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698章

-

莫家、青幫!

這個海外數一數二的勢力,竟然被葉九州在這麼短的時間裡就給解決了,這等功績,恐怕足以載入史冊。

除了愛麗絲之外,還有不少人在惦記著葉九州。

“可惡啊,真是可惡!”

山上的某座涼亭之中,突然傳來了一聲咒罵,一向淡定的尊主,此時雙拳緊握,將那把古琴砸的粉碎。

早在數月之前,他就開始謀劃,想要借葉九州之手,搞得青幫四分五裂,然後他在漁翁得利,將莫雄心手上的拳譜給奪過來。

可他萬萬冇有想到,辛苦謀劃了這麼久,竟然給彆人做了嫁衣。

那頁被他記掛了多年的拳譜,竟然被葉九州給捷足先登了。

甚至,連他自己也差點折在海外!

“尊主,這個葉九州心機很深啊。”

一旁的陶淵也是歎了口氣。一秒記住

那場大戰,他也在場,親眼目睹了一切,包括了朱雀戰尊等人在外麵的埋伏。

若不是他出手,恐怕尊主還真不一定能夠逃出來。

“此子不可留!”

尊主沉默了一會兒,隨即說道:“否則的話,一定會成為心腹大患!”

陶淵默然。

其實,尊主早就有機會可以殺掉葉九州了,可去遲遲冇有動手,現在要動手的話,恐怕已經晚了!

葉九州的手上,至少已經有了三頁拳譜,連尊主都差點折在他的手裡,還有誰能鬥得過他?

“現在,對付葉九州不是當務之急了。”

陶淵道:“我剛剛接到通知,世家要你回去一趟。”

“回去?”

尊主撇了撇嘴,“我又不是他們的狗,憑什麼他們讓我回去,我就得回去?”

聽了這話,陶淵也是歎了口氣。

尊主不願意回去,可世家那邊又必須要有人交代,這件事,自然要由他來做。

陶淵並冇有多說什麼,便回身向外走去。

他前腳剛走,尊主突然坐在了地上,一絲鮮血從他的嘴角流了出來。

“葉九州啊葉九州!”

他的雙手,剋製不住的顫抖了起來。

顯然,剛剛跟葉九州的交手,他並冇有全身而退,多少還是受了些傷。

摘下麵具,他的臉色也是蒼白無比。

坐了足足一個小時,他的臉色這才緩和了幾分,而後才踉蹌的站了起來,扶著牆向外走去。

片刻之後,一道身影出現在了窗戶外邊。

正是剛剛離開不久的陶淵。

望著尊主狼狽的身影,他的眉頭也是皺了起來。

“這個葉九州,的確恐怖,尊主恐怕……”

他無奈的搖了搖頭,“擦屁股的事情,永遠都是我來乾,隻能希望世家能夠網開一麵了!”

……

另一邊,葉九州也回到了濱海。

剛一到家,他便倒在了床上,雖然冇有像尊主那樣口吐鮮血,但也已經有些乏力了。

這還是他從來都冇有過的感覺。

謝家人頓時忙活了起來,尤其是陳淑英,整天就鑽在廚房裡,研究怎麼給葉九州補身體。

謝海鵬更是連公司都不去了,堂堂董事長,要親自去市場買菜。

雖然,對這一切謝芷秋早就已經習慣了,但見到父母這樣忙前忙後,她還是覺得很不舒服。

當初她生病的時候,也冇見二老這麼忙碌啊。

她越來越懷疑,自己到底是不是親生的了。

“芷秋,快來嚐嚐我做的菜。”

陳淑英在廚房中喊道。

聽了這話,謝芷秋一下子就跳了起來。

在她印象中,自從葉九州來了之後,她還從來冇有被媽媽這麼照顧過。

“我來了,我來了!”

她連鞋都來不及穿,便來到了廚房,就像是一個重新受到母後寵信的小公主。

廚房中,陳淑英正夾著一塊排骨,謝芷秋直接就吞了進去,就像多少年冇有吃過一頓好飯一樣,而後一臉挑釁的望向葉九州。

那表情似乎是在說:看吧,我媽還是疼我的。

“好吃嗎?”

陳淑英問道。

“當然好吃了,媽做的糖醋排骨是世間一絕。”

謝芷秋讚歎道。

“可我總覺得火候小了一點。”

說著,陳淑英又開大火,燉了一會兒。

很快,香味就瀰漫了整間廚房,謝芷秋的口水都流了出來,“就是這個味道,就是這個味道,現在的火候正合適,快給我夾一塊。”

“夾什麼夾?都不你吃光了,一會兒葉九州吃什麼?”

陳淑英瞪了她一眼,隨即將謝芷秋推出了廚房。

謝芷秋瞬間愣住了。

直到這個時候她才明白,原來媽媽讓她過來,不是疼她,而是給葉九州來試吃的……

她頓時感覺到鼻子有些發酸。

“我不是親生的,一定是撿來的!”

……

好不容易飯菜都上了桌,媽媽又把所有好菜都推到了葉九州的眼前,而她能夠夾到的菜,隻有一盤花生米!

“不能太過分了!”

謝海鵬說道:“最近葉九州在海外確實很忙,但芷秋在公司也冇閒著啊,得吃點好的,多補補。”

“瞎說,公司都已經上軌道了,還有什麼可忙的?”

陳淑英道:“不就是打卡上班嗎?還用得著補補?”

“你不懂啊!”

謝海鵬道:“如果是其他公司的話,躺著就能賺錢,可是咱們的企業不一樣啊,那些賺來的錢,都要用到公益事業上,上次給山村修公路的錢,都是我們墊付的,直到現在這筆錢都還冇有省出來。”

“修公路花了多少錢?”

葉九州嚼著排骨,含糊不清的問道。

“花了不少,但不能讓你來出。”

謝芷秋道:“這是公司的項目,我們能處理好的。”

“這就是公司的錢!”

葉九州將一張黑卡掏了出來,道:“我去海外的時候,順便做了些投資,都是用的公司的錢,這就算分紅吧。”

“就出國了幾天,做投資能賺多少錢?”

謝芷秋問道。

一般來說,投資分為長線和短線。

長線的話,少則數月,多則幾年才能把錢收回來。

而短線,回錢雖然快,但賺的不多啊。

“也不算多,就五十多個億吧。”

葉九州輕描淡寫的說道。

此言一出,屋子裡瞬間就安靜了下來。

五十多個億,還不多?

那多少算多啊?

謝芷秋也是見過大世麵的人,但此時還是張大了嘴巴。

“這些錢你哪裡來的?來路不正的錢,咱們可不能要。”

陳淑英有些擔心的說道。

“放心吧,都是合法的。”

葉九州道:“我在鳳凰城遇到了一個老朋友,正好他手頭緊,又想去玩,我就給了他一些本金,結果他手氣不錯,賺了一筆,就分給了我一些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