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70章

-

“芷秋,不要氣餒,這次事情,既是我們新謝氏的災難,又是我們新謝氏的機遇。”

謝海鵬拍了拍謝芷秋的肩膀,沉聲安慰道。

謝海鵬此時目光炯炯有神,整個人沉穩冷淨,跟以前待業在家的頹廢樣子相比,簡直就是兩個人。

“什麼?”

謝芷秋一愣,顯然是想不明白,公司明明都快要撐不下去了,父親為什麼還說是機遇?

“芷秋,現在所有的公司都盯著新謝氏,看我們能不能挺過這次危機,若是新謝氏挺了過去,必定一戰成名。”

“鳳凰涅盤之後,必定無人能擋!”

謝海鵬笑笑,女兒畢竟還是年輕,缺乏閱曆,遇事慌亂也很正常,但他身為董事長,絕對不能慌。

聽完父親的話,謝芷秋頓時恍然大悟。

旋即,她美眸中的絕望消失,取而代之的,是相信自己一定能讓集團渡過難關的倔強和決心!

“爸,我們現在該怎麼做?”m.

謝芷秋吸了一下鼻子,話語中儘是職場精英的乾脆利落

“首先,要穩住員工的心,一旦軍心不穩,誰都無力迴天。”

謝海鵬吩咐道,“然後,立刻去找銀行和金融機構,我們新謝氏,這次是被金融大鱷狙擊了,冇有資金,不可能撐得下去。”

“最後,派人調查,到底是哪個公司在針對我們新謝氏,若真是你大伯那邊搞的鬼,咱們也不必念及血緣了。”

說道最後,謝海鵬眼中已滿是決然。

“是!”

謝芷秋點頭,快步走了出去,然後迅速按照父親的吩咐組織人員貸款,調查。

此時,葉九州正開著保時捷兜風,他來濱海這麼久,俗事纏身,一直都冇有機會欣賞濱海的景色。

但車子剛啟動不久,葉九州就皺起了眉頭,隨後,一抹冷笑浮現在他的嘴角。

有輛車跟著他,雖然跟的人手段高明,也很隱蔽。

但他們卻跟錯了人。

葉九州從軍多年,警覺意識和反跟蹤能力都是師父手把手交出來的,他稱第二,就冇誰敢稱第一!

葉九州並冇有停車,而是把車開到了海邊一處荒涼無人的灘塗地。

身後的車,既然緊追著不放。

葉九州冷哼一聲,停下車,徑直朝著海邊走去。

濕潤的海風吹在臉上,葉九州愜意地伸了個懶腰。

而此時,兩道身影,正悄悄地朝著葉九州靠近。

“二位,追了這麼久,不累啊?”

說完,葉九州猛地轉身。

站在誰他麵前的兩人一男一女,相貌七八分像,身上氣勢極其鋒銳。

正是譚冰和譚雪二人。

二人手中皆拿著一把斷刃,通體漆黑,形狀很是怪異,卻給人異常鋒銳的感覺。

葉九州隻看了一眼,就知道了這二人的來曆,他的眼神,也愈加冰冷。

“小子,你不該得罪莊家,更不該對莊少出手。”

譚冰陰著臉,眼中帶著一抹狠厲。

“我們奉命行事,得罪了。”

一旁的譚雪撩了一下自己的齊耳短髮,高挑的身材緊繃著,隨時準備出手。

“真是世風日下,連利劍特彆行動隊的人,也淪陷了。”

葉九州此言一出,二人渾身巨震,對視一眼,皆是難以置信的表情。

怎麼可能?在濱海這樣的小地方,竟然有一眼能認出他們身份的人!

不等二人說話,葉九州繼續開口,同時,眼中的淩厲轉變為濃重的殺意:

“這才幾天,小刀連手下的人都管不住了,看來,他這個隊長是不想乾了!”

咣!

葉九州聲音驟然提高,讓譚冰譚雪二人瞳孔收縮,渾身劇烈地顫抖起來。

他們腦袋像是被鈍器重擊了一下,一片空白。

譚雪腳下更是一個趔趄,險些摔倒,被譚冰扶了一下後才站穩。

倆人連動都不敢動,就因為葉九州那句話!

敢稱刀隊長為小刀的,放眼軍中,不超過一掌之數。

而敢撤刀隊職位的,唯有一人!

那位看出能傳奇的戰神!

哪怕是利劍特種部隊的隊長刀鋒,纔能有幸跟隨過戰神幾天,這幾天的經曆,在刀鋒心中的地位,還要超過他那一牆的功勳。

譚冰譚雪眼中滿是惶恐,嘴唇發白,他們做夢也想不到,竟然能在這遇到戰神。

而且,還是以這種方式。

葉九州雙手負立,身姿筆挺,不經意間流露出的威嚴,就如同山嶽一般壓在二人身上,汗水,從他們臉上簌簌留下。

他們今天此舉,不僅招惹了軍中信仰的戰神,更是給利劍特種部隊抹黑。

“請戰神,賜罪!”

譚冰再也撐不住了,當即單漆跪地,低頭道。

一旁的譚雪見哥哥如此,也是跟著跪下。

葉九州臉色依舊平靜,冷冷掃視了二人一眼,沉聲道:

“罪皆有緣由,你們有一分鐘的時間解釋。”

“我們兄妹二人皆是利劍特種隊成員,一起退伍後,父親不慎摔傷,就再也冇有醒來,隻能靠醫院的營養液吊著。”

“這是個無底洞,我們是在是冇有辦法,隻能給莊家乾活,來賺更多的錢。”

說著,譚冰七尺男兒,虎軀顫抖,眼圈已經紅了。

一旁的譚雪嘴唇翕動,也想解釋,他們在莊家,雖然是出手解決一些上不了檯麵的麻煩事,但是欺負弱小,傷天害理的事情,他們一樣都冇做過。

這是底線,在隊伍中如此,出來更是如此。

此次牽連找葉九州的麻煩,也是聽莊涵說此人十惡不赦,欺男霸女,在濱海禍害一方後才肯來的。

結果,莊涵口中的人,竟然是戰神!

想到這,譚冰就忍不住咬牙,這個莊涵,竟然用謊言利用他們!

“那現在,你們還要奉命行事嗎?”

葉九州淡淡道。

二人頓時沉默了,在堂堂戰神麵前,他們倆會的那點身手,簡直就是班門弄斧。

而且對戰神不敬,這要是傳出去,葉九州都不要動手,部隊那邊不斃了他們纔怪!

“不要給培養你們的地方抹黑。”

葉九州撂下一句話,轉身離去。

而譚冰和譚雪,則是盯著葉九州背影出神,半天才緩過來,但冷汗,依舊不停地從他們額頭往下冒。

他們心裡很清楚,今天若不是葉九州饒恕了他們二人的冒犯,他們已經是躺在地上的兩具屍體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