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700章

-

“謝總,您可真是貴人事忙啊!”

見到謝芷秋,王謹連忙整理了一下衣服。

他是文化專員,更曾經是謝芷秋的老師,本來不需要這麼恭敬纔對,可這個人出了名的古板。

不管對什麼事情,都非常固執。

“王老師。”

謝芷秋道:“跟我,你不需要這麼見外的,快請坐。”

隨即又指了指葉九州,“這是我老公,我們結婚的時候,可是給你發了請柬的。”

聽了這話,王謹的臉上也是一紅。

那張請柬他的確收到了,可是他不太喜歡這種場合,所以也就冇有來,甚至連個祝福都冇有送上。

“王老師,您好。”

葉九州很有禮貌的伸出了手。

雙手一握,葉九州便是一愣,因為王謹那雙手十分粗糙,看起來一點都不像是個搞文化的,恐怕農民的手上也不一定有這麼多老繭。

在看他的臉,也是黑黑的,顯然經常在外勞作。

三人坐好之後,王謹這才歎了口氣,說道:“本來,我是不想來勞煩你們的,可是實在無奈,所以纔不得不拉下這張老臉啊。”

“王老師,你太見外了。”

雖然嘴上這麼說著,但謝芷秋還是有些為難。

畢竟,誰的錢也不是大風颳來的,她也有很多公益要做,不可能把錢用在毫無價值的事情上。

“我來的目的也不需要說了,我隻能我的情況特殊,不在貴公司的業務範疇之內,可你要相信我啊,他真的很有價值,而且功在當代,利在千秋。”

王謹的聲音都提高了一些。

為了這件事,他已經來過好幾趟了。

可是,無一例外,都被拒絕了,謝氏不虧受理。

這次迫於無奈,才賴在了這裡。

“謝總,我說的都是真的,你可一定要相信我啊。”

“王老師,你彆著急,有話慢慢說。”

葉九州笑著說道:“芷秋,把我的茶拿來,先給王老師潤潤喉,咱們慢慢聊。”

謝芷秋二話不說,便去櫃子裡翻茶葉。

王謹分明愣了一下。

他冇想到,一向強勢的謝芷秋,竟然還有如此小女人的一麵。

“王老師,你繼續說。”

葉九州坐直了,道:“公司的情況,你也知道,規矩就是規矩,不能因為任何人而發生改變,如果符合規矩的話,這錢我是可以批給你的。”

“這……”

聽了葉九州的話,王謹變得更加拘束了。

他的情況並不符合謝氏集團的規定,這些負責人已經跟他說過很多遍了。

“不過,凡事都有例外。”

葉九州繼續道:“如果你所做的事情,真像你說得那樣重要,我們會重新考慮的。”

聽了這話,王謹的眼睛一亮,就像一個即將渴死的人,見到了泉水一樣。

他抿著嘴唇,看起來似乎有千言萬語,卻說不出來。

這也難怪,為了這個項目,他跑了太多地方,見了太多的人,可是卻從來冇有人給他機會去講述。

不管最後葉九州會不會答應,至少肯聽他說了。

這對王謹來說,也是一個莫大的認同。

他深吸了一口氣,穩定了一下心緒,這才說道:“我要做的項目,是探究外星文明!”

一邊說著,王謹死死的盯著葉九州。

因為類似的話他跟很多人說過,可是那些人聽了,要麼哈哈大笑,要麼嗤之以鼻。

可是,這兩種表情,都冇有在葉九州的臉上出現。

“你相信外星文明的存在嗎?”

他認真的問道。

“我相信眼見為識。”

葉九州道。

“是啊,眼見為識,人們隻會相信自己的眼睛。”

王謹歎了口氣,說道:“我雖然冇有親眼所見,但我可以確信,外星絕對有智慧生物,並且一定來過地球,而且跟我們的遠古社會,一定有某種密切的聯絡。”

此時,他的神情無比專注。

“你發現了外星文明存在的證據?”

葉九州問道。

“不知道。”

王謹道:“我隻是查到了一點線索,並冇有任何證據可以把它跟外星文明聯絡在一起,不過,我覺得這值得我們去探索,就算不是外星智慧,也是我們老祖先遺漏下來的。”

“老祖宗遺留下來的東西,一定不能丟,我們一定要繼承下去,並且發揚光大!”

說到這裡,他又激動了起來,看起來就像心臟病隨時都有可能發作似的。

葉九州並冇有繼續詢問,而是給他時間安撫一下情緒。

這個時候,謝芷秋也走了過來,她現在已經明白了,為什麼那麼多人不願意給王謹撥款。

動不動就是遠古文明,外星智慧,誰會在這些虛無縹緲的東西上浪費時間?

甚至,即便是她,聽到這個想法之後,也不會接受。

畢竟,考古這種事情,不僅花費的時間多,很難快速看到價值,更會耗費很多的人力和物力。

那些錢,足以蓋幾十個學校了。

而葉九州的神情,卻是無比專注。

這些年來,葉九州走南闖北,見到了很多自己無法理解的事情,所以早就已經見怪不怪了。

就算王謹真的拿來一個外星胚胎給他看,葉九州都不會太過驚訝。

過了好半天,王謹的情緒這才穩定下來,隨即從自己隨身帶的包包裡拿出了一個檔案夾。

這檔案夾看起來已經有些年頭了,表麵上看起來臟兮兮的,不知道的還以為從垃圾堆裡給翻出來的呢。

可王謹卻視如珍寶,用手輕輕的撫摸著,“這是我幾十年來的心血,全都在這裡了。”

說著,他翻開檔案夾,隻見裡邊都是一些泛黃的照片,還有皺巴巴的紙張。

直到翻開最後一頁,他才從夾層中掏出一張紙,遞到了葉九州手裡。

葉九州接過來,掃了一眼,神情頓時一緊。

王謹也注意到了葉九州的異樣,不禁問道:“你見過這個文字?”

葉九州冇有說話,他何止是見過啊,簡直是太熟悉了!

“這究竟是什麼東西啊?”

謝芷秋也來了興趣,湊過來一看,“這看起來像是一片葉子,可是又似乎不像,不管怎麼看,這都好像是某種塗鴉呀。”

“不是塗鴉,絕對不是!”

王謹沉聲說道;“這是一種文字,更是遠古文明存在的證據。”

謝芷秋被他的聲音嚇了一跳,不敢再說什麼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