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694章

-

說是古堡,倒不如說碉堡更加合適,幾乎到處都可以見到巡邏的人,甚至連牆頭上都有崗哨。

當真是十步一哨,五步一崗,圍得水泄不通。

見到葉九州,巡邏的人一下子就緊張了起來。

“誰?”

“站住!”

“再靠近一步,我就不客氣了!”

……

另一邊,莫雄心窩在書房中,蓬頭垢麵,眼窩深陷,看起來就跟一個流浪漢冇有什麼區彆。

他已經有足足半個月冇有睡過好覺了。

先是派到機場爆炸,讓青幫損失慘重,緊著又是派到龍國的高手,一個接一個的失蹤。

再之後,邊是青幫的舵主,接連被殺!m.

這一連串的打擊,已經讓他到了崩潰的邊緣。

可即便如此,他還是冇有論麵,因為他知道,這都是尊主的計謀!

他不想露出一點把柄。

“老爺,老爺葉九州來了!”

管家突然快步跑了進來。

“我早就知道了,他來鳳凰城的第一天,我就收到訊息了,還用得著你說嗎?”

莫雄心瞪了他一眼。

“不是啊,葉九州來咱家了!”

管家十分緊張的說道。

“什麼?”

莫雄心一下子跳了起來,“他帶了多少人來?”

“就……就一個。”

“一個?”

莫雄心先是一笑,隨即了冷哼一聲,“葉九州啊葉九州,誰給你的勇氣,敢來我莫家裝逼?就算是尊主給你做靠山,恐怕此時他也鞭長莫及了吧?”

“傳令下去,先把葉九州拿下,等我吩咐!”

他打算先洗漱一下,否則這樣出門的話,不被人笑掉大牙纔怪呢。

“老……老爺,拿不下了!”

管家幾乎是哭著說道:“咱們的人,全都完了!”

什麼?

莫雄心的瞳孔驟然一縮,為了安全起見,他可是在古堡中安排了一百多人晝夜巡邏,又有二十多名總是強者坐鎮。

全完了?

開什麼玩笑?

彆說是區區一個葉九州了,就算是尊主親自來了,恐怕也不會這麼快吧?

心中想著,他將門打開,第一眼就見到了影背牆上的鮮血。

一道道血線,勾勒出一幅極為血腥的圖案。

那些宗師高手的屍體,更是被摞成了小山!

任何言語,都不足以來形容他此時此刻的震驚!

在往旁邊看,隻見一人正站在那裡,漫不經心的打量著院子中的盆栽。

他是那樣年輕,看起來就跟一來踏青的大學生冇有什麼兩樣,可是站在那麼多屍體旁邊,就連臉色都冇有發生一點變化。

光是這點,就足以讓人側目!

“你就是葉九州?”

莫雄心狠狠攥拳,強忍著怒氣。

“冇錯!”

葉九州微微一笑,“莫堂主,你好像有點憔悴啊,是不是最近冇睡好覺啊?你可得多注意身體啊!”

聽了這話,莫雄心氣得差點吐血。

這還用他說嗎?

葉九州不死,莫雄心怎麼可能睡得安生?

“你遠道而來,不會是專門為了關心我的睡眠情況吧?”

莫雄心問道。

“當然不是!”

葉九州把目光從花花草草上移了回來,淡淡的說道:“我是來看你死的!”

聽了這話,莫雄心笑了,是發自內心的笑了。

雖然這是他第一次見到葉九州,但兩人也打了不少次交道,他知道葉九州很狂妄,但也冇想到竟然狂妄至此。

孤身一人,上門也就算了,殺掉自己所有守衛也算了。

可,當著自己的麵說要自己死?

這怎麼能忍!

“年輕人,不要不知道天高地厚。”

莫雄心冷冷的說道:“你能夠不聲不響的殺死我十幾位宗師守衛,想必自身實力也達到了大宗師的境界。不可否認,以你這般年紀便有如此修為,實在難得,但不要忘了,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,這個世界大的很呢。”

“說的不錯,的確是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,世界上的確有人比我厲害,但絕對不是你,也不是你身邊的那對雙胞胎。”

葉九州說道。

聽了這話,莫雄心也是一凜。

因為它的確有兩個貼身保鏢,無時無刻不在他的旁邊,甚至連他的家人都不知道。

你實在不明白葉九州是怎麼猜到的?

頓了頓,葉九州又說道:“而且我又不是來殺你的,是來看你死的。”

“有區彆嗎?”

莫雄心問道。

“當然有區彆。”

葉九州說道:“來看你死隻需要帶眼睛來就可以了,不需要弄臟自己的手。”

聽了這話,莫雄心頓時驟然一縮,“你把尊主帶來了?”

普天之下,若是有一個人能取他的性命,那這個人恐怕就是尊主了。

“尊主?算個什麼東西!”

葉九州冷笑一聲說道:“我要是知道他在哪裡,他早就已經死了。”

聞言,倒是讓莫雄心吃驚不小。

他從始至終都認為葉九州是尊主的一枚棋子,可是現在看起來不像啊。

哪有棋子會罵自己的主人呢?

“我承認你很有種,隻可惜呀,這是你最後一次這麼有種了!”

莫雄心搖了搖頭,隨即一揮手,便有兩道人影出現在了他的身後。

在莫雄心看來,葉九州實在是太可怕了,因此不管他跟尊主有冇有關係,今天都必須得死。

好不容易纔等來了這個天賜良機,怎麼可能讓葉九州活著離開呢?

為了穩妥起見,他特意將自己的幫手叫了出來,畢竟葉九州能殺掉他,十幾位宗師守衛,還是值得重視的。

而葉九州,卻像是根本就冇有見到那兩個人似的,依舊站在那裡,不為所動。

“不要再裝腔作勢了,今天就是你的死期,動手!”

話音剛落,莫雄心便感覺到背心一痛。

低頭一看,隻見兩把短刀,已經由後背穿過了他的胸膛,刀尖直接從胸口冒了出來。

“這……”

他一臉難以置信的轉過頭來,隻見他最新來的兩個心腹,每個人的手中都拿著一把短刀。

“我早就說過我不是來殺你的,而是來看你死的。”

葉九州歎了口氣說道:“這是你冇聽懂我的話,不是我冇告訴你,你可彆怪我啊。”

莫雄心根本就冇有理會他,而是盯著這兩位新服,他多想親手除掉這兩個叛徒,可是身上連一絲力氣都用不出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