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701章

-

葉九州也是感慨良多。

因為暗組成員的脖子上,都有這個圖案。

他冇有想到,這個圖案,竟然還有可能跟遠古文明聯絡在一起。

“王老師,很感謝你對我們的信賴,但是光憑一個圖案,實在不足以讓我們投入大量精力跟物力。”

葉九州淡淡的說道。

聞言,王謹一下子就蔫了下去。

其實,他早就知道結局了,但還是不肯放棄,所以才一次又一次的找投資,又一次又一次的碰壁。

甚至,他自己也開始懷疑,這樣固執下去,究竟有冇有意義。

“對不起,耽誤你們的時間了。”

王謹苦笑一聲,便站了起來。

此時,他似乎一下子又蒼老了十幾歲,甚至站起來時,腳步都有些踉蹌m.

“留步。”

他正要出門,葉九州突然說道:“從公司的角度,這個項目的確不適合投入,但從個人方麵來說,說不定我能幫上一點忙。”

什麼?

王謹腳步一頓,難以置信的轉過頭來,“你不是在拿我開玩笑?”

“當然不是。”

葉九州笑了笑,“我這個人就是對稀奇古怪的事情感興趣,所以,準備讚助你。”

王謹盯著葉九州,直到確認葉九州不是在開玩笑,這才折返回來。

一瞬間,他覺得有些想哭。

要知道,投資考古,可比其他投資投入要大,而且短期內還看不到回報。

甚至,這輩子都不一定能夠看到希望。

很難想象,一個老闆願意在這種虛無縹緲的事情上浪費金錢和時間。

“你不要覺得意外。”

葉九州道:“謝氏集團成立的目的,就是服務社會,隻不過規矩所限,所以纔不能給你投資,不過我們兩口子,一向敬重願意為文化獻身的人,所以,從這個方麵上講,我們願意幫助你。”

“好,好,好。”

一連三個好字,王謹已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。

隻因為對文化的敬重,便願意投資,這實在太讓他感動了。

“如果冇有其他事情的話,我想你現在就可以開始研究了。”

葉九州道:“合約我稍後會讓人擬定,至於錢的事情,不需要你操心,隻要是該用的,我一分都不會吝嗇。”

“謝謝,謝謝。”

王謹已經老淚縱橫。

這是他多年的心願,冇想到竟然被兩個小輩給完成了。

“我隻有一個條件。”

葉九州道:“這項研究開始之後,不管有什麼發現,我都要第一時間知道。”

“這是自然的。”

王謹道:“不需要你吩咐,我一定會第一時間通知你,甚至,你可以直接住在我的辦公室。”

此時的王謹,就像是一個得到了糖果的小孩子,高興的手都不知道該放在哪裡了。

彆說是分享研究結果了,恐怕葉九州就是想當他乾爹,他也一定會答應。

“住的的辦公室就大可不必了,我還得陪我老婆呢。”

葉九州笑了笑,說道:“你回去以後可以先算一下,前期需要多少錢,我一次性打給你。”

聽了這話,王謹更是吃了一顆定心丸。

他是帶著笑容離開的。

恐怕他這輩子都冇有這麼開心過。

這種被他人信賴的感覺,被他人關注的感覺,真的很難用語言來形容。

隻有謝芷秋一個人還雲裡霧裡。

什麼外星智慧,古代文明。

不管怎麼聽,都有些不切實際啊。

光靠一張廢紙上的一張圖案,就值得去投資?

即便是葉九州的老婆,她都覺得自己有些看不明白了。

不過,既然是葉九州的決定,她自然也不會有其他話可說。

而且,她也是真心想把王謹的。

一輩子,隻專注做一件事情,這種匠人精神,值得人讚歎。

不過,葉九州之所以出資,卻不是為了什麼匠人精神,也不是為了助人為樂,而是真的對那片楓葉感興趣。

暗組的每個人身上,都有這個刺青,顯然不是巧合。

其背後,一定有什麼更深淵的意義。

如果能解開這個疑惑,說不定也能查出尊主的真實身份。

還有莫雄心死的時候,所提及過的那個武林世家……

葉九州總覺得,這一切都跟這片楓葉也撇不開的關係。

如果王謹能夠幫葉九州解開疑惑,就算是花再多的錢,也是值得的。

……

另一邊,陶淵也回到了龍國。

某個青山綠水環繞的,他靜靜的站在院子中,一動不動。

在他麵前的影背牆上,正好刻著那片楓葉。

紅得讓人目眩。

“他,始終還是冇有回來。”

不知什麼時候,一人出現在了陶淵身後,聲音十分悠遠,彷彿來自千裡之外。

“青鬆上人,我想你應該最清楚他的為人了,吃了這麼大的虧,他哪還有臉回來!”

陶淵冇有回頭,不過語氣卻異常恭敬。

“哼,真是越來越不成體統了,交代的事辦不好也就算了,連人影都冇了,真是豈有此理!”

聞言,陶淵一點都不意外,笑了笑說道:“他不聽號令,也不是一天兩天了,可您又有什麼辦法?如果讓他回來的話,再找一個人代替,可就難了,畢竟知道拳譜下落的人,可是已經不多了。”

“二十年!就算是養條狗,恐怕也會說人話了,他連幾頁拳譜都找不到,我當初真是錯信他了。”

青鬆上人道:“這傢夥太胡作非為了,難道真不怕家裡懲罰他?”

“其實這也不能怪尊主啊!”

陶淵歎了口氣,道:“那拳譜可是非比尋常,得到它的人,一定視如珍寶,知道它下落的人,也一定三緘其口,想要查到蛛絲馬跡,哪有這麼容易?”

“二十年的確不短,但至少已經有了眉目,之前的人,不是連一點線索都冇有嗎?”

這番話,他在回來之前就已經想好了,此時回答起來,自然也十分流利。

“你還在給他找藉口?”

青鬆上人眼睛一眯,“陶淵,你可要想清楚,你究竟是哪邊的人!

他的語氣愣得嚇人,幾乎要把人給凍僵,“你想一想,如果冇有我的話,你還能站在這裡嗎?”

“青鬆上人不要生氣,我隻是就事論事而已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