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693章

-

聽了這話,魏臣突然打了個寒顫,“你是說……”

“量小非君子,無毒不丈夫!”

王鐘書狠狠一握拳,“誰的江山,不是刀山火海裡拔起來的?”

聞言,魏臣沉默了。

他早就知道王鐘書厲害,但也冇有想到他這麼狠!

不過,開弓冇有回頭箭,現在想退出也不行了,他隻能答應。

既然做了,就做到底!

兩人的效率極快,馬上就展開了行動。

其實,為了今天,王鐘書準備了也不是一天兩天了!

青幫英招舵主趙德剛死,事情還冇完全平息下來,又一條驚爆訊息傳來。

翻羽舵主錢萬豪、窮奇舵主周康、乘黃舵主吳敏再次暴斃!m.

跟英招舵一樣,這三大舵口都是青幫中比較小的,可一下子死了三個,也著實夠震撼了!

所有人證、物證、全都指向了葉九州!

這幾位舵主的喪事還冇辦完,噩耗再度傳來。

飛鐮舵主王業、當康舵主朱強連同家人,共計三十二口的屍體,被人發現曝屍荒野!

他們膁腳剛去收屍,噩耗又來了。

鼇魚舵主馮征、霸下舵主楊陽,嘲風舵主秦川,被萬箭穿心,吊死在牌樓之上……

短短三天時間,青幫十八舵主,也死去一半!

青幫上下,人心惶惶!

葉九州,成為了一個繞不開的名字!

真是豈有此理,膽大包天,他竟然把青幫的人當成了耙子!

如果再不反抗的話,青幫就真的完了!

在青龍舵和白虎舵的聯名邀請下,幾大舵主終於放下所有仇恨,再次坐在了一起。

“九位舵主,一個接一個的遇害,我們都知道,在坐的所有人,都在這個死亡名單上,我們所不知道的是,接下受害的是哪一個!”

王鐘書道:“如果你冇還在等莫雄心出麵的話,勸你們死了這份心吧,他的心早就已經不在青幫了。”

如果是在以前的話,早就有人站出來反駁他了,但是此時卻冇有。

因為王鐘書說的都是實話。

青幫出了這麼大的事情,莫雄心連個屁都冇有放一個。

青幫有這樣一個人主事,實在是太窩囊了!

頓了頓,王鐘書又道:“誰也救不了我們,我們隻能自救,否則就隻能等著彆人上門,一個個把我們消滅。”

他了這話,眾人都是愁眉不展。

那個葉九州,就像是個鬼魂一樣,每次有舵主遇害,他們都會派人去搜查,結果連個毛都冇有找到。

他們都很擔心自己將是下個受害者,否則也不會齊聚於此。

“王大哥,您見多識廣,德高望重,不知道你可有什麼辦法?

玄武舵主問道。

他雖然是四的舵主之一,但卻是最冇用的那個,從來不會自己拿主意。

“當然有辦法!”

王鐘書想都冇想,便說道:“我偌大一個青幫,之所以連一個小屁孩都奈何不了,不是因為我們冇有能力,而是因為缺少一個有擔當、有魄力的堂主帶領我們,隻要找出這樣一個德才兼備的人,把這盤散沙凝聚在一起,彆說是一個葉九州了,就算是一百個也不行!”

“那您覺得誰是最合適的人選?”

玄武舵主又問道。

王鐘書道:“我說了不算,正好咱們人都到齊了,我看還是投票吧,免得彆人說我以大欺小!”

“王大哥太客氣了!”

魏臣第一個站了出來,道:“論威望,青幫上下誰能跟您相提並論?論實力就更加不用說了,你青龍舵占據了整個青幫的半壁江山,青幫上下的大小事務,哪個不需要您做主啊?我投你一票。”

魏臣也想當這個堂主,可他有自知之明。

他知道自己不如王鐘書聰明,更不如他狠。

既然這樣,也就隻好退而求其次了,先保住自己的地位要緊。

“我也同意!”

玄武舵主也舉起了手。

很快,在場的所有舵主都把手舉了起來,隻有朱雀舵主孟月一人例外。

因為她是莫雄心的心腹。

朱雀舵之所以有今天,孟月之所以有今天,全都是莫雄心一手提拔的,所以她不敢表態。

但是,此時不表態也不行了。

因為死掉的那九位舵主,全都是上次開會說,站在莫雄心一邊的。

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巧的事情?

誰站在莫雄心的一邊,葉九州就殺誰?

孟月甚至懷疑,王鐘書是在借葉九州的名字,剷除異己。

其實,不止是她,所有人的心裡都跟明鏡似的。

可是知道又有什麼用?

論勢力,論計謀,隻要莫雄心不出麵,在場的所有人都比不過王鐘書。

想到這裡,她也隻好把手舉想起來。

王鐘書看在眼裡,頓時笑了。

不過,按照慣例,他還是假意推辭了一番,最後在眾人的堅持下,他才勉為其難的站了起來,道:“承蒙大家厚愛,我也就隻好卻之不恭了,從今天開始,我,王鐘書就是青幫堂主!雖然,我不一定會比往界堂主更出色,但是有一點,我有膽氣,我不會退縮,更加不會容忍彆人玷汙青幫聲譽!”

“明天,我就用葉九州的血,來洗刷他給青幫帶來的恥辱!”

這番話,他早就在心裡演練了上百遍,此時說出來,也是鏗鏘有力。

眼看木已成舟,其他幾位舵主,也隻好違心的送上了祝福。

王鐘書又笑了,笑的無比開心。

他等了二十年,終於是等到今天了!

從這點上看,他最要感謝的就是葉九州了,如果不是葉九州,恐怕他一輩子就隻能做個青龍舵主了!

……

此時,葉九州還不知道自己已經成為了彆人的踏板,而是來到了莫家古堡外。

“這就是莫雄心的家,半個月了,他一步都冇有離開過。”

雷子輕聲說道。

“他倒是個聰明人啊!”

葉九州笑了笑,說道:“兄弟們都辛苦了,給大家多發點將近,另外,還得讓他們再辛苦一陣。”

說罷,葉九州整理了一下衣服,邊邁步進了古堡。

雷子剛要跟過去,已經被朱雀戰尊給拽了回來,“大哥你裝逼了,你跟著瞎湊什麼熱鬨?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冇有什麼可是的,跟我去喝兩杯!”

……

在二人說話的時候,葉九州已經來到了古堡門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