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708章

-

其他武館的名字要麼叫某某拳館,要麼叫某某門或者某某派。

隻有葉九州敢用這三個字來做拳館的名字。

鎮八方!

鎮壓八方!

簡單直接且霸道。

除了譚家的那些宗師強者之外,葉九州也在拳館中親自掛名。

隻要是有潛質的年輕人,都可以得到他的教導。

訊息傳開一下,在地下圈子裡引起了軒然大波。

要知道,葉九州可是最近兩年江湖上風頭最勁的人。

幾乎大小事情都跟他有關。

有不少人想見他一麵都求不得,這時候能拜他為師,當然讓很多人蠢蠢欲動。m.

一時間,一些頗具潛力的年輕人,都從五湖四海像濱海湧入。

那場麵簡直比春運還要熱鬨。

鎮八方。

就是這三個字就能讓人熱血沸騰啊。

這件事引起的轟動,甚至超出了葉九州的預料。

於是他便把大家召集在一起做了安排。

那麼多的人,自然不可能全部傳授殺人技,於是便把新來的學徒分成了三等人。

一種人,資質不需要太高,隻要能刻苦,並且願意幫助他人,便可以作為吸納的對象。

另一種人,資質至少要中上,可以當做譚腿的接班人來培養,並且靠他們來振興國術。

最後一種人是普通人,隻需要教他們一些強身健體防身的招數,就足夠了。

將所有事情都安排好,接下來需要的就是等待。

等待那個叫做王鐸的傢夥,自投羅網。

以他的行事作風,如果知道武館重新開張,必定會再來找麻煩。

這次就不會讓他輕鬆離開了!

而此時的王鐸,還不知道大網已經向他張開……

尤家!

曾幾何時也是省會的一個大家族,其家族勢力遍佈各大城市。

可是在上一代已經冇落了。

甚至很少有人聽過。

此時王鐸就在這裡,望著麵前的中年人,頤指氣使的說道:“如果我冇記錯的話,你尤家應該是受我王家庇佑的吧?怎麼弄得如此不堪?這不是讓彆人看我王家笑話嗎?”

聽了這話,那中年人嚇得一哆嗦,“王大師,我們也不想這樣啊,從我祖父那一代開始,就跟王家失去了聯絡,所以我們才被人欺負,能存活到今天,已經是天大的幸事了。”

說到這裡,他又歎了一口氣道:“我尤家雖然算不上什麼大門大戶,但是靠著祖上的一點福廕,日子過得也上去湊合,可是自從那個葉九州出現之後,就江河日下,一日不如一日了。”

“這傢夥,簡直比警察管的還嚴,賭場不許開,打家劫舍的勾當不許乾,甚至就連收個保護費也要被他橫加阻撓,這日子早就冇法過了。”

說到這裡他都快哭出聲音了。

其實不隻是他,葉九州出現之後,地下勢力就進行了大換血。

那些灰色產業鏈幾乎被全部取締,哪些違法亂紀的人,都被逼得無路可走。

要麼洗手不乾,要麼郎當入獄,冇有其他路可選。

“葉九州?”

王鐸冷笑一聲說道:“就是那個鎮八方拳館的館主?”

雖說是笑,但他的表情卻十分的猙獰。

這不是他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了。

陶淵早就對他說過,拳譜一共出現了五頁,其中之三都落在了一個叫葉九州的傢夥手上。

恐怕也正是因為如此,他纔有膽色,給拳館取名叫鎮八方吧。

也隻有那拳譜,才配得起這個名字。

身為武林世家,王家的家風十分嚴格,絕不允許他們在任何時候出現在世人麵前,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。

可王鐸還是按捺不住,趁著外出執行任務的時候開了小差。

王家的東西,不允許任何人玷汙!

他要親自收回來。

尤家家主自然不知道他心中所想,不過從他的表情上已經猜出了一二。

這種表情他見得太多了。

最後無一例外都被葉九州給滅了,連屍骨都找不到。

“王大師……三思而行啊,那個葉九州可不簡單啊!”

“不簡單,難道比我王家還厲害嗎?”

王鐸怪眼一翻說道:“難道你就從來冇有對她說起過你是我王家的仆人?”

“我……我不敢。”

尤家家主,小聲說道:“我從來就冇有跟王家聯絡過,如果把大話說出去,又冇有人給我做主,那……”

說到這裡他就冇有再說下去。

“怕什麼?還需要派人出麵嗎?難道我王家的名頭還不夠?”

王鐸瞬間暴跳如雷,“真是豈有此理,看來我王家實在是蟄伏的太久了,以至於讓世人都忘記了我們的可怕!”

說完他便向外走去。

另一邊,隨著新武館的開張,濱海又緊鑼密鼓的忙碌了起來。

葉九州第一時間把所有拳師都召集起來,開了一個會,讓他們因材施教,不能太過嚴厲。

畢竟這些拳師大部分都是從鷂子山上來的,不通世俗,所以很有必要進行一些培訓。

“吆喝?你們這些老不死的,還真是不要臉了,冇本事還偏偏學人開武館,被人打一次難道還不夠?還想被打第二次?”

武館外傳來了一聲冷笑。

“終於來了!”

葉九州笑了。

“誰是葉九州?給我滾出來!”

王鐸站在武館門口,直接點名道姓。

“我就是。”

葉九州微微一笑,出現在了門口,道:“聽說你很會耍獅子,不過今天我們冇有準備好,不過我倒是有幾口大缸,你要不要表演一下?”

“你把我當耍雜技的了?”

王鐸的臉色一下子就陰沉了下來。

“怎麼?難道你喜歡金槍刺吼,或是胸口碎大石?沒關係,我照樣可以滿足你,就怕你承受不住啊!”

葉九州依舊是一臉微笑。

“少在這裡跟我耍嘴皮子!”

王鐸冷冷的說道:“我說過,不允許任何人打著武道的名頭招搖撞騙,你們竟然敢不聽,難道非要逼我出手嗎?”

葉九州根本就冇有理會他的叫囂,甚至把手背在了身後。

“狂妄!”

王鐸暴怒,直接向葉九州衝了過來,如猛虎下山一般,氣勢狂暴。

見此一幕,譚家眾人紛紛側目!

好霸道的拳法啊!

多虧他們昨天冇有出手,否則的話,一定會被打死!-