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702章

-

陶淵把頭低了下來,語氣更加恭敬,卻也冇有讓步。

“行了,行了。”

青鬆上人不耐煩的擺了擺手,說道:“你也不用為他打掩護了,不管他怎麼胡作非為都可以,但正事不能忘,下次有了拳譜的下落,一定要第一時間告訴我。”

“是。”

陶淵恭敬道:“現在已知下落的拳譜,應該有五頁了。”

哦?

青鬆上人一凜。

都已經這麼多了?

“尊主得到了兩頁,另外三頁則被一個叫做葉九州的毛頭小子搶先了。”

“葉九州?”

青鬆皺了皺眉,對這個名字很陌生。一秒記住

“罷了,曾經得到過拳譜的人,多了去了,被誰得到不要緊,重要的是在我們的視線之中,隻要知道下落,想把它收回來,那還不是探囊取物?”

青鬆十分有把握的說道。

“上人說得有理。”

陶淵道:“我隻是覺得這個叫做葉九州的年輕人有點古怪,他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,而且三番四次的給尊主作對,可說也奇怪,尊主不去找他麻煩也就算了,當兩個人相遇的時候,尊主竟然敗給他了。”

“他也會輸?”

青鬆上人的臉色變得陰沉了下來。

“我也覺得奇怪啊。”

陶淵道:“以尊主的本事,不應該連一個毛頭小子都鬥不過的,您看他是不是在演戲給我們看?”

“你是說,那個叫葉九州的人,是他找來的?”

“有這個可能。”

青鬆上人的臉一下子就黑了。

從暗組成立,到現在已經二十多年了。

這其間,世家的人投入了大量的財力物力,幫尊主建立起了龐大的體係,目的就是為了尋找拳譜。

可結果呢?

直到現在,也隻到了區區兩頁而已。

這等速度,實在還難讓人滿意。

“不是他安排的最後,如果是的話,就把他們兩個一起乾掉!”

青鬆冷目如電,“當務之急,還是先把那三頁拳譜取回來吧,免得夜長夢多。”

“遵命。”

陶淵道。

青鬆望瞭望遠方,道:“這是我最後一次給你們擦屁股了,回去告訴尊主,不要把我的仁慈當成放縱,否則的話,後果自負。”

這聲音由近及遠,當最後一個字說完的時候,青鬆已經不見了蹤影。

……

資助王謹的事情,由葉九州做主,不需要公司出資。

謝芷秋便把所有精力都用在了開拓海外市場上。

這也是謝氏集團的終極目標。

曾經,謝芷秋把這個當成了遙不可及的夢想,直到今天都難以相信,她竟然真的走到了這一步。

當然,如果冇有葉九州的話,她絕對不會距離夢想如此之近。

彆的不說,光是照一個靠譜的夥伴,都相當的不容易。

可是有了葉九州,一切都變得簡單了。

根本就不用她去尋找,合作夥伴直接就找上門來了,而且還是海外醫美行業的領跑者!

更加讓她高興的是,納歐米集團願意無條件的幫助他們鋪平道路,這無疑給她省去了不少麻煩。

她現在要做的,就是把從新竹集團哪裡吸收來的資產全部清算,然後用到新一輪的投資上,為進軍海外做準備。

“錢已經到位了。”

馬如龍來到葉九州的辦公室,“這個姓王的快把我笑死了,我把支票給他的時候,他愣是十分鐘冇說話。”

“也苦了他了。”

葉九州笑了笑,道:“百無一用是書生,像他們這種做學問的,一輩子都在搞研究,永遠都不可能接觸到這麼多錢的。他有說什麼時候可以開始嗎?”

“已經開始了。”

馬如龍道:“我到他的工作室看了一眼,真是讓人目不暇接啊,不是我吹,他那些東西,隨便拿出一件,在黑市上都能賣出高價,可他依舊過著清貧的日子。”

“這就是他值得欽佩的地方。”

葉九州道:“以他的能力,隻要能拉下臉來,想要腰纏萬貫簡直就跟吃飯喝水一樣,可是他不,因為他有更崇高的理想,以中有足樂者,不知口體之奉不若人也!”

馬如龍仔細咀嚼著這句話,也覺得很有道理。

“這件事就由你全權負責吧,他有什麼需要,都儘量滿足他。”

“是!”

馬如龍正要轉身離去,突然想到了什麼,轉頭說道:“王謹說,那紅葉是遠古文明遺留下來的,能揭開曆史上的很多難題,是真的嗎?”

“不可能的!”

葉九州道:“那符號的確很有來曆,但跟遠古文明絕對冇有關係,我推測應該是某個武林世家的圖騰,最多也就幾百年的曆史,到近代工業化之後,才漸漸淡出了人們的視野。”

“王謹可不是這麼說的。”

馬如龍道:“他似乎對這些有獨到的見解,而且我在他的工作室中,也見到了不少有關的文獻。”

聞言,葉九州也沉默了。

因為他讓劉管家整理過這個王謹的資料,做學問很嚴謹,經驗也十分豐富,不會空口說大話,他既然敢這麼說,一定是掌握了什麼證據。

如此說來,那這紅葉符號,說不定還真有什麼故事。

“有點意思啊!”

葉九州摸了摸下巴。

他一直都認為,這紅葉符號,隻不過是某個武林世家的圖騰而已。

現在看來,其背後似乎還有不少故事。

換句話說,暗組以及尊主背後,也一定還有什麼秘密。

他本以為,解決掉尊主之後,就能過平靜的日子了。

現在看來,恐怕還遠著呢!

也直到這個時候,他才明白,為什麼莫雄心在死的時候說,有很多實力比尊主強的人,淡最後還是輸了!

這麼看來,要提早做好準備了。

想到這裡,葉九州便道:“馬上去皇冠一品聯絡劉管家,讓他動用一切資源,儘力幫助王謹,這是他目前的主要任務。”

“其次,通知一下鷂子山的人,讓他們多留意一下江湖上的動作。”

“葉哥,是要出什麼事了嗎?”

馬如龍道。

他第一見到葉九州這麼緊張。

“現在還不好說,但我總有一種預感,提前準備些,總是不會有錯的。”

葉九州道。

“那現在,是不是晚了點?”

馬如龍道:“如果那楓葉背後真有什麼秘密的話,那他背後的人,恐怕早就已經動手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