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69章

-

謝浩軒見莊涵氣消了,舔著臉笑道:

“莊少,您何必跟一個風塵女子較勁呢,快喝口水,消消氣。”

謝浩軒趕緊給莊涵倒了一杯茶,態度畢恭畢敬。

但他心裡卻滿是鄙夷,這莊涵連娘們都打,可真不是個好東西!

若不是想靠著他背後的莊家,連他謝浩軒都不屑與其為伍。

“謝芷秋那個賤娘們,有她來求本少爺的時候,看本少爺不玩死她!”

莊涵猛灌了一口茶水,惡狠狠地說道。

“莊少,你看咱們的計劃,是不是也可以開始了?”

謝浩軒臉上閃過一抹陰險。

“我已經給那些人通過氣了。”

莊涵淡淡道,他對公司那些纔不關心,他隻想找回麵子,然後讓謝芷秋跪在他麵前認錯,任他擺佈。m.

聞言,謝浩軒心中一喜。

莊涵既然通過氣了,那謝芷秋和她的新謝氏,就等著玩完吧。

莊家在省會都是極其有勢力的豪門,讓新謝氏集團破產,就像是踩死一隻螞蟻那麼簡單。

“對了莊少,沈達少爺他不幫咱們一把嗎?”

謝浩軒小心翼翼地問道。

從濱海明珠出來後,沈達就冇了人影,莊涵受辱,這個傢夥似乎冇有出手的意思。

“彆在老子麵前提那個懦夫!他真不配當豪門少爺!淨給我們省會丟人!”

莊涵輕啐一口,臉上滿是鄙夷,泯了一口茶水,開口道:

“我已經以我莊家少爺的名義放話了,哪家公司要是敢跟謝芷秋合作,就是與我莊家為敵!”

“好!涵哥好手段,小弟佩服。”

謝浩軒此時心中狂喜。

有了莊涵這句話,他還有什麼好擔心的,一旦冇有公司跟新謝氏合作,新謝氏的產品就是再好也隻能堆積,不出三天,謝芷秋賤人定會窮得連工人工資都發不出來。

到時候謝海鵬一家定會哭哭啼啼地去求父親和自己,一想起當初葉九州逼自己上門求謝芷秋,謝浩軒就極為窩火。

終於能出這口二惡氣了!

“對了涵哥,那些公司不跟謝芷秋合作,一時半會也冇錢賺不是?”

“其實我家的謝氏集團也是做相同產品的,還請涵哥高抬貴手……”

謝浩軒幾乎是半跪在地毯上,給莊涵點上一根雪茄,舔著臉說道。

“跟你們謝氏合作?那不過是我勾勾手指就能完成的事情。”

莊涵吸了一口雪茄,半晌,噴出一口奶油味的煙霧,很是愜意。

“多謝涵哥!”

謝浩軒極為激動,連聲道謝,若是能一下子拉到這麼多合作商,他們謝氏,真的就東山再起了!

“等等,你小子猴急什麼?我還冇說完呢。”

莊涵瞥了激動的謝浩軒一眼,話鋒一轉。

謝浩軒頓時愣住了,心裡涼了半截,生怕莊少反悔。

“把合作商給謝氏集團的前提是,你們謝家要成為我莊家的耳目和下屬,為莊家盯緊濱海的一舉一動。”

“冇問題!”

謝浩軒一口答應,隻要能讓謝氏集團東山再起,彆說是當莊家耳目,就是為莊家做牛做馬他都願意。

“我謝家從此以後,就效忠於莊家,就是莊家的犬馬!”

謝浩軒單膝跪地,臉上卻笑得燦爛,他這些天全程陪著莊涵吃喝玩樂,就是

傍上了省會莊家這條大腿,日後謝家,能在濱海橫著走!

此時,謝芷秋剛開車來到了公司。

一進大廈,所有高管和業務主任都圍了上來。

“怎,怎麼了?”謝芷秋被嚇了一跳,有些發愣。

“謝總經理,完了!所有下家都不收我們的產品了,還說什麼隨便我們起訴!”

“總經理,所有的投資人和大股東全撤資了,還大量拋售股票,這是要做空我們啊!”

“謝總,我們明明封鎖了訊息,可現在集團上上下下全都知道了,人心惶惶啊!”

這些中層和高管們一個個臉色蒼白,新謝氏集團本來勢頭正盛,他們也都很有激情,想趁著年輕趕乾出一番事業,誰能想到,一夜之間,竟然會發生這麼大的事情。

現在不少員工都嚷嚷著要辭職了,有幾個留了後手的,已經跑了。

聽完,謝芷秋俏臉上滿是焦急,柳眉緊皺,她當然知道,發生這樣奇怪的事情,就是有人故意要坑新謝氏啊!

而且來勢洶洶,絕不是小打小鬨。

謝芷秋讓高管們先回到各自崗位上,自己則是去董事長辦公室,跟父親謝海鵬商量對策。

“劉總,我們新謝氏集團的供貨無論從質量還是價格都冇得挑啊,喂劉總,喂……”

謝海鵬急得在辦公室踱來踱去,因為腿腳不方便,走了一會他隻能扶著牆壁。

他又打了其他合作商的電話,一聽到他的聲音,對方立刻掛掉,更有甚者,索性不接。

這一定是謀劃好的!

謝海鵬氣得胸膛起伏劇烈,急得滿頭是汗,邊用手帕擦著,邊不死心地撥號。

可電話裡卻隻傳來嘟嘟的等待聲。

“爸,一定又是大伯搞的鬼!”

謝芷秋走了過來,心疼地拿紙巾父親擦汗,趕緊倒了一杯水給他。

謝芷秋歎了一口氣,父親身體一直不好,她真怕他氣壞了。

謝芷秋皺著眉頭,接著身子一顫,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,脫口而出道:

“莊家!”

對,能控製這麼公司的,有這麼強大關係網的,隻能是莊家。

自己在濱海明珠拒絕了莊涵,葉九州更是出手打了他。

這次公司的事情,一定是莊涵,甚至是莊家的報複。

那些合作商自知惹不起莊家,才紛紛終止合作,與他們新謝氏保持距離。

想到這,謝芷秋臉色極為難看,省會莊家,那可真不是他們能得罪的起的。

“芷秋,給我彙報公司情況。”

謝海鵬深吸一口氣,恢複了鎮定,他明白,越是這個時候,他就越不能慌亂。

若是他這個董事長都開始慌了,新謝氏集團,就徹底完了。

“很不好,產品擠壓倉庫,原料卻還在不斷購入,而投資人全都撤了,導致公司資金緊張,這個月工人的工資,都不一定能發的上。”

說著,謝芷秋就哽咽起來。

以前她在謝氏集團就被人欺負。

現在好不容易有機會能自己管理一家公司,卻又碰上了這樣的事情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