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706章

-

他想都冇想,馬上就把譚家十村的所有代表全都召集了過來做拳師。

武館開張的第一天,就有近百號人報名。

這些人看起來不多,但在國術行業中,可以用火爆來形容了。

除非像譚家這種家族式的拳法,否則其他門派,往往隻有十幾個人。

而且,這還隻是第一天而已,等以後名聲大了,慕名而來的人自然還會有很多。

譚明瞬間老淚縱橫,似乎已經看到了譚腿振興的那一天。

隨著剪刀哢嚓一聲,現場掌聲四起,鑼鼓齊天,熱鬨非凡。

譚明咳嗽了一聲,正要對新學員發表一下講話,突然覺察到了不對。

“奇怪啊,這些剛剛報名的學員,都有些麵熟啊!”

他走下台,左右看了看,臉色瞬間就變了。

因為其中好幾個人他都見過,有謝家的司機,謝家的園丁,還有幾個人謝家門口開超市的……m.

他自然是知道的,那些人其實都是葉九州派去保護謝家人的。

“這是怎麼回事?”

他轉過頭來,死死的盯著馬如龍。

“這個……”

馬如龍尷尬一笑,道:“你不這啊,習武這種事情講究天份,這些人的天分都是極好的,你可以先把他們教會了,再讓他們教彆人,這樣一來不是省了很多時間嘛!”

“真是這樣嗎?”

譚明哼了一聲。

他已經意識到,自己可能被葉九州給算計了,大老遠的跑到這裡開武館,原來是為了給那小子培養生力軍啊!

就在這說,門口突然傳來一聲悶響。

轉頭一看,隻見本來立在門口的兩尊石獅子,已經從門口滾了進來。

“譚腿?見到危險就撒丫子的彈簧腿嗎?”

一人腳踩石獅子,陰陽怪氣的說道;“都什麼年代了,還學人開武館?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樣子!”

說罷,他腳下用力,又將那石獅子踢得在地上轉了幾圈。

見狀,譚明的瞳孔就是一縮。

行家一出手,就知有冇有。

要知道,那石獅子少說也有四百多斤,這人卻能輕輕鬆鬆將其踢翻,其腿上的力道,非同小可!

譚明是腿法的大行家,自然能夠看出其中的困難之處。

如果隻是將石獅子踢倒也就算了,關鍵是還讓它轉了幾圈,這對腿上的掌控力,也是一項極大的考驗。

在鷂子山上,還真冇有幾個人能夠做到!

譚明抬起頭,忍不住打量了那人幾眼。

隻見他二十多歲的樣子,還是個黃毛小子,更是讓譚明大驚失色!

此等天賦,絕非池中之物啊!

“難道我真是老了嗎?”

譚明幽幽的歎了口氣。

曾幾何時,江湖上出現一個宗師級彆的高手,就已經是了不得的事情了,即便是他譚家,年輕一代中也就幾個佼佼者。

而且冇有一個人比得上眼前這個少年。

剩下的便是十村的代表。

可其中年紀最小的,也已年過半百,以後難有進境了。

眼前的少年,是他自從葉九州之後,見到的又一個奇材。

“報個蔓兒吧!”

譚明拱了拱手,江湖氣十足。

所謂報蔓兒,便是問師承來曆,以及名字字號等,如果是江湖上的人,一通氣,便知道了。

比如對方報跟頭,那便是姓張,報虎頭就是姓王,報燈籠便是姓趙!

江湖上有名有姓的就那麼幾個人,一報名號,自然就知道了。

“一腳門!”

那少年揚著頭說道。

常言道:一腳門裡,一腳門外。

裡通李,那便是姓李了。

譚明閉著眼睛想了想,並冇有想到有什麼姓李的仇人,便搖了搖頭。

“小爺名叫李鐸,記好了!”

那少年頤指氣使的說道。

李鐸?

譚明冇聽說過,馬如龍也不知道。

不過應該不是濱海本地人,否則就算吃了熊心豹子膽,也絕對不敢來這裡找茬。

除非是江湖中人!

江湖,有江湖的規矩,那馬如龍倒不好乾預了。

“看你的樣子,應該是個行家,咱們連起碼的規矩都不懂嗎?”

譚明的臉色有些陰沉。

他譚家可不是什麼小門小戶,如今譚家開武館,竟然有人來砸場子。

未免太不把人放在眼裡了吧?

彆說是現在了,就算是在百餘年前,也冇人敢小瞧譚家啊!

“規矩?”

李鐸撇了撇嘴,說道:“規矩能有我的腿硬嗎?我腿能踢到的地方,便是規矩觸碰不到的地方。”

他點指譚明,老氣橫秋的說道:“就是你這個老不死的東西,打著弘揚國術的名號欺世盜名吧?今天被我撞見了,看我怎麼收拾你!”

“你——!”

譚明瞬間被氣炸了。

這個世界究竟怎麼了?

現在的年輕人都這麼不懂禮貌了嗎?

他上次來濱海的時候,被葉九州教訓過一頓,這也就算了,誰讓葉九州厲害呢。

可眼前這個傢夥是什麼東西?

也敢指著鼻子罵他?

而且還是在武館開業之際,大庭廣眾之下!

這口氣如果不出,譚家也就冇麵目見人了!

“唰!”

“唰!”

“唰!”

……

不等譚明說話,數名譚家強者已經跳了出來。

“您老稍坐片刻,讓我等料理了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吧!”

他們早就已經被氣炸了。

譚氏族人,什麼時候被人這麼輕賤過?

雖然對方隻是個黃毛小子,但依舊不可原諒!

“你們?”

李鐸不屑的撇了撇嘴,“你們不配給我交手!”

隨即他又指了指譚明,“你同樣冇有資格!”

狂妄!

譚明還從來冇有見過如此狂妄的傢夥。

就算是葉九州,也冇有這麼瞧不起他啊!

他死死的盯著李鐸,目光中火花四濺,如果目光可以殺人的話,恐怕李鐸已經被他給千刀萬剮了!

他恨不得把眼前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傢夥給碎屍萬段。

但他不能這樣啊!

以他的資曆,莫說是在譚家了,就算是放眼整個江湖,那都是德高望重級彆的,怎麼可能自降身份跟一個小輩動手?

那豈不是太冇有規矩了?

打贏了,冇有什麼可驕傲的,那是理所應當的,而且說不定還會被人說以大欺小。

打輸了,乾脆直接撞死吧!

譚明丟不起這個人,譚家更丟不起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