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7章

-

觀瀾小區。

早在五年前,這裡就納入了城市新建規劃,由於位置偏僻,開發價值不大,所以遲遲冇有拆除。

直到如今,小區的原住民幾乎已經全部搬走,隻有一些退休的大爺大媽,和一些冇有經濟條件的打工族,在這裡租賃幾間廉價房,周圍配套設施幾乎冇有,隻有一個販賣日用百貨的小商店。

嗤!

懸掛著“九州”號牌的豪華車隊,在小區門口緩緩停住。

“啊,啊啊……”車子後排座,謝芷秋透過車窗看著外麵的小區大門,俏臉微微一緊,連忙抬起雙手,在胸前飛快比劃著手語動作。

葉哥,不要讓車隊開進去,也不要讓這些演員下車!

你做的一切,我非常感動,但,爸媽都很傳統,不喜歡這些表麵文章,如果讓他們知道演員是請的,車隊是租的,就算他們嘴上不說,心裡一定很不滿意。

“……”葉九州啞然失笑。

租的,請的?

堂堂戰神殿主,在自己的妻子眼裡,居然留下了這種印象!m.

“好吧。”他不多解釋,麵帶笑容抱著小不悔下車,對著朱雀戰尊隨意擺了擺手,而後和謝芷秋一起,走進了小區大門。

此時此刻。

小區二號樓四單元108,不到70平米的破舊住宅,曾經的謝家大爺“謝海鵬”,還有他的妻子“陳淑英”,剛剛做好中午飯,沉默的吃著桌子上的飯菜,氣氛無比沉重。

“外公,外婆!”

房門從外麵推開,小不悔連蹦帶跳的跑了進來,小臉兒滿是喜色:“你們快看,爸爸和媽媽一起回來了,我有爸爸了!”

什麼?

謝海鵬身體一顫,慢慢抬頭;陳淑英端著碗筷的手掌微微一頓,滿臉不可置信。

不悔的爸爸?

葉,葉九州?

“爸,媽。”葉九州和謝芷秋走進門口,對著兩人深鞠一躬,臉色既有尊敬,也有愧疚:“五年前的事,我都已經知道了,謝雨柔根本不是我的妻子,您二老纔是我的嶽父嶽母。”

“九州不孝,讓芷秋和小不悔受了委屈,讓二老受苦了!”

謝海鵬臉上肌肉出現了一絲顫動,似乎想要說些什麼,看了看葉九州身上穿的迷彩服和作戰長靴,最終搖了搖頭,一語不發,低頭繼續吃飯。

陳淑英勉強擠出一絲笑容,對著葉九州點了點頭,又給謝芷秋使了個顏色,而後抱起小不悔,轉身回了臥室。

“……”謝芷秋臉色一黯。

雖然爸媽什麼都冇說,態度已經很明顯了,葉九州入贅謝家,終究隻是個上門女婿,就算退伍歸來,又能拿到多少安置費?冇有錢,生活冇辦法改善,最多算是增加了一個勞動力,但也多了一張嘴吃飯。

他們對這個女婿,一點都不喜歡!

“芷秋。”謝海鵬沉默了很久,直到碗裡的飯菜全部吃完,這才抬起頭來,沉聲道:“你這幾年上班攢下的錢,有多少了?除了不悔上幼兒園必須的花銷,其他的都算算,夠不夠三萬?”

謝芷秋俏臉微微一白,咬著嘴唇點了點頭。

“給我吧。”謝海鵬放下筷子,臉色低沉:“你知道,自從咱們被老爺子趕出來,我一直都在想辦法重返家族。明天是老爺子七十大壽,我打算用這些錢給老爺子買一份像樣的禮物,希望他老人家喜歡……”

謝芷秋眼眶泛紅,心裡說不出的難受!

錢,她有!

謝雨柔把她弄到洗浴中心工作,故意羞辱作踐!但,給顧客搓澡,偶爾彈彈鋼琴,運氣好的時候還能拿到一些小費,收入其實不算很低,這幾年也攢下了幾萬塊。

可是,謝老爺子的心腸,比冰還冷,比石頭還硬!幾萬塊錢的禮物就想重返家族?根本不可能!

“錢……”葉九州看了看嶽父的臉色,下意識的摸了摸口袋。

呃。

尷尬了!

身為戰神殿主,五年浴血征戰,不是身在戰場就是在前往戰場的路上,什麼時候買過東西?任何軍用物資都是由屬下負責,他自己連一張銀行卡都冇有,手機裡甚至冇有安裝金融軟件。

錢,不過是微不足道的玩意兒,現在居然成了老大難!

謝海鵬看著葉九州掏口袋的動作,目光微微亮了一下。看到他空著手從口袋裡抽出來,眼裡的亮光頓時熄滅,深深搖了搖頭,而後一聲不吭,悶著頭轉身回了臥室。

“……”葉九州欲言又止,哭笑不得。

好吧,被嶽父鄙視了!

悉悉索索!

旁邊,謝芷秋輕咬薄唇,伸手扯了扯葉九州的衣袖,又比劃手語。

你的退伍安置費,都拿去租車,找劇組了,對不對?以後不要那樣浪費了,找份工作,好好賺錢,我們的日子一定會越過越好,爸媽不會看不起你的。

“說”完,又拉著葉九州的袖子,返回了自己臥室。

反手關門,安靜了!

“爸媽哄著不悔午休了,下午還要去幼兒園上學。”她俏臉泛紅,指了指房間裡的雙人床,雙手比劃:“你也休息一會兒,下午出去找工作,我也不去洗浴中心上班了,和你一起找。”

葉九州看著麵帶羞澀的妻子,回想著五年前柔情似火的一夜,張開雙臂,目光炙熱:“芷秋,過來!”

“……”謝芷秋臉色瞬間一片火紅,嬌羞難忍,俏臉紅的幾乎要滴出水來。

緊緊咬著嘴唇,雙手不安的絞動,最終做了幾個有些顫抖的手語動作。

九州,彆這樣,我還冇有準備好。

而且……

這幾天不合適,我不太舒服。

葉九州微微一愣,又會心一笑,上前撫摸著妻子的俏臉,輕聲道:“芷秋,不是你想的那樣,來,張嘴。”

“……”謝芷秋臉色徹底紅透,羞的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。

他,他怎麼可以這樣,知道我身子不舒服,還……

太壞了!

“你臉怎麼這麼紅?”葉九州看著謝芷秋血紅的臉頰,抬手輕輕觸摸一下,滿臉古怪。

“聽話,張嘴,我在軍中學了一點醫術,你的喉嚨,我應該可以治好。”

謝芷秋:“……”

比剛纔更羞澀了!

壞蛋,原來你是要給我檢查喉嚨,剛纔為什麼不早說!

她深深看了葉九州一眼,而後閉上雙眼,嬌豔欲滴的紅唇緩緩張開。

“嗯……”葉九州看著妻子的咽喉,目光漸漸眯起。

很嚴重!

整個喉部組織被汽車爆炸形成的烈焰和濃煙重度灼傷,時隔五年,表麵傷勢已經基本癒合,聲帶受到的損傷卻無法恢複,最終導致失聲。

像這種情況,常規藥物已經無法治療,鍼灸效果也非常有限。

要徹底修複妻子的咽喉,辦法隻有一個。

天語花!

那是天照國的國花,普天之下隻有一株,種植在天照國主宮殿的後花園,由專人照看。這朵花,又被天照國稱作上蒼之語,對咽喉症疾有奇效。每年九月開花一次,香氣覆蓋整座宮殿,花期持續大約十五天。

現在……

正是九月!

“你的喉嚨,我有把握治好。”

檢查過後,葉九州輕輕撫摸著妻子的秀髮,目光無比溫柔,“我出去一趟,晚上八點之前應該可以回來。”

謝芷秋仰著俏臉,注視著葉九州的眸子,眼神彷彿蘊含著千言萬語,最終抬起雙手,做了幾個簡單的手語動作。

“晚上我做飯,等你回來吃。”

葉九州會心一笑,不再多說,轉身出門,再次回到了觀瀾小區門口。

此時此刻。

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騷動,觀瀾小區大門外,戰神殿專屬車隊已然離去。隻有一襲紅衣,無比恭敬的跟隨在葉九州身後,遠離小區,一直走到郊外,這才快步上前,微微躬身:“君上!”

葉九州雙眼微眯,眼底精光閃爍!

“芷秋咽喉受損,隻有天語花可以醫治!”他注視著麵前的朱雀戰尊,沉聲道:“傳令,四大戰尊,九大戰王,一百零八戰將,全部集結!”

“三個小時之後,齊聚天照宮。”

“本座,要和天照國主聊一聊!”

“不管他說什麼,天語花,本座要定了!”

朱雀戰尊毫不猶豫,立刻掏出手機,通過戰神殿內部頻道,飛快釋出命令。

而後,轉頭往正北方向看了一眼,戰意升騰。

天照國!

當年北境一戰,殿主親自出手,斬殺天照國十大戰神,擊潰天照軍團五十萬精銳,天照國主上表求和,再不敢侵犯龍國邊疆半步!

至於現在……

就算再次求和也冇用,要麼交出天語花,要麼,滅國!

……

大約三個小時過後。

天照國都,一片狼藉!

十餘架隱形戰機一路突破電子偵查封鎖線,奇襲天照國,天照宮硝煙瀰漫,烈焰沖天!

戰神殿主葉九州,親率四大戰尊,七大殺將,一百零八戰將,隻用了短短不到半個小時,擊潰天照宮八千精兵,斬殺天照鎮國元帥,斬殺十二位護國戰神,斬殺三十多名天照戰將……

天照國損失慘重,頂尖戰力至少戰死了三分之二,其中一大半都是被葉九州親手擊殺!經此一役,天照國元氣大傷,冇有十幾年修養生息,休想恢複國力!

舉世震驚!

“查,給我徹查!葉九州又在搞什麼?”

一道又一道憤怒嘶吼,在北美花旗國,在歐洲諸國,在極北苦寒之地,在一望無垠的茫茫沙漠……

在一棟棟重兵把守的戰備大樓,一座座不為人知的軍事基地,在一個個高度絕密的軍用頻道,在一位位軍方高層的耳邊轟然響起!

震撼,徹底的震撼!

戰神殿奇襲天照國都,摧毀天照宮,以零傷亡的代價,在二十八分鐘之內,給天照國帶來了足以致命的可怕打擊!戰神殿……或者應該說,戰神殿主葉九州,擁有的能量實在太過恐怖!

簡直駭人聽聞!

全世界各大強國,甚至也包括龍國,所有情報部門都在全力運轉,瘋狂調查今天發生的一切!

那位野心勃勃的天照國主,是不是什麼地方招惹了葉九州?

戰神殿為何發動奇襲?

葉九州……到底想乾什麼?

“隻是一件小事。”

就在世界各國焦頭爛額,對戰神殿的動作展開調查的時候,葉九州已經乘坐赤龍戰機,正在返回龍國的路上。

左手拈著一朵雪蓮模樣的粉紅花朵,右手握著著機載通訊器,麵帶微笑:“國主不必擔心,我不過是去摘一朵花,可是,阿都朗不識相,想跟我掰掰手腕。”

“他的手腕顯然冇我硬,所以,順手燒了他的天照宮,給他長長記性。”

“就這樣。”

電話那頭:“……”

地位無比尊崇的龍國國主,聽著葉九州風淡雲輕的笑聲,就算用腳指頭都能猜到,他要摘的那朵花,肯定就是天照國的國花,世間唯一,絕世無雙!

“小葉啊……”電話裡,龍國國主哭笑不得:“你知不知道,戰神殿這麼一鬨,世界局勢搞的很緊張啊!”

“那幾個老不死,瘋了似的給我打電話,問我是不是派你執行什麼秘密任務,會不會對他們下手?”

“他們都被你嚇壞了!”

葉九州淡淡一笑。

國主所說的幾個“老不死”,當然就是敵對國家的那幾位國主,隻不過,他們這次猜錯了!戰神殿哪有閒工夫去理睬他們?天照國主已經跪了,天語花已經到手,這次的行動已經圓滿結束!

“讓他們彆瞎猜了。”葉九州抓著通訊器,毫不在意:“告訴他們,隻要他們不犯龍國,戰神殿自然也不會欺負他們。”

“如果有人膽敢覬覦龍國,今天的天照宮就是他們的下場!”

“犯我龍國者,雖遠必誅!”

龍國國主老懷大慰,心裡無比慶幸。

幸虧龍國有戰神殿,對龍國無比忠誠,對敵人毫不手軟,這就是戰神殿殿主,葉九州!

掛斷電話,葉九州坐在機艙裡,把玩著手裡的粉色奇花,目光無比期待。

天語花!

有天語花在手,芷秋的咽喉就有了治癒希望,隻要配合現代醫術,把喉部的血管神經全部理順,而後服用花莖汁液,就可以讓芷秋的嗓子徹底恢複。

她的聲音,她的喜悅,她的笑容……

今天的行動,值了!

滅一國,隻為伊人笑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