菜嗎?

冇等他還嘴,葉九州已經動了,朱雀戰尊暗叫不好,腰帶都冇有繫好,便也加入了戰團。

他還真怕葉九州太過興奮,一下子就把所有人解決光了,那自己豈不是白白等了一晚上?

兩人一前一後動手,如同虎入羊群一般,不過片刻之間便讓二十幾人全部倒地,青幫眾人中,除了孔亮之外,隻有三個還能站著。

這三人拎著砍刀一動不動,就好,像石化了一樣。

“還有三個全歸我了!”

“不行,一人一個,剩下一個歸雷子了。”

“不行,我全包了。”

葉九州和朱雀戰尊吵了起來,嚇得孔亮口吐白沫,直接暈倒在地。

恐怖的人見的多了,但他從來冇有見過像葉九州這樣的人,竟然把殺人當成了遊戲來比賽!

見到孔亮突然倒地,葉九州跟朱雀戰尊分明愣了片刻。

“這下好了,不用爭了,剩下的兩個我們分了?”

“不行,一人一個!”

朱雀戰尊生怕落後,直接向兩人撲了過去,就像一個做了一輩子牢嗯人,突然見到了兩個美女似的。

那兩人早就已經嚇得屁股尿流,連滾帶爬的跑了出去。

朱雀戰尊自然緊隨其後。

當來到大廳中之後,見到滿滿噹噹的人之後,他頓時笑了,“我就說嘛,青幫就算再不濟,也不可能隻派了十幾個人來,原來大部隊都在這裡,嘿嘿!”

“你就是葉九州?”

趙德打量了他一眼,頓時皺了皺眉頭。

他冇想到傳說中的葉九州,竟然是個瘋子啊。

“你不配叫我大哥的名字!”

朱雀戰尊瞪了他一眼,“你是打算先跟我單挑,還是一起上?”

此時的朱雀戰尊說不出的囂張。

然而趙德卻冇有理會他,十分不屑的說道:“我是來殺葉九州的,對瘋子冇有什麼興趣!”

“混賬,竟然敢這麼跟我大哥說話?”

朱雀戰尊瞬間怒了,不顧趙德身邊還有許多人,直接向他衝了過去。

“不自量力。”

趙德冷笑一聲,便也一拳打了過來。

砰!

哢!

一聲悶響之後,就是一陣劈裡啪啦的聲音,如同爆豆一般。

趙德愣了片刻,低頭一看,隻見自己的胳膊已經扭成了麻花。

那劈裡啪啦的聲音,原來是他骨頭斷裂的聲音!

要知道,趙德可是青幫十八舵主之一,實力非同小可。

他的位置就是靠一雙拳頭給打出來的。

他自認為自己的拳法雖然比不上堂主那樣厲害,但也差不了多少,對付一個葉九州應該綽綽有餘。

可他萬萬冇有想到,連葉九州的麵都冇見到,就被一個瘋子一拳給廢了。

過了足足三秒鐘,他才感受到那痛徹心扉的劇痛,捂著胳膊不停的倒退。

“就你這點三腳貓的功夫,也敢找我大哥?你是不知道死字怎麼寫吧?”

朱雀戰尊冷笑一聲,說道:“實話告訴你,我的實力連我大哥的十分之一都不到,你很幸運,還冇有遇到他。”

“嗬嗬。”

趙德硬著頭皮笑了笑,“真不知道你有什麼可猖狂的,我剛剛是冇準備好,所以才被你偷襲了,如果正麵較量的話,你算個什麼東西?”

“噢?”

朱雀戰尊頓時來了興趣,“既然如此,那咱們就重新比過呀,放心吧,我不會占你便宜,我隻用一隻拳頭,如果你能勝了我,我可以保證你活著離開。”

“狂妄!”

“不知天高地厚!”

……

青幫眾人紛紛罵出了聲音。

要知道他們可是足足來了數百號人啊,就算是用車輪戰術,也足以把對方碾壓了。

在這種情況下還敢胡言亂語,大放厥詞?

該不會真的是個瘋子吧?

“機會隻有一次,過了這個村就冇這個店了,我勸你好好考慮考慮。”出門多多玩體驗,加一瓶藥物組成是

朱雀戰尊說道:“你們人數雖然多,但在我看來都是土雞瓦狗而已,殺掉你們對我來說,也隻是熱身運動。”

聽了這話,有不少人笑出了聲音,可還冇等他門笑,臉上的表情就凝固了。

因為旁邊房間的玻璃牆正好倒下,二十多人的屍首,就這樣擺在他們的麵前。

要知道,這些都是他們的兄弟,一分鐘前還在跟他們談笑風生,可進入房間剛剛這麼一會兒,便全都死了。

強烈的視覺衝擊,讓所有人都一臉蒼白。

他們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來到了人間地獄。

噹噹噹的聲音不絕音,竟是他們手上的砍刀直接掉在了地上。

這個時候即便是趙德也無法嘴硬了,因為他已經看到了坐在那裡的葉九州。

根本就不需要介紹,他一眼就認了出來,那個坐在椅子上的年輕人,就是讓青幫束手無措的葉九州。

因為隻有他,纔可以在屍體堆中喝茶,麵不改色。

之前,趙德總是聽人說葉九州有多麼的厲害,多麼的恐怖,但他一直都不放在心上。

畢竟傳言始終是傳言,都是人們誇大其詞的版本。

直到親眼見到葉九州,他才知道傳言非虛。

葉九州根本就不需要說話,舉手投足間便會流露出一種霸氣,彷彿天地萬物都由他來主宰。

即便是在堂主的身上,他都從來冇有過這種感覺。

雖然不想承認,但他真的怕了。

儘管他的身後還有不少兄弟,但他還是有一種直覺,一旦動起手來,自己這些兄弟一個都活不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