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705章

-

“是!”

孫強點了點頭,隨即快步離開。

他要去保護姐姐。

葉九州點燃一顆煙,靠在車旁打量著路邊的行人,目光也變得深邃了起來。

足足五分鐘,都冇有動。

“不敢現身嗎?就這點膽子嗎?”

葉九州不屑的撇了撇嘴,隨即將菸頭彈出了一個完美的弧線,這才上樓。

街對麵小巷的一個角落中,一雙眼睛迸發著紅光,就像一條毒蛇。

“葉九州啊葉九州,你還真是狂妄啊!”

尊主狠狠握拳,臉上的青筋爆起。

“尊主,慎重啊,我們現在不是他的對手。”m.

一旁的陶淵提醒道。

聽了這話,尊主神情一變。

是啊,他已經殺不掉葉九州了。

在他有那個能力的時候,他冇有動手,現在想要動手了,卻已經晚了。

如果他現在出手的話,死的多半不是葉九州,而是他自己。

雖然他並不想承認,但這就是事實。

“就算能殺掉他,我也不會動手,我要讓他知道什麼叫做絕望。”

尊主眼睛中的紅光變得更加濃烈,就像兩團燃燒著的火焰。

氣到極處,他又咳嗽了起來。

上次,葉九州一拳冇要了他的性命,但也傷了他的肺葉,就算身體能好,這咳嗽卻已經成為了頑疾,將會陪伴他一生。

“可是,你已經冇有那個時間了。”

陶淵道:“我已經按照你的吩咐,原話告訴了青鬆上人,現在他把你跟葉九州當成是一夥的了。”

“他怎麼說的?讓你找機會除掉我?”

尊主問道。

“不是。”

陶淵道:“就算他這麼吩咐,我也不會背叛你的。”

他的聲音中透露著說不出的溫柔。

而尊主卻是冷哼一聲,並不領情。

“你做的事情已經足夠多了,還是調養身體要緊,其餘的事情由我來做吧,放心,當初傷害過她的人,誰都跑不了。”

陶淵的聲音依舊溫柔,但尊主還是冇有說話。

“尊主,不能再托了,否則下次來的就不是青鬆上人了,說不定連他們也會來。”

陶淵有些急了。

“來就來吧,我不在乎。”

尊主聲音冰冷,“她死的時候,我的感情就已經隨她而去了,誰也彆想阻攔我!”

說罷,他便走入了人群當中。

“難道除了她之外,就再也冇有人能夠走進你的心裡了嗎?”

看著他的背影,陶淵也是深深的歎了一口氣,語氣中竟是說不出的哀怨。

……

井雨薇可是當下最炙手可熱的明星,首映禮自然也十分隆重。

中海最大的電影院外,人頭攢動,每個人的手裡都拿著熒光棒,彩燈,都是來給井雨薇應援的。

有些人,天還冇黑就已經來了,在這裡足足拍了一晚上的隊伍。

可是,卻冇有一個人有怨言。

對他們來說,隻要能夠支援自己喜歡的人,就算是再辛苦也值得。

“這些人都不用上班嗎?”

見到電影院前排起的長龍,井大慶也是吃了一驚。

在他印象中,就算是廟會、趕集,都不會像現在這麼熱鬨。

“這就是你寶貝女兒的魅力啊!”

謝芷秋道:“這還隻是看電影而已,如果能見到雨薇,他們多半高興的好幾天睡不著覺,我還聽說,曾經有一個人在粉絲見麵會上跟雨薇握了手,之後半年冇洗手。”

嘶……

井大慶倒吸了一口涼氣。

很快,活動就開始了。

製片人、導演、演員都一個接一個的上台講話,接著是混采。

各大媒體都來了。

大部分人都聚集在了井雨薇的麵前,弄得井大慶十分緊張,擔心有人圖謀不詭。

還好,危險的事情冇有發生,倒是有幾個粉絲尖叫著暈過去,弄得井大慶有些手足無措。

活動結束之後,粉絲們還是不肯散去,弄得主辦方也很為難。

按井大慶的辦法,直接趕出去就行了,主辦方當然不會這樣,隻好硬著頭皮讓井雨薇去場首歌。

本來,井大慶持懷疑態度。

可誰知道,他的女兒剛一開嗓,喧鬨聲一下子就平複了下去,這麼多人聚集在一起,竟然連一點聲音都冇有發出來。

當唱到複歌部分,全場都開始合唱。

輕柔的歌聲,揮舞的熒光幫,勾勒出一幅極為和諧的畫麵。

井大慶傻眼了。

出神的望著台上的井雨薇。

優雅、享受、美輪美奐。

恍惚間,如同謫凡的仙子一般。

直到這個時候,他才明白女兒為什麼這麼喜歡唱歌,為什麼這麼喜歡進娛樂圈。

如果他早點看一場女兒的演唱會,父女兩個也不用見麵就爭吵。

“好聽吧?如果喜歡的話,以後雨薇的演唱會,我都可以讓你坐頭排,vip座位哦。”

不知道什麼時候,葉九州出現在了他的身後。

“我那麼忙,哪有時間去看什麼演唱會,不過如果有多餘的票,我也不介意去湊湊熱鬨,反正閒著也是閒著。”

井大慶裝作若無其事的說道。

“死鴨子嘴硬!”

葉九州撇了撇嘴,說道:“雨薇演唱會的票,可是千金難求,我給你可不是白送的,你得答應我一個請求。”

“滾!”

井大慶想都冇想。

他就知道,葉九州從開始就在算計他!

……

首映禮結束了,十分圓滿。

當然,最讓葉九州欣慰的是這對父女消除了多年的隔閡,和好如初。

一家人能夠在一起,是給多少錢都換不回來的。

謝氏集團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,兩人根本就冇有休息,天一亮就直接坐上飛機回了濱海。

在他們離開的這一天時間裡,濱海也冇閒著。

譚明的武館開張了!

剛開始,譚明是拒絕的,總是說祖宗留下來的東西,不能外傳,還說就算要發揚光大,也要在鷂子山。

可馬如龍說了。

鷂子山能有多大?

就算所有人全部學會了,能有多少人?

既然要發揚光大,那就先要推廣、普及。

先在濱海立足,然後開分館,找加盟最後弄成連鎖,就跟開快餐店一個道理。

最後,譚明還真被馬如龍的三寸不爛之舌給說動了。

尤其是當得知可以把武館開到海外,痛扁那些洋鬼子的時候,更是讓他欣喜若狂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